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像做了个噩梦,感受终生难忘

2016-12-19 9:00:10 来源:山东商报

        7岁,本该是在课堂上学习、和同学们玩耍、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年龄,而命运仿佛和济南小男孩杨家研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今年3月18日夜间,小家研遭遇一场车祸当场被撞昏迷,更骇人听闻的是,他竟被肇事车主抱走扔到路边,涉事四人就这样逃逸了。此后,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个多月,男孩终于清醒开口叫了一声“妈”,经过手术,家研身上留下蜈蚣一样的两条疤,然而更让人揪心的是由于大脑受损语言能力恢复情况仍不明确,上学计划也一推再推。事情过去近十个月了,这个家庭都经历了什么、有没有走出“阴霾”,小家研身体恢复了吗? 文/图记者于娜

 

不想落下课程,没法上学的小家研每天都会读书学习



 

  横祸
  撞飞孩子竟丢弃路边 警方曾全城通缉肇事者

  “从绝望到痛苦再到希望,半年多时间像经历了一个世纪,出车祸那时候的情景简直不敢想。”昨天下午,被撞男童杨家研的妈妈李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描述了这十个月里的心路历程。
  这场车祸对杨家研和他的家人来说就像一场噩梦。今年3月18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五,晚上10点多,小家研跟着照看自家手机店的爷爷奶奶,关了门准备回家。先走一步的小家研走到路边,身后跟着奶奶,前一秒还看着孙子一蹦一跳地过马路,一转眼人就飞出去没了反应。
  这起发生在深夜的交通事故始作俑者是一个刚20岁的驾照还在实习期的女大学生。当天晚上接近11点,肇事司机安某驾驶黑色凯迪拉克载着酒足饭饱的车主张某伟以及另外两个朋友准备回西边租住的宾馆,车辆由东往西行驶至省道102线曹家馆村路口时,迎面撞上了准备过马路的小家研。根据事后当事人描述,看到孩子后想要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小家研撞上车辆右前部,瞬间飞出去三四米,当时就昏迷不醒。然而,肇事车上三男一女下车查看后不仅没有施救,其中的车主张某伟还抱起孩子过了马路将其放到了中央绿化带旁边,四人随即分头逃跑,瞬间失去踪影,只剩下不知所措的家研奶奶。
  事发后,过路好心人帮忙报了警,前来接儿子回家的家研父亲杨勇将儿子送到附近医院,“当时什么也不知道了,根本没想到躺在路上的小孩就是自己的儿子。”
  撞人后弃童逃逸!历城警方随即全城通缉肇事者。经过调查取证,4天后锁定了肇事嫌疑车辆。3月24日上午,逃逸6天后4名当事人才到济钢中队投案,嫌疑车辆也到案。

  重创
  孩子昏迷命悬一线 全家人都觉得像天塌了一样

  一边是紧急追逃,另一边则是被撞男孩一直昏迷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当时送医院时医生就说孩子心脏骤停,瞳孔放大,情况非常不好,让做好心理准备”,杨家研的妈妈李华回忆,“一开始真的没抱希望,以为孩子就这样救不过来了。”
  杨勇作为家里的“独苗”,也只有小家研一个孩子,自己开了一家手机店平时家研的爷爷奶奶也帮忙照看,儿子放学就到店里找他们。一向活泼可爱的“宝贝疙瘩”突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这对杨勇全家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当时就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李华告诉记者。
  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的小家研住进重症监护室。李华吃不下,睡不着,跟单位请了长假,家里的手机店也关门歇业。她每天能做的只有在医院苦等,利用探视的几个小时,守在儿子身边抹眼泪。回家后李华满脑子都是儿子的音容笑貌,一想到就会痛哭失声。“孩子以前跟我睡,晚上没他在身边不适应,一个星期后也没法接受现实,回家就是哭。”李华说,事发当晚8点多,母子二人还通了电话,她问孩子作业写完了没,孩子说让她放心。“回想起这些细节,现在心里还像刀割一样。”
  不仅是妈妈李华,本来就内向少言的杨勇此后就没再笑过,爷爷也承受不了打击身体一直不好。孩子的奶奶董连美既痛苦又内疚,觉得自己对不起孙子对不起儿子儿媳。在记者此前的多次采访中,这个60多岁瘦瘦的矮个老太太都是泪眼涟涟,恨不能当时被撞的是自己。“婆婆一直很内疚,只是没说出来,我们也不怪她,毕竟这样的事谁也不希望发生。”

  等待
  40多天开口叫妈 目前为止做了两次大手术

  “开始没抱希望但孩子身体慢慢有了变化,就燃起了希望,祈祷奇迹发生。”此后全家人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只要孩子能醒过来,不管啥样都救。”焦急的等待中,奇迹终于出现了,小家研渐渐脱离了呼吸机,心率和体温也开始正常,李华觉得孩子终于有救了。
  为了帮小家研恢复感知,李华每天给他放音乐、按摩四肢,有时按摩时间长了,小家研甚至会投来厌倦的表情,她看在眼里,仍笑着坚持。4月19日,小家研醒来并沉默十多天后,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认出了李华并开口叫了“妈妈”,直到那个时候李华心里才稍稍好受了一些,之前意识里一直怕孩子伤到大脑以后就不能说话了,这个想法压在李华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李华说,小家研重新叫“妈妈”时,她内心的激动不亚于婴儿时的他第一声喊“妈妈”,“这是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语言没法表达,这种感受一辈子都忘不了。”
  4月26日,小家研从市立三院转入济南军区总医院,成功做了外伤手术,身体每天都在好转。转院后离家远了,李华一家就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打起地铺,每天守在小家研身边。打上钢板和钢丝的伤处,留下了两道长长的疤痕,“孩子还小,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觉得疼。”这次手术后,医院主要对家研进行脑部治疗,受伤后的小家研和孩童呀呀学语时的状态差不多,反应慢,说得也不清楚。“我们也帮他锻炼,现在能说得快一些了。”李华说。
  出院后小家研被接回家,从出事时的不到50斤,现在长了20多斤,已经到了70斤重。“12月1日又对骨折的锁骨和大腿做了一次大手术,主要是取钢板。”李华告诉记者,这一次小家研刚做完手术就哭了,是被疼哭的。“之后又在医院住了十多天,前天(12月16日)才出院,一个月后就能下床了。”现在家人的情绪平复了一些,没有那么焦虑了。

  期盼
  严惩肇事者 希望孩子还能拥有美好童年
 

  事发8个月后肇事者方面终于有了进展,11月7日和15日,肇事车主张某伟以及肇事女司机安某的案件在历城法院分别开庭审理。庭审现场,张某伟态度蛮横不知悔改,安某则多数时候一言不发选择沉默。这样的态度让李华和她的家人难以接受。在张某伟的庭审中,被激怒的家研家属情绪难以自控,庭审一度中断,庭审后,本来就有高血压和严重胃病的家研奶奶董连美还被气得吐了血。
  说起案件的审判,李华告诉记者至今还没有接到再审通知,但她和家人的态度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肇事者负起责任,相关人员都能得到法律严惩。
  因为腿部和锁骨的伤,小家研走路十分不方便,本来打算今年9月就去上学,也不得不推迟了计划。“现在孩子还是一直问自己为什么不能上学,想和朋友们出去玩。”李华告诉记者,“这半年多时间明显感觉孩子长大了也听话了,原来不好好吃饭,现在可听话了,也不挑食了。”
  在家养身体的日子小家研除了看动画片,每天都会定时学习一年级上册的课本,“他的一些小伙伴周末也会到家里来和他画画、做游戏,那是他一周最开心的时候。”接下来,小家研还要进行专门的语言康复,李华表示家研身体已经在好转,现在最怕的是走路跌倒,不过上学有助于语言能力的恢复。“现在唯一盼望的就是智力能恢复到和以前一样,我希望迷失了一段人生的儿子还能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