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马航两空难赔偿超5亿

2014-7-20 14:38:39 来源:山东商报
三年净亏损达77.5亿元 或难逃破产宿命
这段14秒的视频,据称被上传到了图片应用上,并被拍摄者的朋友分享出来
不幸遇难的阿丽查加查里一家六口
“东方之珠”门前有人献上鲜花表达悼念
18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尔机场,荷兰民众摆放鲜花悼
念马航空难遇难者 新华社发
       4个月内两次空难,让已经连续亏损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雪上加霜。根据马航财报,2011年-2013年,马航三年净亏损达77.5亿元人民币,而今年第一季度,马航净损失扩大了三分之二,达到约8.6亿元人民币。据《蒙特利尔公约》计算发现,包括先期赔偿在内,两次空难,马航将支付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损害赔偿。马来西亚总理承认,现在要拯救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马航或许为时已晚,不排除马航宣布破产的可能性。

  连续亏损是否能承担 这么大损害赔偿?

  曾代理过中国、美国等多起空难的律师郝俊波说,如果航空公司在事故中没有重大的责任,其实航空公司需要支付的赔偿金并不是特别多,大多数的赔偿金将会由其投保的保险公司来支付。不过,MH370与MH17涉及到恐怖袭击等方面的保险,大多数的航空公司也都会给这一部分投保,但如果马航没有投保,则需要支付比重较大的赔偿金。
  对于马航可能破产的说法,郝俊波说,像马航这样的航空公司,一定会投下数量不少的破产保险。如果马航因为这两起事件而导致破产的话,即使马航还需要支付一部分的赔偿金,其投保的破产保险的获得款也足够支付这一部分的赔偿金。

  接连两次空难,马航怎样赔偿?

  此前,马航欧洲区副总裁高特在荷兰机场发布会上表示,先期给予家属每个乘客5000美元。
  郝俊波说,两次故事的流程大概都是差不多的,在事故原因调查出来之前,为了安抚遇难者家属的心情以及缓解其经济压力,慰问金以及预付赔偿金还是会很快发放到家属手里的。
  而对于哪起事件的乘客家属会先获得赔偿金,郝俊波表示,这都需要等到飞机的黑匣子找到、飞机失事的原因被调查出来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理赔程序。而整个搜寻、调查、赔偿过程将会持续漫长的时间,一般为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被击落的生命
  外媒曝MH17内部14秒影像
  乘客称“天啊,感觉有点紧张”
  
  据英国《每日邮报》19日报道,网络上出现一段据称是由坠毁的MH17乘客所拍摄的14秒短视频,影像中,乘客们仍在整理行李,机组人员则在对乘客进行提醒。
  在这段据报道是MH17“最后影像”的视频中,拍摄者正前方的一位男性乘客正在将自己的行李放进上方的行李架上,一位身穿与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制服相符服装的空姐沿着另一条过道,关闭头顶的行李架。
  而视频中能够听到机组人员称即将前往吉隆坡国际机场,并提醒乘客“已经在登机的最后阶段,请确保您的手机关闭”。
  据报道,拍摄者上传视频的账号是私人账号,在上传视频的同时写道“天啊,感觉有点紧张”,他的朋友将这一视频分享出来。

  马来西亚一家六口遇难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消息,马来西亚民都鲁发展局一名高级职员阿丽查加查里与丈夫及4名子女搭乘马航MH17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返吉隆坡准备欢度开斋节,一家六口被空难夺去生命。
  据了解,阿丽查加查里是因为丈夫旦比吉伊被调往哈萨克斯坦工作,两年前申请无薪假和4名子女(3男1女)陪丈夫到哈萨克斯坦居住。如今,一家人随着旦比吉伊获公司批准调回吉隆坡工作而飞返吉隆坡。
  阿丽查加查里和子女在上机前曾合影留念,如今这批照片已成为最后的留影,让人不胜唏嘘。

  遇难华人餐馆前摆满鲜花
  
  在坠毁的马航MH17上,有一对华人夫妇,丈夫是香港居民范顺宝,妻子是马来西亚华人骆燕华。两人在荷兰鹿特丹经营一家名叫“东方之珠”的中餐馆。
  餐馆的服务员告诉记者,坠机事件发生后,餐馆仍照常营业。餐馆门口和露天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鲜花,这些都是当地人自发前来悼念后留下来的。店主夫妇的亲戚和朋友也都聚在这里,互相安慰。消息出来以后,社交媒体上有许多餐馆的荷兰顾客向他们表达哀思。荷兰人丹尼说:“才发现可爱的詹妮(骆燕华)和宝宝(范顺宝昵称)在飞机上,他们的儿子凯文该怎么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关注
  马航员工:“怎么又是我们?”
  
  “又是马航?!”这是不少人得知MH17航班坠毁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对于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员工以及马来西亚政府官员来说,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又是我们?!”
  马航员工回忆,当地时间17日深夜,航班出问题的消息开始传到马来西亚。不久,一些已经进入梦乡的公司高管接到电话,紧急赶往机场,协助设立事件应急中心。
  “当我们走入会议室,环顾四周,我们看到了MH370事件中一样的同事、一样的熟悉面孔,”一名政府官员说,“几乎所有人都在叹气。天啊,我们难以相信这种事会再次发生。”
  “MH370事件仅仅4个月后,正当我们的生活开始恢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让我们非常难以接受,”一名航空公司高管对路透社记者哭诉,“你难以想象这是多么让人沮丧,多么让人情绪激动。每个人都不相信事情再次发生,我们还要把所有的感情再经历一次。”

  澳一家庭两度“中招”
  
  MH17航班的乘客名单中,有一对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夫妇默丽·里兹克和丈夫艾伯特·里兹克。
  当天得知航班坠毁的消息,默丽的继母凯琳·曼几乎难以用言语表达心情,因为曼的哥哥罗德尼·伯罗斯和嫂子玛丽·伯罗斯4个月前同样乘坐马航公司的MH370航班,由吉隆坡飞往北京,因客机途中与地面控制中心失去联系,迄今下落不明。
  “她刚刚失去一个哥哥,现在又失去了继女,”曼的弟弟格雷格·伯罗斯沉痛地说,“事情就这样把所有人、所有事情带回到过去……就这样再次掏空我们的心。”伯罗斯说,对于连续两次发生如此严重航空事故的马航公司,他不会抱有成见,“没人能预测这起事故,而且第一起事件也没有任何结论得到证实……我们还在等到第一起事件的答案。”据新华社、《法制晚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