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精读杂志 > 正文

中国有两位大文学家

2016-2-23 14:36:46 来源:山东商报
        翻阅理由:中国是史学大国,老百姓对读史也十分热情。但是,读史也是需要悟性和灵感的。史学大家钱穆就对如何读书谈过一些心得。
  内容:凡写历史,必须严格遵守两个条件,即是:
  (一)不可以只着重于单一的领袖和以单一的团体为单位,须顾及其全面性。
  (二)要着重于事件进展的过程,不能单看其结论。
  此为太史公著史所能做到的,后人亦多能依循此种写法。《史记》中以列传的描写最为精彩。我们可以留意其同一史实,作出如何不同之描写。如写二人合传,亦是太史公的杰作,例如两人在期间有分有合的廉颇与蔺相如合传; 又如善始凶终的《张耳陈馀列传》。所以说,太史公的《史记》是一部严格的史学,且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他是能用文学眼光来看史学,又拿文学情调来描写人生。
  事业成功并非单靠一个人。有些人却因失败而遭后人同情、敬仰,而传芳后世。如一成功,即大家都有功劳,而非个人了,就不会有英雄了。
  我们读历史除要注意写的以外,须懂得不写进去的。不然,便不懂得如何取舍; 要懂得何者不写,才懂得何者不应写。在《史记》中没有写进去的太多了。如历代丞相,有十分之六七,并不列入;但有的卜者与滑稽家亦有列入的。这就是公平客观。
  太史公的《史记》是一种浪漫派的写法,但其中无一假话,《史记》将文学与历史融合在一起,亦将文学与人生加以融合。
  我可以肯定地指出来,中国有两大人物,即是两位大文学家:
  一位是屈原,他解答了文学与道德的问题。
  一位是司马迁,他解答了文学与历史能否合流的问题。
  中国的历史是应用的、实用的,诗歌(文学)亦是应用的、实用的。正如中国的艺术产生于工业,如陶器(有花纹)、丝(有绣花)与钟鼎(有器具、锅)等。并不如西方那样专门为了欣赏而刻画像。中国的艺术是欣赏与应用不分,应用品与艺术品合一,亦即是文学与人生合一。中国的古砚与古花瓶,是古董,但同时又可使用,并不如西方般专为摆设之用,故中国历史与文学始终是应用的。
  翻阅人:张双
  翻拍自:《中国文学史》,钱穆/讲授、叶龙/记录整理,天地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