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精读杂志 > 正文

惨案5年,湄公河航运的黄昏

2016-11-8 9:30:20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10月,记者先后乘民船、执法船回访湄公河流域。“湄公河血案”五年后,流域已日渐太平。但随着航运的衰落,船员们陷入了新的忧虑。如今,二十多艘中国船只停留在此。船长们抽着水烟发着呆,没有货物可运。有的船干脆已遣散了船员,他们回到内地,寻找新的工作。
  今年的秋冬之交,位于云南西双版纳的关累港格外安静。
  这是澜沧江在中国境内的最后一个港口,出了国门,它的下游将改名为湄公河。往年这个季节,关累码头上都是搬运货物的工人。苹果、石榴、大蒜的味道在码头上流动,空气辛辣而芬芳。
  如今,二十多艘中国船只停留在此。船长们抽着水烟发着呆,没有货物可运。有的船干脆已遣散了船员,他们回到内地,寻找新的工作。
  开航23年,湄公河航道正在迎来史上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船员阴影渐消

  五年过去,湄公河流域两岸的景致已完全不同。
  关累码头下行240公里,就到了当年的“湄公河血案”案发地孟喜岛。2011年10月5日,“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中国商贸船就是在这一水域遭劫持,13名中国籍船员被杀害。“湄公河惨案”发生时,他离案发地不过几公里,他当时听到了隐隐的枪声,看到泰国军人把船上的水果拉开,把毒品搬出来,一边录像。
  惨案发生后,他们彻底灰了心。他妻子恐慌到达了极点,她几乎不能听到快艇的声音,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大哭,整晚失眠,“真的是怕完了”。他们又回了四川老家。
  直到2012年9月,昆明市中院对糯康集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绑架罪等罪名公开审理,朱安新作为证人出庭,陈述绑架案的细节。
  此后枪声渐息,朱安新第二次回到湄公河,还参股买了一艘船,又做船东,又做船长。而他的儿子在泰国结婚生子。朱家期待着新生活的开始。

  不道歉,不收船

  从关累港出发,经过200多公里的航行,中国商船会到达泰国清盛港码头,在此卸货,再运送泰国的货物回到中国。它是距离中国最近的泰国港口。
  在港口的最前端,“玉兴8号”和“华平号”仍静静停着。五年过去了。从岸上可见,两船都已锈迹斑斑。“华平号”一层的弹孔痕迹清晰可见,“玉兴8号”二层露台的仙人掌长得鲜绿。
  现在它们由泰国水警管理,不许任何人上船。泰国在船边上设立了“预防湄公河区域犯罪中心”,30多位警察在此工作。问及五年前的惨案,该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说,“没有人知道真相是什么。”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泰方希望中方能尽早把船运回国。“玉兴8号”船主何熙伦证实了此事。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遇难者家属,他的哥哥何熙行、嫂嫂陈国英在惨案中遇难。他们来自四川宜宾。
  以家族为单位行船,这是湄公河的特色。每艘船都是一个大家庭,有夫妻、父子、兄弟。人们在甲板上种上了花、养了鸟,有的还摆上了麻将桌,这个水上的“家”变得舒适、愉悦,有了乐趣。
  但惨案迅速击垮了何家和其他受害者家庭。
  出事后,何熙伦为这个案子终日奔波,妻子和他离了婚。哥嫂的女儿从大学退了学,一度抑郁,试图自杀,后来她选择在偏僻的地方工作、结婚生子,从不提起此事,何家也没过过清明节。家庭聚会时,一有人说漏嘴,家里的气氛马上就变了。
  其他家庭的情况也相似。亲人遇害后,家属们离开了湄公河。“据我所知,有两家人都离开老家,去到陌生的城市,就是为了忘记这件事。”何熙伦说。
  但何熙伦忘不掉。他是家属中最“执拗”的一个。为了要一句道歉,他坚持不愿把船开回国。“玉兴8号”是他借钱买的,才开了半年,没有收回本钱。事发后,他欠债一百多万,“饭都吃不起,我也不能把船卖掉。”如果可能,他希望把船建成博物馆,纪念他的亲人。
  电影《湄公河行动》上映后,家属们第一次建了微信群。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请记者和律师,去泰国追问事件的真相。也有人泼冷水,说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没有转机了。寥寥聊了几句,部分家属退了群。

  “这条江是靠走私撑起来的”

  由于边境线漫长,两国村寨接壤,运输货物有天然的便利。有些地方没有路,走私者还用推土机现场开路。
  从关累港出发,下行82.5公里,是中国境外的第一个重要港口——缅甸索累港。
  乘商船路过时,记者看到,十月的索累码头显得冷清寥落。2013年底,从昆明到曼谷的昆曼公路全线开通,全长1800余公里。陆路节省了在港口搬运、等待的时间,相当部分的蔬菜、水果等易腐货物被分流。
  2014年4月,缅甸政府颁布禁令,禁止本国原木出口。此前,中国商船承接了大量运输缅甸木材的业务。缅甸拥有亚洲现存面积最为广阔的原始森林之一,中国的需求量蔚为可观。一纸禁令让湄公河本就衰落的航运雪上加霜。
  关累海关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关累港进出口货运量7.4万吨。据关累边贸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陈宏了解,这个数据比上年下滑了近一半。“但是不仅仅是我们口岸,湄公河其他口岸的货物量也在下降。”
  今年2月,缅甸国内政局动荡,决定关闭索累港。
  另一岸的中国,最近一年,西双版纳州打私办、农业局、工商局、海关、公安局等14个职能部门联合开展打击走私行动。
  索累港走私之路的切断,成了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压在湄公河航道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