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日达成改善关系四共识

2014-11-8 11:40:57 来源:山东商报
四个政治文件为基础 钓鱼岛争议首次见诸双方确认文件

 

       据新华社北京11月7日电国务委员杨洁篪7日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
  杨洁篪指出,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一贯主张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中日关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关系持续面临严重困难局面,近几个月来,双方通过外交渠道就克服中日关系政治障碍进行了多轮磋商,中方重申了严正立场,要求日方正视和妥善处理历史、钓鱼岛等重大敏感问题,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发展。
  谷内表示,日方高度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愿意着眼大局,同中方通过对话磋商,增进共识和互信,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推进日中关系改善进程。
  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
  杨洁篪强调,双方应切实按照上述共识精神维护中日关系政治基础,把握两国关系正确发展方向,及时妥善处理敏感问题,以实际行动构建中日政治互信,推动两国关系逐步走上良性发展轨道。
  谷内表示,上述四点原则共识非常重要,日方愿意同中方相向而行。

  四点原则共识
  
  1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解读  
  政治基础
  
  四点共识重申了中日四个政治文件,而这四个政治文件是中日关系的重要政治基础。四个文件确定了一个中国原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双方不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胁等等基本原则,这也是对目前日本社会出现的一些动摇中日之间政治基础的言论,一个有力的回应。

  2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
  
  历史问题
  
  历史问题说到底是日本政府如何对待二战侵略历史的问题,以及如何对待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双方就克服影响双边关系的政治障碍达成了一些共识。这里面的逻辑非常清楚,即日本领导人不能再参拜靖国神社,否则中日关系的政治障碍就没有得到克服。

  3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现实争端
  
  这一轮中日关系的紧张爆发点是钓鱼岛问题。双方在此次共识中认识到双方围绕钓鱼岛等东海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逻辑上,这些不同主张最主要的就是钓鱼岛的主权问题。这是“钓鱼岛”三个字首次出现在双方确认的文件之中,而且双方要采取措施来共同“管控分歧”。这也等于是间接承认了当前中日在钓鱼岛海域交叉存在的现实。

  4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未来发展
  
  在前三点共识能够得到遵守的前提下,双方同意通过多边和双边的途径来重启各个领域的对话。当然,中日关系的若干问题有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国际政治背景,有某些结构性的问题。对话重启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排除还可能出现反复。我们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在坚持原则、捍卫主权问题上不会有任何的含糊。据央视

  专家解读
  中日关系改善不会一蹴而就
  
  分析人士认为,这四点原则共识是中日双方为改善关系迈出的可贵一步,为中日关系的未来发展打下了政治基础,但关键在于日方要言而有信,切实履行承诺,真正做到与中方相向而行。

  符合各方利益利于管控矛盾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认为,这四点原则共识的达成,是日本安倍政府在改善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关系方面所面临的国内外压力不断增加的结果。
  中日双方互为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但去年,中日在投资和贸易领域却出现了“双降”现象,政治关系恶化给经贸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分析人士认为,中日四点原则共识的达成,将有利于亚太地区矛盾的管控,符合域内外国家的利益。

  既合作又斗争将成为常态

  “中日之间的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四点原则共识也只是双方改善关系的第一步,不可能一蹴而就。总体来说,中日关系既合作又斗争将成为常态。”杨伯江说。
  他认为,出于对现职领导人身份的顾忌,这四点原则共识达成后,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等个人言行上,应该有所收敛,但日本与亚洲邻国的历史问题不仅仅是参拜问题,还有历史教科书、慰安妇、强征劳工等,这方面问题对两国关系的干扰不会停止,双方的博弈是长期性的。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认为,四点原则共识的一个重要成果,是将中日双方在钓鱼岛等领土问题上的争议首次明确地见诸文字,强调了双方存在不同主张。这是对客观现实的承认。“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在历史问题、领土维权方面的斗争还会继续,常态化主权巡航应该继续进行。”高洪说。
  杨伯江表示,目前中日之间彻底解决领土主权争端问题的条件并不具备,最现实、最具建设性的做法就是有效管控。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