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血腥的本命年!父亲挥刀猛砍母亲

2017-1-2 10:20:48 来源:山东商报
  “像剁肉馅一样,父亲拿着菜刀,不停地砍向母亲的头。”
  2017年1月1日,是许丽丽(化名)36岁的生日。而即将到来的鸡年也是她和父亲各自的本命年。
  早晨母亲的两声惨叫唤醒了正在沉睡的许丽丽,“跑到母亲房间,就看到了那一幕。”
  6岁儿子的新年愿望,是希望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头上缠着纱布的许丽丽在医院许下自己36岁的生日愿望:“希望母亲平安健康,父亲关进监狱,永远不要出来。” 文/图 记者 陈晨

许丽丽的母亲正躺在病床上,头上缠满了纱布
头上包着纱布的许丽丽,正在讲述父亲的伤人经过
 

  打人的父亲


  
  许丽丽说,父亲和母亲的婚姻,是“包办婚姻”。
  “姥姥姥爷同意了,但母亲不愿意。”老家是泰安肥城农村的许丽丽父母,经媒人介绍,认识不久便结了婚,“婚后不久父亲就开始打我母亲。”
  自打许丽丽记事起,父亲对母亲便动辄打骂,“喝了酒就打人。”许丽丽还清楚地记得父亲是如何用拳头捶打母亲,用棍子敲打母亲,“还拿开水烫过母亲。”
  “母亲好面子,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许丽丽说,只有一次,母亲受不了父亲的打骂,想要离婚,但没有得到姥姥姥爷的同意,日子便这么继续过了下去,“但我父亲记恨在心了。”
  “精神没有问题,身体也很健康。”许丽丽觉得,父亲对母亲的动辄打骂,主要有两个原因。除了对母亲提过离婚这件事不满外,许丽丽说,母亲只生了她和妹妹两个女儿,没有生儿子,“父亲重男轻女,在外听人说道几句,回家后喝了酒便经常对母亲打骂。”
  令许丽丽没想到的是,之前一直用拳头和棍子打人的父亲,在新年的第一天拿起菜刀,砍向了母亲的头部。



  像剁肉一样


  
  昨天是2017年的第一天,又逢周末,老公休班,一家人便睡了个懒觉。
  “8点多吧,忽然听到了母亲的两声惨叫。”许丽丽听到声音后,意识到是父亲又在打母亲。当她赶到母亲房间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吓不已,“母亲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父亲拿着菜刀,像剁肉馅一样,砍向了母亲的头。”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许丽丽泪流满面,“我把老公喊了过来,一起夺下了父亲手里的菜刀。”许丽丽将抢来的菜刀藏进了一床被子里,没被父亲找到。老公则赶紧拿毛巾将母亲流血不止的头部包住。
  “父亲拿着铁钳,又猛砸我的头。”许丽丽没想到,父亲的“魔爪”紧接着伸向了自己。当她在客厅背对着父亲找东西时,头部忽然挨了几下,“当时觉得浑身一凉,前胸后背流满了血。”
  家里当时还有许丽丽6岁的儿子。当老公把房门打开时,许丽丽带着儿子狂奔了出去,“几乎是从6楼楼梯滚到了5楼。”许丽丽说,她和儿子摔倒在了楼梯平台放着的蜂窝煤上,“也不知道儿子受没受伤,我先把他送到了5楼的邻居家。”



  父亲“倒打一耙”


  
  许丽丽一家住在济南市历城区花园小区6楼的老房子里,住着5口人,“刚把父母接过来住,还不到一年。”
  住在5楼的邻居早上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声音,“以为是吵架。”刚想开门看看情况时,浑身是血的许丽丽便带着儿子敲响了邻居家的房门,“她说父亲犯病了,让我们先帮忙照看孩子。”
  邻居说,许丽丽将孩子送来时头上全是血,光着脚,身上只穿着秋衣秋裤,“孩子也只穿着内衣内裤,冻得浑身发抖,也吓得不轻。”
  记者赶到现场时,6岁的孩子看起来没有异样,还过来拽起邻居的手,嘴里喊着要上厕所。而从5楼邻居家到6楼许丽丽家的两段楼梯上,斑斑血迹随处可见。堆放在楼梯平台处的蜂窝煤,更是凌乱不堪,碎渣遍地。
  邻居赶紧帮忙报了警,警察赶到后,许丽丽才敢跟着警察重新上楼,“其间有位住在5楼的大哥上去劝过我父亲,可我不敢进门。”
  许丽丽说,父亲见到警察后特别“温顺”,“他举起双手,说自己绝不反抗。”而紧接着父亲对警察说的一番话,让许丽丽更加心寒,“他说是我和母亲先对他动手,他才拿刀砍我们的。”



  父女的本命年


  
  许丽丽属鸡,今年36岁,本命年。许丽丽的父亲也属鸡,今年60岁,也是本命年。
  “昨天刚去超市,给父亲买了大红色的衣服。”流着泪的许丽丽,开始断断续续地叙述一家人为迎接父亲和自己的本命年所做的准备,“特地去超市,给父亲买了衣服,还买了一些食物,准备今天好好庆祝一下。”因为1月1日,也是许丽丽36岁的生日。
  “要不是老公在家帮忙拦着父亲,我的生日就会变成我的忌日。”医生告诉许丽丽,她母亲头上至少被砍了十几刀,“刀刃都砍得变形了,缝了2个多小时。”而许丽丽的头部也受伤不轻,做完了CT,缠上了纱布,“到医院后还没见我母亲一面呢。”
  当许丽丽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的急诊留观室准备打针时,她的母亲正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头上的头发被剃光,虽然整个头部被厚厚的纱布包裹起来,但血迹还是渗出了一大片。上过药后的许母整个脸蜡黄,右脸颊上贴着一块纱布,鼻子和眼睛周围的伤痕清晰可见。“哎呦,哎哟,冷啊……”许母眼睛眯着,嘴巴轻微张着,不时的发出呻吟声。



  两个愿望


  
  出事后,许丽丽通知了亲人。
  在泰安的妹妹、妹夫还有三姨一家匆忙赶来。“去她家看过,屋内全是血。”许丽丽的三姨是许母的妹妹,接到许丽丽的电话后,害怕得很,“我姐姐这个人好面子,要不是之前被我撞见过,她是不会说自己被打的事的。”
  而从泰安赶来的妹妹见到许丽丽后,两人相顾泪流不止,见到医生时,两人纷纷哀求,“求求你了医生,救活我母亲。”“我现在就两个愿望,一个是希望母亲平安健康,另一个就是希望父亲能够被关进监狱,永远不要出来。”说这些话时,许丽丽斩钉截铁。
  目前,许丽丽的父亲已经被警方控制,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有人怀疑许丽丽的父亲有精神疾病,但仍需要进一步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