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山东新闻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一座闵子墓 四年没修完

2012-3-28 8:52:03 来源:山东商报
清明时节思孝贤 墓园深锁又经年
  一眼望去,闵子骞墓大院里凌乱不堪

清明时节思孝贤

墓园深锁又经年

  从2008年闵子骞墓关闭整修开始,本报一直对闵子骞墓的修缮工作高度关注,并多次追问相关部门墓地对外开放时间表。清明节临近,昨天下午,当记者再次来到位于省城百花公园西侧的闵子骞墓时,这里依旧大门紧锁,工作人员称内部仍在整修。对此,不少市民不禁追问:这荒芜多年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何时才能走出“深闺”? 文/记者 张雯雯 任秀芳 图/记者 傅琪媛

  A

  崇孝苑大门紧锁

  只有看门人推土铺路

  昨天下午,春日的暖阳洒在济南的大街小巷。位于百花公园西侧的闵子骞墓,却显得有些凄凉,和百花公园内游人嬉戏游玩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记者看到,闵子骞墓的红色铁门紧锁,一名老人倚在门前晒太阳。大门上方牌匾上由著名书法大师欧阳中石题写的“崇孝苑”三个字,也显得有些暗淡。院墙也无人维护,上面贴满了租房、办证等各类小广告。

  “这里一直在整修,从来也没开过门,什么标志都没有,如果不是老济南人,外地人根本不知道这是闵子骞墓。”

  记者透过闵子骞墓侧门上的小孔往里看,一名施工人员正推着小车运土。“怎么就您一个人在这干活啊?”记者问。“施工队都调到别的工程上去了,我只是个看门的,没事帮他们运运土。”看门人说。“什么时候能正式对外开放啊?”记者再次追问。看门人说:“现在还有一些墓碑未修缮完,闵子骞墓旁边的一个汉墓也要整修,具体啥时候能修完,我也不知道,领导都不在。” 

  B

  闵子骞坟堆荒草丛生

  孝文化博物馆还只是个牌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60年代前,闵子骞墓规模很大,当时墓区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200米,墓堆封土直径有七八米,高约十几米,周围还有合抱粗的古树30余棵,历代碑刻十余尊。但后来“文革”时,整个墓区遭到严重破坏。近些年,相关部门开始对闵子骞墓进行修缮,并结合其孝道精神,欲将其打造成济南市孝文化博物馆。昨天,记者在正门进入庭院的过道里,看到了悬挂在墙上的“济南市孝文化博物馆”的牌匾。墙面上长满蜘蛛网,墙根堆着垃圾杂物。

  穿过过道,高高隆起的闵子骞坟头上满是枯树枝,若不是旁边闵氏后人立起的祭文和济南市设立的“首批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根本看不出墓主人的身份。坟堆前数十尊石羊、石马、石狮、石龟、石佛、铜佛散乱地立于垃圾杂草中。

  C

  闵子骞石像

  摆在角落

  往闵子骞坟的右侧看,刻有二十四孝说的长廊墙上落满了尘土,只有走到跟前,才能隐约看清上面的刻字。另外,由于庭院内的路面没有进行修整,记者走了一圈便踩了一脚泥。

  而在庭院的东北角上,闵子骞的石像被摆放在那里,十分不起眼。看门人告诉记者,每年清明节前后,闵氏后人回来祭祖,偶尔开放一下,平时都是关着门进行整修。至于游客何时能参观,目前尚未有时间表。

  走出庭院,记者又随机采访了部分市民。很多人并不知道大门紧锁的庭院就是闵子骞墓。“有时透过门缝看到里面都是石像,还有一个坟堆,但似乎都荒弃很久了。”一位市民对记者说。而一位老先生则表示,闵子骞以孝闻名,这院门口还挂着孝文化教育基地的牌子,但这样一直关着门,根本没有将其开发利用,大家了解不到历史,又怎么能体会其中的孝道。

  ■ 历史故事

  鞭打芦花

  闵子骞,春秋鲁国人,孔子四大门徒之一,以孝闻名。幼丧母,寒冬,继母用芦花代棉花絮衣给他穿,而用棉花絮衣给自己亲生儿子穿。子骞衣貌厚但不暖,冻得瑟瑟发抖,父视其不知好歹,遂鞭之,衣破而芦花出,父大怒,要把他继母休出门去。然而,子骞苦苦为继母求情,劝父亲为幼弟着想。“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父遂止。继母感悟,自此同样对待三个儿子。

  于是,这个故事成为后世美谈。孔子曾赞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闻于其父母昆弟之言。”闵子骞墓现位于百花公园西侧。北宋时期建墓冢祠堂,此后元明清各代均有修缮,香火不断。文革时遭破坏,1979年9月被首批确定为“济南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