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品牌活动 > 正文

青年艺术家作品成市场新宠

2016-7-16 10:58:33 来源:山东商报

        经过一周的展出,第五届九城联展(济南站)的展出已经临近尾声。在这最后的时刻,众藏家们终于开始出手,纷纷解囊收入钟情的艺术品。这其中,2016山东优秀青年国画家精品展受到了藏家们格外的青睐,不少青年艺术家成为了收藏的热门。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其中几位,请他们谈谈当下艺术品市场环境及对于艺术的理解。 本版撰文/记者窦昊本版摄影/记者王晓峰

 

孙俊之

毕波
陈涛
兰珍妮

  “任何人脱离不了这个社会,而社会大的经济环境在下行,这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影响。”在谈及今年艺术品市场环境时,山东艺术学院教师陈涛坦言,这种低迷是一个正常状态,尤其是青年艺术家最该潜心创作。“或者说,市场低迷时最容易静下心来学习和提高自己。一旦艺术品市场重新火爆起来,想要潜心创作、坚守住自己的底线才是最难的。”陈涛说。
  而如今,在陈涛看来,艺术品市场几乎已经到底,是可以抄底的好时机。“过去那些泡沫很大的江湖画家已经没有了市场,基本都被清理出了艺术品市场,留下的水分很少,而且价格也出现了下滑的趋势。”
  山东青年美协理事毕波告诉记者,虽然现在都说艺术品市场低迷,但他很少去问津画廊的生意,一直在画画,所以对这种低迷的感觉并不明显。“画廊经营是画廊老板的事,我只想画好自己的画,其他的并不是很关心。”毕波说。即便如此,在谈及艺术家与市场的问题时毕波表示,艺术虽然是高于生活的,但艺术家本人却依然需要生活,卖画是很现实的事情。
  对于本次2016山东优秀青年国画家精品展的观感,陈涛表示,此次参展的艺术家中,有好几个是他曾教过的学生,看着自己学生的成长,他感到十分欣慰。“我的学生中大部分是发自内心热爱艺术的。但是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青年人多少都会受到影响,艺术思考、价值观也都会发生改变。”陈涛说,他在教导学生时也说过,自古以来的大师们年轻时也不考虑卖作品的事情,而且,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品都可以换成钱。“艺术里有很多让你获得快乐的、纯粹的东西,这是超乎市场的,是生活对你的触动。”陈涛说。
  对于自己的创作,毕波表示,他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艺术主张并不断为之努力。除了良师益友,他一般不在乎别人的评判。“最近我一直在创作自己想实践的作品,虽然还不成熟,但是我感到自己已经走上艺术之路的一个新阶段。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拿出更好的作品展示给大家。”


  安静而纯真的世界

  
  在第五届全国九城艺术联展(济南站)的众多参展画家之中,兰珍妮是其中特殊的一位,由于自小失聪,兰珍妮与这个世界的互动存在不小的障碍,这也逼得她更多地去用眼观察、用心感受。也正因此,绘画艺术在她的笔下表现出少有的安静。
  “我的世界很安静,所以我对艺术有更多的专注。我小时候想象力特别丰富,老师从不限制我,总是让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就接触到了国画,但直到10岁的时候才开始接受杨鹁、张宝珠老师的国画正规训练。之后,经过高中三年的绘画培训,以及在中央美院上大学时期接触各种艺术风格流派,我最后还是选择了传统水墨画,尤其喜欢用写意方式描绘儿童,表现可爱的童趣,希望与观众内心相呼应。”兰珍妮用她的笔告诉记者。
  “我听不见声音,所以圈子非常小,相对来说朋友也不多。所以面向市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陌生。”兰珍妮告诉记者,参加第五届九城联展,是她真正与大师名家们同台竞技。“能够参加九城联展这样的大型画展,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我的画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同样,我也能认识到更多的朋友,学习到更多东西,开阔了我的视野和艺术天地”,兰珍妮告诉记者。


  孙俊之:生活即是艺术

  
  “我喜欢美的精致感觉,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所以每当有不满意的作品,我都会认真总结一下经验,然后毁掉。”山东艺术学院教师孙俊之在谈到自己创作观时如是说。
  对九城联展熟悉的老藏家都知道,孙俊之在九城联展上以憨态可掬的“童趣”题材作品俘获了大量观众的心。记者了解到,这与作者平时喜爱观察孩童玩耍是分不开的。正是由于细致的观察、淋漓的表现,让孙俊之的作品受到了大量的赞誉。在谈及当下艺术品市场低迷的情况时,孙俊之说:“目前艺术市场的低迷折射出以前运营模式的不规范。就个人而言,我认为画家不应追求作品数量,而应守住精品创作的底线。”此外,孙俊之表示,她主张艺术家的精品应交给具有较高艺术修养的爱好者收藏。“比如,我在中国美院美术馆举办个展的40幅作品,现大都在藏家手中,这也是我最开心的事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对于女性艺术家容易被生活牵绊、影响创作效率的问题,孙俊之认为关键还在于个人心态的调整,因为艺术与生活本是一体。“我喜欢林语堂先生的观点:‘艺术的生话’即是‘生活的艺术’。如果对立去看,就是自寻烦恼了。”孙俊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