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颜值男神”高云翔:“演而优则导什么的离我太遥远”

2015-12-13 8:51:19 来源:山东商报
       曾成功塑造了《新玉观音》中的杨瑞、《宫锁连城》 中的江逸尘、《多情江山》中的顺治帝等帅气角色,高云翔轻松斩获了“颜值男神”的封号。而在近日北京卫视热播的《芈月传》中,他却“自毁形象”蜕变成为彪悍霸气的义渠王翟骊,更由此被誉为“暴走的荷尔蒙”。但在昨日的微信采访中,高云翔却透露,自己“险些因为颜值高与‘义渠王’失之交臂。”记者马滟宁

  谈新剧:“义渠王的角色来之不易”
  
  在高云翔的眼中,和“义渠王”的相遇既是命中注定,也是对自身性格的全新挖掘。但他透露,起初郑晓龙对自己的形象并不满意,担心观众会过度关注他的长相而忽略了人物;同时,性格略显阴柔的他,在郑晓龙眼里也缺少了几分少数民族首领的粗狂感。高云翔回忆称,为了角色,他不惜“自毁容貌”:“我把皮肤弄得很黑,还要剧组给我化上高原的晒伤妆,还尽量不修边幅。”高云翔更是笑言:“记得我第一次扮上大胡子的时候,给家人发了张照片,我老婆和妈妈竟然都没认出来!”尽管如此,曾因长相洋气而错过《红高粱》的高云翔,好不容易得到《芈月传》的试戏机会,当天又因突发高烧险些错过,倔强的他硬是让经纪人和助手把自己架到了现场:“那么威猛的爷们的人(义渠王),我却像病猫一样地进去了,不过也就是凭借着这股执拗劲儿,最终还是打动了导演‘拿下’了角色。”

  谈角色:“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一位义渠王”
  
  高云翔对义渠王的形容是“最讲情、最讲义、最man、最可爱的大傻子”。剧中的他对芈月一见钟情,在危难时刻数次出手相救,相比公子歇的温润如玉和秦王的沉稳睿智,义渠王简单直接的个性更能打动万千女性观众的少女心,甚至被网友戏称为“暴走的荷尔蒙”,而义渠王颇具霸道总裁范儿的台词,也让网友直呼有一种被征服的感觉。对此,高云翔解释说,这些评价得益于人物戎狄之王的身份:“义渠人的台词很粗犷,不是那么的古风十足,也没有多余的尔虞我诈,想什么说什么,这也是他们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
  此外,高云翔表示拍摄过程中对于角色自己还是有着独特的思考:“如果觉得哪一句在台词处理上过于现代了,我就会要求重新再来过;画面里,也一定得让观众看着像是两个古人在谈情说爱。”高云翔还透露,郑晓龙对于演员无论眼神、台词、形体等各方面的展现都有极其严格的标准,不合适就重拍,但这种反复的“折磨”,却让高云翔直呼“非常过瘾”。
  高云翔还表示,每一个演员都希望自己能在下一部戏里颠覆过往,被角色赋予不同的生命,“义渠王”就给了他这样的机会:“这个角色是每一个男人骨子里都有的影子。”而这个充满男儿血性的人物之所以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喜爱,高云翔亦归功于角色对人原始野性的激发:“因为大家找到了共鸣,找到了相通之处。”

  谈自己:“演而优则导什么的离我太遥远”
  
  细心的网友不难发现,自2015年的下半年起,一向低调的高云翔悄然开启了霸屏模式:除了《芈月传》中的“霸道总裁”义渠王;还在综艺节目《闪亮的爸爸》中摇身一变当了孩子王; 同时他还领衔主演了《多情江山》、《最后一战》等多部作品。谈及“刷屏”的状态,高云翔自己归纳为“幸运”。“可能是运气比较好,都赶在一块播了,但2015年确实是我收获的一年,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今年开始开花结果,非常幸运。”高云翔说。
  随着《芈月传》的热播,网络上还出现了不少喜欢高云翔的声音,更有网友大赞其为“小鲜肉和老腊肉的完美结合”。对此,高云翔笑着拿自己打起趣来:“我不只这两面,还能汉堡包呢。”而展望未来,他表示期望能够发掘自己身上的更多潜能:“想尝试的角色还有很多,反派的、小市民的,多演一些小人物也可以。”但高云翔也透露,《速度与激情》 里面的角色是自己最想演的:“我一直为了这个片子努力的积累自己,我很喜欢那种直接,有情绪,有情怀,有兄弟情与爱情的片子。”至于自己在2016年的计划,他说自己想挑战电影领域,让自己的表演拥有新突破。
  在采访的最后,高云翔这样为自己总结:“我想把演员这个职业做好,这是我这辈子的追求。演而优则导什么的离我太遥远。”

  兵马俑主人非秦始皇?
  《芈月传》引史学争议
  
  电视剧《芈月传》热播,话题与吐槽声不绝于耳。近日,研究者陈景元重申了他坚持了四十年的看法,“兵马俑主人不是秦始皇而是秦宣太后”。尽管这一观点被学术界、考古界多次抨击,他仍然坚持己见。

  兵马俑主人是秦宣太后?

  兵马俑身上的“芈月”二字,是支持陈景元这一观点的直接证据。1975年,兵俑坑曾出土过刻着一个奇异文字的兵俑,当时的考古学家记录为“脾”。请教了古文字专家之后,陈景元认定这是两个独体字,左边是“月”,右边是“芈”字的变体,合起来就是“芈月”。
  此外,陈景元质疑兵马俑是秦始皇陪葬的依据,概括起来包括以下几点:第一,秦始皇陵距离俑坑最近也有1.5公里,太远;第二,秦人尚黑,但兵俑身上的衣服却五颜六色,而这是楚人的衣着爱好;第三,兵马俑的发髻歪向右边,这是楚国人的习惯;第四,秦始皇实行车同轨,而兵马俑坑出土的车轮距却不一样。
  谈及文博界专家对其“炒作”的质疑,陈景元反驳道:“靠指责对方炒作、胡闹,而不作实质性的辩驳,实在是一种下策。”

  正经史学界从来没认同过!

  早在《芈月传》上映之前,“兵马俑主人之争”就再次浮出水面。11月初,经常帮助网友鉴定物种的“博物杂志”,在其官微发表一篇文章《秦兵马俑是“芈月”的?》。博主详细罗列了陈景元的观点,同时写出“秦俑之父”袁仲一对其观点的驳斥,在网上迅速引起热议。翻看网友近千条点评,大家几乎是一边倒地批判陈景元“牵强附会”,也有人质疑其借热播电视剧炒作。
  12月9日,著名作家马伯庸做客媒体畅聊盗墓那些事儿时,也被问及兵马俑主人之争。马伯庸说:“兵马俑是芈月的这个说法是错的,这个观点已经被驳斥过无数次了,正经史学界从来没认同过。”
  11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文博、考古学家。大多数专家对此笑而不语,也有人回应道:“历史上早就有定论的事情,讨论没有任何意义。陈景元的观点漏洞太多,对于这种无聊的争议,我没有兴趣反驳。”
  秦史专家、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徐卫民评价:“这个观点在学术界孤掌难鸣,只是一家之言。”他首先批驳了“脾”字是“芈月”这一证据:“简直是胡说,这是一个字,怎么能因为一部热播电视剧进行拆解?再说,很多兵俑上都刻着字,一般是工匠的名字。”
  徐卫民针对陈景元的论据,逐一作出反驳。例如谈及“距离太远”,徐卫民解释道,秦始皇陵占地56.5平方公里,兵马俑坑在帝陵范围以内,这点距离和占地面积相比,合乎比例。“兵马俑的形制和秦始皇陵内的东西是一个风格,而且很多兵器上刻着‘秦始皇×年’的文字,要么墓主比秦始皇更晚,怎么可能是宣太后呢?秦国尚黑,但没有史书记载秦人任何场合都要穿黑。秦始皇推行车同轨,但他只执政了15年,很可能没有完全推行。陈景元以偏概全,不值得一驳。” 据《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