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精读杂志 > 正文

孝子焦波用镜头留住爹娘

2016-1-5 15:18:07 来源:山东商报

        焦波,出生于山东淄博市,著名摄影家、导演。1998年8月,组照《俺爹俺娘》获首届国际民俗摄影比赛最高奖“人类贡献奖”大奖,2010年荣获香港摄影展览摄影终身成就奖。近百次获得国际、国家级、省级摄影比赛奖、新闻奖。2014年由焦波导演的纪录片电影《乡村里的中国》共获得包括中国电影华表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在内的近20项国际国内大奖。
  近日,焦波甄选横跨三十余年12000多张摄影作品中的百幅老照片,用数十万文字真挚感人地记录两个世纪老人30年间的生活片断的作品《俺爹俺娘》百年纪念珍藏版出版。
  著名摄影师焦波用质朴的文字真实记录了父母一辈子的生活片断,以及对家庭、父老乡亲的深沉记忆,还原出一个个真情瞬间,图文并茂地编织出一个游子思念家乡、想念爹娘的影像故事,还原出典型的村风民俗和家庭境遇,是我们这个时代有记录意义的、不可多得的中国家庭生活标本。
  这既是一个儿子用镜头留住日渐年迈父母容颜的温暖过程,也完整记录了一个中国人的家庭生态,呈现了世代相传的中国人的情怀。透过这些文章和老照片,我们看到了父母颤巍的身影、百姓民生、故乡温暖的记忆,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心灵震撼。《俺爹俺娘》 同名纪录电影即将全国上映。


  选读
  娘的“冰箱”
  
  每次娘送我,我都不让她往大门外走,她总说:“我不出去了。”但当走远了猛一回头,娘每次都跟在身后。
  爹曾给我讲过一个笑话,说有一个人最爱吃的菜就是豆腐,说豆腐就是他的命。有人问他,那么要是有肉呢,你是吃肉还是吃豆腐,那人马上说,见了肉我就不要命了。
  这是以前在副食品极为匮乏时人们的选择,我就是一个见了肉就不要命的人。娘知道我从小爱吃肉。
  那时家里一年来吃不了几回肉。除了逢年过节吃一点外,平时有客人来才割一点肉。
  照我们那儿的吃饭风俗,客人吃饭是不能把盘子里的菜吃光的,尤其是不能光拣肉吃,那样作客就不儒雅,会给主人留下笑柄的。因此,我盼客人来,也盼客人走,客人一走,剩菜是属于我的,尤其是剩在菜里边的肉。
  等我上中学的时候,家里的生活好了一点,除了来客人以外,也能十天半月割一次肉了。那时割肉都到邻村的集上割,我们村没有集市。家中割了肉,如果我不在,娘会把它炒好,放到一个花盆里留起来,如果不是太热天,三两天不坏。这样,每个周末回家,拉开抽屉,里边的盆里总有一些熟肉。肉是切碎后带汤煮的,汤都冷成了肉冻。放到嘴里,那个香劲就甭提了。
  再往后,上了师范,离家远了,一般两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在学校每天都是可以吃到肉的,但家里割了肉,爹娘还是舍不得吃,还是给我留着。时间长了我不回去,娘便过几天就把肉回回锅。回几次锅,肉就不新鲜了,回锅多了再放久了,肉还会变味的。于是娘想了一个办法,她把盛肉的盆放到一个篮子里,拴上根绳子,把篮子吊到外院的一口水池里,水池有几人深,如同水井一样,只是比水井肚子大。从前,我村打不出井来,村民只好在天井里修水池,等下雨蓄水,以此饮用和供其它用水。1974 年,我村用上了自来水,这些水池也废掉了。水池里夏天特别凉,也就是零上几度吧,小时候天旱缺水,池水要见底了,打不上水来,爹还用绳子拴着我的腰,让我的两腿坐在一根小木棍上,下到水池底刮水呢。记得那时正是盛夏,我穿着一件长袖衣服,还冷得浑身打颤呢。
  大概娘想到这,才想出了把肉放到水池底下保鲜的方法。娘把盛肉的篮子放到离水面几尺的高度,把绳子结在池口上的一根长木棍上,木棍上再盖一块大石板,将池口盖住。这样等我回家来,娘便取出来,我就能吃到新鲜的熟肉了。
  爹称这口水池是娘的天然冰箱:“什么是冰箱,是什么样子?我连见也没见过”。爹是听收音机里说,像北京这样大城里的大户人家才有这个贮存保鲜食品的物件的。
  一次我回家,娘见到我便去做饭,当她把肉盆从水池里取出来时,盆里躺着一只死老鼠,肉一点都没有了。我和娘断定,是老鼠顺着绳子爬下去,吃完了肉上不来,饿死在盆子里了。“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一点,我应该在盆子上蒙一块塑料布呀,把塑料布牢牢捆住,老鼠也够不着肉吃了。”娘说。
  于是再往后,娘每次都用塑料布把肉盆密封好,再放下去,末了,还要把水池口用石块堵得严严实实,这样两道“防线”老鼠就再也不会偷吃到肉了……(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