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来自自贡的花灯手艺人

2017-1-23 14:00:23 来源:山东商报

        至少得有十个年头了,一到深秋时节,济南就会迎来一批来自四川自贡的手艺人。他们来济南只是为了制作花灯这一件事,他们制作的花灯必定是那年济南最好看的一批花灯,这些花灯就是近十年来趵突泉灯会上展出的花灯。趵突泉花灯会即将迎来第38个年头,灯会上将展出的45组花灯同样出自一批四川自贡人之手,57岁的何新文就是这批自贡人之一。文/图 记者 王彦斌

位于市中区党家庄的趵突泉灯会花灯制作现场,来自自贡的花灯
手艺人正在进行焊接和裱糊的工作

正在工作的花灯裱糊工

做好的花灯

 

  人们喜欢这个东西“那么我们就有饭吃了”


  何新文是土生土长的四川自贡人,16岁初中毕业后便开始了他的花灯制作生涯。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何,而老何也更习惯把花灯称为彩灯。查阅历史可以得知,花灯起源于汉朝,自古以来都是元宵节的标配。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到新年大家都会在家门口挂灯笼,原本到元宵节才赶的灯会,也有了更长时间的延续。到了现在,花灯也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灯笼,更多的变为造型各异、色彩丰富的造型灯。
  就花灯制作来说,大体经过四道工序,首先需要美工设计图样,其次钳工按照图样裁剪铁丝钢条,然后电工进行焊接,最后由裱糊工布局灯泡并且装饰灯的外表。制作花灯的工种也就依序分为了美工、钳工、电工和裱糊工。而老何就是从美工做起的,因为从小就耳濡目染,所以学的也快,学会设计图案之后,要接着学做钳工、电工和裱糊工。
  “用不了几年,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就把彩灯整个的制作流程学会了。接下来就可以指导其他的人,带着他们做。”老何现在已经是一名现场的管理人员,不仅负责花灯整个的制作流程,而且也在盯着现场指导花灯的安装。
  老何的老婆孩子也都是花灯手艺人,他的两个儿子今年都二十出头,目前是做美工设计,一个正在西安,另一个则在四川绵阳,而他的妻子则在宁波。对于老何来说,一家四口想团团圆圆在家过个年是个奢望。
  “每到过年,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可以说我们在用自己的艰辛,换做别人的快乐。”老何说,我们把彩灯做好,当彩灯亮起来的时候,吸引人们来看灯,他们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引得游人高兴,说明人们喜欢这个东西,那么我们就有饭吃了,有了饭吃,我们就能做的更好。”

 

  一年能坐20次飞机 “空姐都认识我们了”


  自贡灯会的盛名由来已久,制作花灯确实给当地人带来了一定的财富。“在我们那做花灯的人少说也有一两万,但我们那地方其实并不大。”黄欢今年31岁,制作彩灯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他原来是一名电焊工,“这本身就和彩灯的焊工差不多,就慢慢转了行。”
  据老何说,制作彩灯最难的部分是把控造型,其中对花灯骨架的扎制要求尤其高。“此外,我们还要与时俱进,不断开发出新的造型,新的创意。”花伞旋转起来,鸡头点起来,人偶移动起来,像这些有动作的花灯就是老何他们最新的“发明”。LED灯管、亚克力板等材料的使用,也是一种新的探索。而这些东西,都将出现在今年的趵突泉灯会上。
  2002年,自贡市因为彩灯被文化部命名为“民间艺术之乡(彩灯)”。2005年,自贡灯会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2005年向海外推出的大型民俗旅游”项目。2008年,自贡灯会被国务院列为我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自贡彩灯的名气越来越大,人们对自贡花灯的需求也越来越多。因此老何他们不仅跑到国内各处制作花灯,甚至经常到国外去。
  “每年能坐上20次飞机,连飞机上的空姐都认识我们了。”老何说,他去过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整个东南亚基本都去过,那边的人很喜欢我们做的花灯。”至于国内,老何去过的地方就更多了,“可以说基本上都跑遍了。”
  在去年11月份来济南之前,老何在横店制作了一批花灯。“这些花灯主要是为配合他们拍电视剧的场景而制作。”

 

  自贡彩灯人的“年”是在3月15日


  1月18日下午,天气阴冷,趵突泉公园内的花灯已悉数安装完毕。老何正带着一群人在摆放灭火器,收拾杂物。老何个头不高,身高在1米6左右。他头上戴着一顶棉帽,两边的护耳也放了下来,挡住了半个脸。身上则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棉大衣,敞着怀,大衣的帽子有点大,帽子内里的白色毛绒很显眼。
“这两个灭火器放到北门花灯附近,这两个就放到这里。”在趵突泉北园的一个花灯前,老何指导几个伙计摆放灭火器,灭火器被一个伙计用推车推着。灭火器摆放完之后,老何又带着伙计们收拾花灯附近的废角料,例如铁制支架,塑料板,绫绢等等。在收拾这些东西的时候,要是看到周围有园区的保洁人员,老何都会问一句:“这些东西,你们要不要?”
  老何说,这些废角料对于他们来说,也只能当废品卖掉。但是也没有那么多工夫,就顺便交给这些保洁员,算是一举两得。半个小时不到的工夫,老何他们已经围着趵突泉的各组花灯转了一圈。最后,老何赶到万竹园前,这里还有最后一组花灯在进行着最终的装饰。从上个月月底开始,趵突泉公园内的花灯开始安置,为了及时完成任务,老何他们需要从早上7点忙到晚上11点。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随着天色逐渐黯淡下来,最后一组花灯也安装完毕。旁边一组从济南招的工人聚集到老何周围,询问老何接下来做什么。“都干完了,你们可以回家过年了!”这句话从老何嘴里说出来之后,周边的人都显得很兴奋。但是老何却要在几天之后,赶往日照或者聊城去继续制作花灯。
  “你们要把这些铁架都掩盖住嘛。”在另一组花灯前,老何要求工人们把水面上露出的支撑花灯的铁架用绿色绸布遮掩住,“为了达到最佳的观赏效果,就得这么一丝不苟。”老何说。
  老何说,他已经有近20个年头没有和他的妻儿在一起过年了。“我们自贡彩灯人的年是在3月15日,每年到这一天我们会在自贡举办彩灯人联谊活动,这个活动已经持续16年了。”

 

  彩灯是艺术品
  “我们在传播一种文化”


  在老何小的时候,自贡的彩灯生意没有现在这般火热。“那时候一些大户人家,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就要用花灯装饰一翻,我的一些父辈们就去给他们做。此外,自贡周边的一些乡村为庆祝一些节日,搞一些仪式,也需要找我们给制作一些比较大型的灯组。”
  或许就是从给离自贡周边不远的村子做花灯开始,他们的花灯手艺就慢慢的传开了。“朋友圈”越来越大,直至现在扩展到了全世界。在老何的言语中,你能听出来他的那份自信和自豪。但是老何也有一种危机感,因为这毕竟是他们的谋生手段。老何微信的名字叫“彩灯魂”,名字后面还缀上了英文翻译。他微信里的个性签名写着:自贡灯会是世界的风景线,自贡灯会的生存,就是自贡彩灯人的生活。
  老何一直在强调,他们的彩灯是艺术品,而制作彩灯的手艺不仅仅只是为了过活,“我们也是在传播一种文化,我们到世界各地去,把最美的彩灯展现给外国人,让他们感受到中国的一种文化。”此外,老何和他的伙伴们也给自贡以外的地方的一些人带去了生计,“彩灯扎制的主力来自我们自贡,但是还有一些陕西渭南人。我们去他们那做花灯,找当地的一些人做一些杂活,他们觉得这个能赚钱,就跟着我们一起做了起来。”
  随着花灯制作的完成,一些花灯手艺人已陆续奔赴到其他地方去了。留下的一些人对花灯进行安装以及维护,他们要等到趵突泉迎春灯会结束之后才会离开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