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精读杂志 > 正文

冯唐:《女神一号》解你十年情困

2015-8-4 14:37:52 来源:山东商报
        8月1日,《万物生长》作者、著名作家冯唐携最新长篇小说《女神一号》做客山东商报·晓媛悦读会第19期沙龙,畅谈了创作心得。 本版文/记者张晓媛 图/记者王晓峰

  新作讲述爱欲苦
  
  “破情欲困扰需要漫长的修行,第一步要认识到人性中傻的东西,让大家认识爱与情仇之中人性的陷阱。”
  张晓媛:很少有人能将精英与通俗,主流与畅销,低调与张扬的界限打通还毫无违和感,冯唐算一个。他在学霸横行的协和医科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又去美国名校喝了洋墨水,在精英辈出的麦肯锡做到合伙人然后回国成为大国企总裁。在后海置办府第,以及那些颜值高又文艺的女粉丝,让他成了江湖上的传奇。李敬泽曾说,“冯唐的小说不是现实,冯唐的小说不是梦想。冯唐的小说也不是梦想照见现实或现实侵蚀梦想。小说家冯唐不活在梦想和现实之间。”
  冯唐:感谢各位的时间。《女神一号》简单说,讲的是爱欲给我们带来的苦。写书的缘起有二,我看到周围很多人,无论境遇好坏,他们都会被一种类似的在情方面的贪嗔痴困扰,做出一些很傻的事。一个四五十岁的人还要想到私奔这种莫名其妙的事。这是写作的一大动机。第二大动机是我写过一本古典小说《不二》,很多读者来信有类似的说法,让他们想起飞车电影,到结尾都说请大家不要模仿专业人士特定情境下的行为,看《不二》有类似的感觉。我听懂他们的意思,是要更接地气,说一些和人们的现实生活有更多关联的东西。故事很简单,一个清华理科猥琐男美国留学回来创业,创业后私奔。不简单的是,这种行为的驱动力何来,显示了人性的哪些恐惧和慌张。破这些困扰需要漫长的修行,第一步要认识到人性中傻的东西,让大家认识爱与情仇之中人性的陷阱。
  张晓媛:书的宣传语说,读完此书,解你十年情困。
  冯唐:解情困需要几步,意识到问题,然后是知道怎样做不对,有意识去克服。这本书希望能帮助大家解决第一步,意识到有些做法不对。比如我最常说的一个例子,恋爱中经常有女生去问男生:“你会爱我一辈子吗?”一半以上的女生,或者三分之一的男生会问这个问题,电视剧里也经常有人说:“你为什么不爱我了,为什么变了。”
  张晓媛:您的读者以高颜值美女多著称,今天来到现场的男生也很多。
  冯唐:山东男生的颜值比全国平均水平要高一些,还有一些男生心态不正,关键不是来看我的。

  认真写字的人
  
  “将来会跟喜欢的团队喜欢的人一起去做好玩的事,只要我还能写,就会一直写下去。”
  张晓媛:您的众多标签中,最喜欢的是“认真写字的人”。
  冯唐:其实我不太喜欢被定义。我经历,我理解,我表达。我想做一点感兴趣的,有意思的事,在这个过程中,争取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争取把自己的困扰界定清楚。用文艺的形式表达出来,很难定义将来做什么不做什么。将来会跟喜欢的团队喜欢的人一起去做好玩的事,只要我还能写,就会一直写下去。我更想当个诗人。
  张晓媛:很多人都特别喜欢您的那句“春风十里不如你”。很多广告都引用或化用过这句话。
  冯唐:原因很简单,的确写得太好了(笑)。只要实事求是,就是自知自觉。我受到的教育是虚伪是可耻的,把真实的一面敞开在大庭广众之下,是可以理解的,是美的基础。如果是假的,善是伪善,美是假美。这可能和我学医的背景有关。其实你说多大点事,人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真的东西呈现出来。
  张晓媛:很多人用nice来评价您。
  冯唐:其实我很毒舌的,要是毒舌起来,十年之后你还会记得。如果我能活到70岁,就连续出一些《毒舌集》,在这之前除非开出天价,否则我不会说人“坏话”。我给自己定了些规矩——不给别人写序; 不评论谁是否在“金线”之上。我在十几年前写过一篇《你一定要少读董桥》的文章,去年董桥退休时,某报纸还大段引用文章说有网友表示董桥退休是因为我的那篇文章。一个七十多岁的人退休,和我的文章有什么关系?写的是有点刻薄,现在虽然还保留着那些观点,但我发现自己最近要红了,就不能骂人了。等我七十多岁,大家发现有个新的笔名很毒舌的作家出来,那可能是我。
  张晓媛: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fengtang1971上,很多文章的阅读量都非常可观。
  冯唐:我在自己的公众号上会以读诗为主,有自己的诗,有别人的。读诗很美妙,我枕边会放些唐诗,显得自己格调很高的样子。你每天读诗睡觉和读八卦睡觉不同。
  张晓媛:您翻译的《飞鸟集》近期也面世了。
  冯唐:这八千字弄了三个月。书商当时给我说开出最高翻译稿费,一个字10块,后来我发现只有8000字,翻译了三个月。英文原文很好,我翻译的汉语也很好,空白很多大家可以当本子。

  答读者
  一行通才能更好跨界
  
  读者:我关注您已经十几年了,那时您二十几岁在麦肯锡,我当年也二十几岁,您能走到今天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您在医学、文学、商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您自己认为,哪一方面的天分最高,您认为个人的努力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改变天赋?您在文章里探讨了人命和天命。
  冯唐:我要以正视听,我还是有资深男性读者的(笑)。我不能说自己在哪些方面成就高,我只能说自己运气比较好,在某些方面走的比较靠前。简单说,如果说有点天赋,有可能还是在文字方面,我的确能把事情想得相对清楚,能把美妙的感觉用文字表达出来,这可能是我主要的能力。所谓跨界,看上去我从一边跨界到另一边。如果你在一个行业花了足够时间去钻研,一行通才有可能做到其他的行也能跨过去。也有人问过我他是学医学的或者学商科的,以后要怎么办。我说,你先把这个学好,学得扎实一点,再去到别处就相对容易很多。别那么着急,先花个十年功夫在一件事上。
  先天和后天,就像很多食物一样,最重要的,检验好厨师是否诚实的标准,先天一定大于后天。甚至有一个悖论,后天之所以能那么努力去坚持,那很可能是老天给你鼓励。如果你整天写,一点天分没有,就没有写作乐趣了。没乐趣就不可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对我来说,从十五六岁开始写了三十年,四十岁之前我一直想忘掉写作这件事,但写到了今天。
  读者:我是看着您的书从未成年走向成年的,我的成年礼物就是您的书。您有个故事是和高晓松老师一起想出来的,您这个电影打算何时开拍?
  冯唐:《天下卵》是我们在一个酒馆聊出来的,我就说自己写成一个中篇小说,你改成剧本,就不收你钱了。改成剧本没拍成。这世界挺奇怪的,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时往往不能谈论什么事。
  读者:冯叔您好,我从认识您起就从心里叫您“冯叔”,您的九字真言“不要急不害怕不要脸”给了我很大帮助。从您的书中我看到了古龙的身影,我心目中的您是个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人。您认为自己和古龙相比,相同点和不同点分别是什么?
  冯唐:古龙几乎所有的小说我都读过,相同的可能是我们俩都比较真,不愿意遮遮掩掩。我喝酒喝不多,有节制。他是高度酒喝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