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父母生病,子女可否“带薪陪护”?

2017-1-10 14:05:55 来源:山东商报

  昨天上午9:30,6位省政协委员宋传杰、刘爱丽、王玉亮、张法水、常爱玲、赵勇来到本报接听“民声连线”,1个小时的时间里,共有近300个电话接入;6位委员最终接听起75个电话。养老、医疗、治堵、拆违、入学、住房、文物保护、节水保泉等问题,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文/记者  杨芳  张雯雯 图/记者 王晓峰

 

昨日,6位省政协委员来本报接听民声连线,听取市民意见和建议

 

  居家养老生病了
  子女可否“带薪陪护”

 

  “我是独生子女,今年60多岁了。我的父亲快90岁了,这个冬天,因为他身体不舒服,我一直在这边照顾他。对于居家养老,我觉得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昨天,济南市民李春香给“民声连线”打来电话。
  李春香告诉省政协常委王玉亮,要是从方便上讲,老年人应该是住养老院最舒服,“可是我们的退休金太低,每个月只有2500多元,我退休快十年了,今年退休金才涨到了2600多元。很多老年人因为还要留点钱看病,剩下的钱根本不够住养老院的。 ”
  在这种情况下,居家养老成为很多老年人的首选,这也是国家倡导的一种主流养老方式。“国家支持发展居家养老,可实际上效果不是很明显。”李春香说,她的一个老姐姐快80岁了,老伴去世,自己一个人住。“她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难题,更别说生了病照顾自己了。”
  李春香说,前段时间父亲生病自己打了120,“可是急救人员来了,连开门也开不了了;那个快80岁的老姐姐,前一段时间生了病,连打个急救电话都打不了,想自己倒杯水喝都倒不了……”
  听了李春香的话,王玉亮感慨良多,“你反映的问题很现实,政府也开始重视起来,我们的养老产业的确需要发展。”他说,从我国的国情看,老年人还是习惯于居家养老。他的一个朋友正在做养老产业,学习美国的做法,能自理的老人可以去养老院(幸福家园),不能自理的老人去养老医院。“一个为健康老人服务,一个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服务,两者都不可或缺。”
  他说,其实,居家养老在家里面不如在群体里面更好;一个社区一个居委会应该组成老年人活动协会,让老年人晚年生活更丰富,这是大家共同生活的家园。
  “居家养老的局限性和生活质量的无法保证,从目前看,对一些老人来讲只是一种无奈地选择。我国已经步入老年社会,国家在努力发展壮大养老产业,我们每个人也应该努力。”王玉亮说。
  李春香说,老年人身边需要人陪伴,尤其在生病期间和手术康复期。“北京提出关怀老人,其子女可以带薪休假,咱们山东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据她介绍,老人子女的“带薪休假”区别于旅游带薪休假,是在老人病重期间或者手术后,针对照顾老人的特殊情况,可以提出“带薪陪护“。“建议国家和我省出台这方面的政策。”
  王玉亮对李春香的建议非常赞同。

 

  早餐晚餐孩子可以回来做   老年人午餐问题亟待解决

 

  昨天的“民声连线”建议中,有3条是关于如何解决老年人午餐问题的。
  79岁的李庶娟女士告诉王玉亮,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身体疾病,孩子上班离家较远等原因,如今午饭越来越成为她的心病。“我前段时间犯了病,连饭也做不了,孩子上班也来不了做饭,好几天中午都没吃上饭。”李女士看到济南市历下区一些居委会为老年人建设了老年食堂,也提出在老年人集中小区建设老年食堂。
  80岁的张先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告诉省政协委员赵勇,他是天桥区的居民,“我只有一个孩子,孩子给我做得了早饭,下班回来也能做晚饭;中午回不来,我只能吃凉的……”张先生建议每个社区都要设立老年食堂。“我去居委会问过,居委会也有难处,没有地方、也没有钱做这块儿投资。我建议国家给居委会投入点资金建起老年食堂,居家养老也得有配套措施啊。”李庶娟说。

 

  犯了病连电话都不能打    给老人家里安装个报警器吧

 

  在居家养老的老年群体里,有不少老人有一种或者几种老年疾病;疾病症状也各有不同。对于独居老人来讲,一旦犯病没有被及时发现,很可能带来致命危险;而那些即便和子女住在一起的老人,如果子女上班期间犯病,而他们又无法及时联系到子女,也是很要命的。
  “我现在一个人在家,犯了病,连打电话的力气都没有。我希望社区给安装‘报警器’,直接通到社区居委会,即便子女都不在跟前,我们也可以及时上医院。”李庶娟说。
  李春香也表示,除了照顾父亲,自己家里有什么事也许要回去照应一下,老伴的身体也不好;可从父亲家里走出来的同时,她就开始担心了。“只要是居家养老的,我认为老人家里都应该安装‘报警器’;政府这方面的投资是不可缺少的。”

 

  84岁老人花1万元买保健品   两个月后商行关门跑路

 

  昨天,家住和平路的84岁老人崔奶奶通过“民声连线”反映,因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去年8月,她通过宣传单页看中了几款保健品。于是,崔奶奶瞒着家人来到位于金龙大厦东楼802室的德林百货商行,分两次购买了价值为9990元的保健品。“我分两次买的,第一次买了12盒鹿茸灵芝口服液,怕家人知道,只拿回家1盒,其余11盒寄存在这个公司;第二次买了4盒冬虫夏草口服液,全部寄存在公司。”崔奶奶说。
  9月底,公司还召集很多购买者前去听讲座开会,可到了10月初,崔奶奶再去公司取药时,发现公司的大门紧锁,拨打了之前留的几个热线电话也全都是停机、空号。“当时问了旁边的几个单位,人家都说不知道,也有的说可能公司临时有事,人都出去了,让我等等再来。”崔奶奶说。到了10月18日,崔奶奶又去公司看,依旧是大门紧锁,她又问了旁边一家做印刷的公司,人家说老板可能是跑路了,让崔奶奶赶忙报警。
  省政协委员刘爱丽表示,现如今很多老人轻信广告宣传上有关保健品的广告,瞒着家人购买大量的保健品,有的甚至把养老金和看病的钱全部拿来买保健品。有些公司卖完保健品就跑路,让老人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这种现象越来越多,政府部门应该引起重视。

 

  小区违章建筑侵占绿地    盼尽快拆违修步行栈道

 

  昨天,家住阳光舜城小区的段先生通过“民声连线”反映,原本规划图中的绿地规划,如今全都变成了售楼中心、酒店等,希望相关部门尽快拆除违章建筑,还居民健身绿地。
  段先生表示,他所反映的地块位于目前已建成的水映历山住宅小区西南,沿中11区东侧向南至重华苑9号楼。按照济南市规划局的有关批复,该处应建设阳光舜城中区山坡绿地。在建设阶段,此处大部分已被三联以“三联城建售楼中心”的名义,建设了一座砖混三层(约3000余平方米)的实体建筑。“如今,这里已被改成‘金三杯酒家’;彩板房大部分成了酒店的员工宿舍;还有海绵工程项目部及其他单位建的临时用房;空余场地变成了停车场。”段先生说。
  规划中的山坡绿地,现在仅剩下最北端的0.5公顷,还被堆放了大量建筑渣土,使原来距马路2-3米高的平台变成了7、8米高的渣土山,很多居民还在附近开荒种地。一到冬季黄土裸露,风过尘飞污染环境。虽然办事处设了一块大广告牌,也难遮挡残存的庄稼秸秆和渣土山。段先生认为,按照规定,项目建成售出两年后,这些临时建筑用房应按规划进行绿化,但大家反映多次都未能得到满意答复。
  段先生建议,这些原本在规划中就有的公共绿地,应该尽快拆除违章建筑,同时结合附近山体修成步行木栈道小路,方便小区居民登山休闲健身。
  另外,如今大明湖景区已免费开放,可景区南岸以堆积土坝绿化植树方式,形成了一道人为的隔离带。市民行走或乘车在明湖南路上,几乎看不到大明湖,美丽开阔的明湖水面被密植的树木挡住视线。段先生说:“大明湖南岸可以借鉴其他城市做法,移除树木、铲平高坝、修筑可供居民休闲、散步的健身路径,也可以根据明湖南岸历史典故做几组景点,供游人沿湖探寻老济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