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从全民关注到一夜脱粉 “韩流”变“寒流”?

2016-8-13 11:26:09 来源:山东商报
这股“寒流”对国内自制剧来说或许是个机会

目前涉及韩星的电视剧纷纷受到“限韩令”影响

       目前,“限韩令”成为中韩娱乐圈关注和热议的话题,涉及韩演员的影视剧或综艺节目的走向被高度关注。不管是取消探班还是缺席综艺节目,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视作“限韩令”释放出的信号。与“限韩令”不断发酵相反,广电总局却一直未作明确回应。有韩国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倘若“限韩令”是长期的,“韩国娱乐圈或有三分之一的从业人员会失业。”“限韩令”不止对韩国娱乐界来说是一股“寒流”,对中国娱乐界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记者林雯雯



  【业内】“限韩令”只是“韩流”被反感的借口?


  
  从今年的热播电视剧及热播综艺节目来看,韩国版权节目在国内的播放热度已超过国产剧,如《太阳的后裔》虽然仅在爱奇艺独播,且只满足会员权限的同步更新,但截止到该剧更新完毕播放量已达26亿,且连续8周蝉联微博话题霸榜,话题阅读量达122亿。同期最受欢迎的国产剧《欢乐颂》阅读量为43.5亿。剧集内容方面,韩剧与国产自制剧在受关注的程度上已经各有目标受众,不相上下。综艺节目方面,收视率排名前10中,非购买版权的综艺节目已有6部,自制综艺节目已受观众的关注。
  加上近年来,韩国综艺的同质化问题日趋严重,比如:《了不起的挑战》与国内《极限挑战》《极速前进》等都为户外挑战真人秀节目,花样系列的《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花样年华》等,韩国媒体从业者、一位长期报道并研究韩流在华发展的资深文娱记者,在接受采访时就对于“限韩令”下了如此的结论:“韩国的闹腾加上中国的反感,成为了限韩的根源。”
  她分析道:“随着韩流在国内的扩散,大众也开始关注起韩流内容在华的销售费用、艺人的演出费等等。对于单纯抱着‘赴华赚大钱’的想法进军中国的部分韩国艺人,国内已经出现了反感。‘限韩令’只是为这种声音提供了一个‘借口’。”


  【回顾】“韩流”已卷入中国20年


  
  自上世纪90年代,“韩流”正式卷入中国内地,它已经影响了中国观众整整20年。从主题和合作方式上,“韩流”的发展可以分为3个阶段:1993—2004年,主打韩剧和韩国音乐,初次引入韩国原创剧、韩国音乐团体。此阶段也成为韩国娱乐业在国内的“1.0时代”;2004—2008年,主打韩国明星。此阶段开始引入韩星,在利益驱动下他们也会主动来中国发展。这个阶段则被称为韩国娱乐业在国内的“2.0时代”;2008年至今,主打韩国综艺。一方面培养中籍韩星,一方面购买韩国版权,逐渐到合作共同拍摄,完成本土化。此阶段被称为韩国娱乐业在中国国内的再次升级版“3.0时代”。
  从单纯引入韩剧、韩曲、韩星,购买韩国播放版权,到中方投资拍摄、中韩同步播出、利益分成的合作模式,中韩影音合作阶段性深化发展。尤其2014年以来,国内主要的娱乐企业阿里音乐、腾讯、搜狐视频等分别对韩娱SM、YG、KeyEast公司进行注资,韩娱与国内娱乐行业变成了真正的合作关系,“韩流”在国内娱乐产业中已形成一股热潮。
  今年7月底开始,网上开始有消息传出,声称广电总局向各大电视台下令,不可邀约韩星演出或者上节目,包括综艺、戏剧、广告、商演等。之后,韩国媒体透露了限韩令更多具体细节,包括:1、韩国人气偶像组合禁止在中国活动;2、韩国偶像不允许开展1万人以上的公演;3、新规定韩国文化事业公司禁止投资;4、包括事前制作的相关合作项目禁止;5、禁止事前制作签约之外的韩剧等韩国放映物(包含合资);6、禁止韩国演员出演中国电视剧等。禁令中称“各方针从本(8)月开始施行,并向各大电视台传达”。
  以上就是所谓的“限韩令”,不过对此,国家广电总局至今未明确作出回应。对于此次限韩令迟迟未见具体文件,某卫视工作人员在采访时曾回应,总局不时会有对下辖单位进行口头传通知的工作形式,因此限韩令或许并不会见到所谓的文件——若想获知这份限韩令的真实性,或许只能通过日后逐渐呈现出来的事实了。



  【影响】国内同行威胁与机会共存


  
  “限韩令”一出,虽然不是官方消息,但不管是对韩国娱乐界的从业者还是对国内同行来说,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一股“寒流”。
  有媒体最近对韩国娱乐界从业人员和媒体人员进行了采访,采访中多数人表示出对“限韩令”的担忧。自2014年起,韩国大型电视台向日本方面的版权销售份额就已经被向中国方面的版权销售份额反超,韩国国内电视行业从业者认为,“如‘限韩令’长期实施,将对韩国电视台的经营状况,乃至韩国国内节目创新的驱动力造成重大影响。”
  另外,那些完全依靠明星个人影响力的演出行业同样前途未卜。有业内人士透露,在接下来的半年中,对于韩国艺人的演出项目都处于观望态度。更有资深业内人士预测,“韩国娱乐圈或有三分之一的从业人员会因为‘限韩令’而失业。”
  反过来,对于中国国内同行业而言,“限韩令”也将是把“双刃剑”。首当其冲“最受伤”的就是中韩合作最多的项目:影视项目和综艺节目。
  对于一些刚立项或正在制作中的涉韩影视项目来说,这股寒意更为直观。比如:原定出演郭敬明新剧《夏至未至》的韩星李贤宰未能出现在该剧8月1日的北京发布会上,目前该剧的演员名单里也已经没有了他的名字。由韩国男神张东健主演的电视剧《我曾爱过你,想起就心酸》已在深圳拍摄数月,将于本月杀青,却突然取消日前的探班活动。目前,池昌旭参演的《旋风少女2》正在播出中,虽然目前该剧仍在正常播出,作为男一号的池昌旭也没被删戏份。但是,原定录制《快乐大本营》的池昌旭并未出现在节目中,而其参演的网剧《我的男神》已经杀青近半年,目前尚无上线日期。此外,高俊熙搭档张翰主演的中韩合拍剧《夏梦狂诗曲》、张翰与朴敏英合作的古装剧《锦衣夜行》,f(x)成员郑秀晶和张艺兴拍摄的电影《闭嘴,爱吧》等目前也都没有明确的开播和上映日期。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部分中韩合拍剧暂时没有排期,并不一定是受到“限韩令”的影响,但从目前来势汹汹的传闻来看,“近日将要上马的国产剧是肯定不敢邀请韩星了”。
  综艺方面,中韩两国的合作更为深入,可以说已经互为“共同体”。一方面帮助了韩星在中国的落地,另一方面也让两国电视台各自得到了实惠。某电视剧从业人士认为,一旦“限韩令”成真,中韩两国电视台都将面临巨大压力。中韩娱乐产业也会发生巨大变化,最显著的或许就是国内各类小鲜肉的市场需求度会进一步加大,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的身价提升。
  该业内人士还表示,“限韩令”或许只是短期调整,因为深度融合的中韩娱乐圈难以做到彻底剥离。另外,随着这两年视频网站自制网剧原创能力和原创价值的显现:如《余罪》,开播半小时内点击量就破千万,一周后破两亿,最终播放总量突破30亿,与之前的自制剧《盗墓笔记》《太子妃升职记》一样成为超级网剧。“限韩令”如成为韩版原创剧进入国内的挡板,对于国内娱乐业来说,这个时机推出创新性的自制剧无疑是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