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2016年的最后一天

2017-1-1 9:34:56 来源:山东商报

        编者按

  又一年过去了。你是恋恋不舍,还是盼着那一页早日翻过?在2016年12月31日,我们选取了身边的人物,以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来见证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知足的环卫工大妈:委屈总会有但转眼就忘了

 

  “2016年啊,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事。”2016年的最后一天,保洁员徐宝英在记忆仓库中翻翻找找,愣是想不出一件特别难忘的事。365天,对于你我可能是365个不同的日子,遇见不同的人,有365种心情。而对于徐宝英,甚至大多数的保洁员来说,如无遭遇生老病死,每一天可能都是昨天的复制粘贴,没有惊心动魄,也没有波澜起伏。文/图记者赵祯

 

徐宝英



  每一天都是昨天的重复

 

  2015年拉扯大孙子,送他进入寄宿制学校以后,徐宝英就追随老伴的步伐来到了济南。“忙活了一天,得让他吃口热乎饭不是!”从事环卫工作一年有余,59岁的徐宝英说,每一天都是平淡无奇的。寒冬酷暑交替,不变的早上4点半起床,先抓起工具到工作路段普扫。“这个点车少人少,干活快。”七八点钟回家,给运垃圾的老伴儿做上一顿热腾腾的早饭,吃罢后,立马回到工作岗位。每一天都是昨天的重复。考虑到工作方便的问题,济南城管部门安排保洁工作时通常采取夫妇二人共同负责同一路段的形式。徐宝英负责的槐荫南街,因为工作量相对较小,老伴又负责运输垃圾,最终只安排了她一个人。“全年无休,没有人倒班,今天是跨年夜,跟别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老伴儿也是正常上班。”

    哼哼小曲,就当休息了

  工作的间隙,徐宝英就坐在垃圾车上哼哼小曲儿,权当休息一下。拿起扫帚一年多,活动路线都在这条街上,总会认识几个热情的老人,碰见相熟的就聊上几句,也算是解解闷儿。虽说道路保洁是高危工作,每天与飞驰的车辆打交道。偶尔阻止不文明行为时碰上几个不讲理又冲动的人,很容易被当做出气的对象。但徐大姨看得很开,“基本没碰上过,这边的人也好相处,委屈总会有,但太少了,最多被嫌弃一下,转眼就忘了。”
  徐宝英说,选择这个行业,并非是为生活所迫。“咱没什么文化,就有种地的力气,闲着也是闲着,自己挣钱自己花,花不了的给儿孙攒着。主要是舍不得老伴儿一个人在这,忙活一天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

 

  对生活很知足,也闲不住

 

  一番交谈下来,记者从徐宝英嘴里听到最多的是对生活的满足、对社会的感恩,这是记者起初所没有想到的。住在免费的保洁员公寓,吃饭有每人每天五元的饭票,快到饭点回家做饭也可以,徐宝英说自己这是衣食无忧。家里的地已经承包出去了,在外面挣得比种地多多了。孩子们又都在外面打工,他和老伴在济南干着保洁的工作,每个月有固定收入,也不会拖累儿女。随着近几年社会对保洁员关注度和关爱度的提高,他们时不时还能享受一些爱心企业送来的物资。“工作得很体面,这样就很好了,过得很舒服了。反正是闲不住的人。”

     希望让老伴永远吃到热水饺

  生和死,爱和恨,欢聚和别离,不仅是所有文学作品热衷于探讨的主题,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承载着个人的悲苦喜乐。作为城市的美容师,徐宝英们也有血有肉有感情。从齐河来到济南的一年多,因为全年无休,这个城市的很多美景她尚未来得及领略。即使是代表团圆的元旦、春节,在他们眼中也无非是365天里普通的一天,因为垃圾变多,要更努力地工作。要说有什么让人开心的,那就是过节的时候俩儿子、儿媳会带着孩子来跟他们夫妇俩团聚,一家人挤在小小的保洁员公寓,边看儿孙嬉笑,边包着老伴最爱的水饺。每到这时候,她都会加快工作的节奏,争取早早回家。说起2017年的愿望,徐宝英连连摆手:“能有啥大愿望?就希望体面地工作,然后一家人身体健康,我能有力气给老伴包水饺,他也能永远吃到热腾腾的水饺。”

 

  坚守一线27年的女狱警: 你不好好教育就对不起人家

 

  昨日一早,在离济南市市区最近的一座高墙内,第二女子监狱第一监区的监区长王淑贞正在为2016年的“报平安”做着细致的巡查、人数清查工作。对她来说,这也是在监区工作的第27个年头。 文/图记者杨紫慧通讯员郭栋

第二女子监狱2016年最后一天值班民警合影留念


 

     在监区一线坚守27年

  1989年一毕业王淑贞就来到监狱一线,2016年是她从事监狱警察工作的第27个年头。一直没离开基层的她,被同事们说是扎扎实实钉在基层的老黄牛。
  去年4月,她曾面临一次选择。当时正值单位调整机构,领导征求王淑贞的意见,想让她从一线到科室担任科级领导干部。“我都没想到她会拒绝。”第二女子监狱的监狱长笑着回忆起这次万万没想到的被拒经历。
  监狱的一线工作责任压力很大,女干警们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方面逐渐出现衰退,而她们的工作经验又都非常丰富,不少人就会争取调到科室从事管理工作。面对这样一个责任风险低、工作强度相对较小的岗位,监狱长最初被王淑贞回绝时也很不理解,他问王淑贞:“很多人希望到科室工作还捞不着,怎么让你去你还不愿去了。”
  当时,王淑贞这样告诉他:“我非常热爱我的监区工作。我每天面对罪犯,进行教育改造管理很充实,离开了她们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就跟带孩子似的,从她进来就是出生,走出去就是长大,是我们陪她们过来的。她们在成长我们也在。”王淑贞目光闪亮地告诉记者,服刑人员从最初的愁眉不展、到学会微笑、到喊出第一声“警官好”,这些变化正是令她27年如一日站在监狱一线的最大动力。

 

  最怕“对不起人家”

 

  昨日早上8:30正是女二监的上下班交接期。“王区顶班呢?”“这周第几个夜班了。”王淑贞是一监区出了名的工作狂,由于2016年监区里不少女警官怀孕了,本来就因为警力有限而紧巴巴的排班表,更显得捉襟见肘,王淑贞也就几乎成了常驻顶班。“什么时候找她都在,好像没见过她休息。”同监区的教导员刘春丽对记者说,在监狱这个负能量比较多的地方,每天面对服刑人员的王淑贞似乎一直精神百倍,即使36小时的上班,快五十岁的她也一直是正能量满满的状态,对于这一点,大家都佩服得不行。
  记者见到王淑贞时,是她工作的第28个小时,她刚刚值完夜因为上午开会而一直留在单位,开完会后她回到监区,对监区内221名在押服刑人员进行点名。一层楼一百多个人挨个点名,她还会在不少人面前停一下问几句话,有的表扬,有的批评,有的询问,有的肯定。“以前还是半开放式会见的时候,有的家长就对我们说孩子我交给你们了,离开的时候隔着大门也要再看孩子一眼。”王淑贞说,不是领导要求怎么做,而是见到这些家长的嘱托,你不好好教育,最怕对不起人家。

  每一个眼神都不能错过

 

  2015年12月1日,山东第二女子监狱正式开始押犯,其所监管的人员也从以往的邪教组织劳教学员变为了因盗窃、吸毒等犯罪入狱的轻刑犯。
  在日常的巡视监管中,几乎服刑人员的每一个眼神她们都不能错过。据王淑贞介绍,目前监区羁押的轻刑犯中因吸毒入狱的35%,因暴力犯罪入狱的20%左右,服刑人员劣习程度较之以往的劳教学员重了很多。此外,光这一个监区就羁押了15名因职务犯罪入狱的女服刑人员,其中有人入狱前曾是某单位副局长。对于职务犯罪的罪犯,王淑贞说:“这个过程对她们更难一些,我们能做的就是扶她们一把,让她们能尽快面对自己。”“5、4、3、2、1……”在女二监值班警官的倒数计时中,2016年倏忽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