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精读杂志 > 正文

北大双胞胎学子的青春励志梦

2015-5-5 13:55:54 来源:山东商报
        5月3日,北大最励志双胞胎、90后最喜爱的同龄作家苑子文、苑子豪携新书《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做客山东商报·晓媛悦读会第17期沙龙,与读者畅谈青春、励志与生活。本版撰稿记者张晓媛摄影记者赵天羿
  
  最受90后欢迎的同龄作者
  
  “我们是要在平凡的日子里做自己的英雄的,要有面对彷徨路口的勇气,和同行者一起走下去。”
  张晓媛:目前就读于北京大学的苑子文与苑子豪兼具创业者、代言人、微博红人、作者等多重身份,2014年11月做客《天天向上》,二人被视为励志榜样。著名作家吴念真有一本书叫《这些人那些事》,两位新书的编排也很有特色。
  苑子文: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狮子座大男孩,弟弟的情感更细腻,他总说自己写的好,所以他要求把他的部分放在前面。我们和大家都是一样的普通人,在追求那些平凡日子中的理想里,有些彷徨的情绪,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个道理:我们是要在平凡的日子里做自己的英雄的,要有面对彷徨路口的勇气,和同行者一起走下去。就有了写书的想法。
  苑子豪:这本书里面有二十个暖心故事,是二十个年轻人都会懂的关于勇气、正能量的青春故事。其中十篇是我写的“那些人教会我爱”,十个重要的人,在黑暗中像灯塔一样给我力量的人。后十篇是哥哥写的“那些事教会我成长”,记录了成长中有感悟的事,也带给他感动和成长。两个人出书比较麻烦的地方有很多,写作风格不要差太多,就像木桶原理,跑得快要等跑得慢的人。拖了很久才出了这本书,不能重复,要对读者负责,希望每人的十个故事带来不同的感动。
  张晓媛:对你成长帮助最大的一件事是什么?
  苑子文:很多时候,我相信自己的内心力量。有些事存在的意义是给我很强的能量和冲劲。书的开篇就写到我在大二时办北大最瞩目的一项活动,拉来赞助三十万,有二十万没有到账。当时我20岁,要去大企业追讨赞助款,经历了很多想象不到的困难。之前我要强,不愿意麻烦别人。那一次我真的尽了全部努力去解决问题,带给我最大的意义是让我在后来选择的过程中,不再害怕困难和压力。在自己不占优势的时候,内心也有充足的信念。
  
  在起落之间有好的平衡
  
  “我比较希望以后的方向是——90后暖男作者。做一个温暖的人特别好。”
  张晓媛:没有选择放弃也没有选择赌气,而是选择了坚持。不是因为希望才坚持,而是在坚持中看到了希望。
  苑子豪:可能跟哥哥的写作技巧不太一样,有时候我会收到读者的私信,刚看到一个故事笑成傻瓜,又看到一个故事哭成傻瓜。书里笑泪兼具,我写了一个负能量小姐的故事。在20岁不上不下的年纪,有时距离梦想很近,有时又觉得一切已经成为定局。比如对成绩、身材、感情的抱怨,甚至有时候没什么事,因为阴天就伤春悲秋。为什么自己运气差?为什么别人不付出就能得到?这是这个年纪的通病。负能量小姐没想到自己能遇到包容的恋人,有真实的幸福。并不是说我们真的很差,生活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河,在起落中完成人生轨迹。在落点时保持心态为下一个起点做准备,在起落之间有好的平衡。
  张晓媛:很多人给你们的标签很多,北大学霸,北大最帅双胞胎。对你们的解读中,最大的误读是什么?
  苑子文:我们俩这方面很一致,会刻意避免的几个字是——北大最帅双胞胎。我们还挺有自我认知的。这个称号也是记者当时给的,我会解释,北大双胞胎特别少。后来感觉别人会说,我们凭着帅进入到公众视野。生活里不会刻意去表现外表,让别人注意。
  苑子豪:我这两年在心态上有很大变化,大一时我们的新闻点确实是那样,也不太喜欢被叫北大校草。北大没有评选校草的活动,也没有定论。我比较希望以后的方向是——90后暖男作者。做一个温暖的人特别好。我喜欢的词是真诚、善良、温暖,读者得到温暖的力量,我也会因为他们变得更好。
  张晓媛:最想和读者分享的感触是什么?
  苑子文:很多人知道,我常常说,自己不管学业、事业、写作上,都坚信八个字: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只要对得起喜欢自己的人,对得起社会的期许,就会做出让自己不遗憾的选择。每个人都能收获到好的前程。
  苑子豪:不要去害怕那些生活当中的疼痛,一定要超越、克服,不要去在意流言蜚语,保持良好心态,用最好的战斗力去做最好的自己,做自己的英雄。
  
  互动花絮
  
  读者:大哥有学生会工作,还在写书,同时还在创业,有自己的品牌。时间如何规划?
  苑子文:有时候我晚上发微博,大家会担心我睡太晚。我把休闲娱乐的时间减少了,下午来参加悦读会,上午我就带了笔记本电脑工作。
  苑子豪:枯燥的人。
  读者:古代学者写的一些东西有感而发,当代人写的充满正能量的鸡汤比较泛滥,只为了激励别人,自己不会去做。你们的文字中从自己的事情讲起,感同身受。对于写作,有什么建议?
  苑子文:每个人写自己最舒服的就好。编辑问我说,写的东西是迎合市场的吗?他们认为我写的并不是迎合的,我写的是真诚的东西。读者能体会到我感情的真实,写作上我也是这样。
  苑子豪: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必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比如有人说我们和刘同、卢思浩写的是心灵鸡汤,不重要,能给喜欢我们的人力量,是很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