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一位中学教师的“教育之问”

2017-1-9 10:22:19 来源:山东商报
忙不过来了,真心累啊
 

       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民声连线”集中接听时间已经过半,一位来自潍坊昌乐县的中学教师提交了10件“百姓提案”,每一个都和我们的孩子、和教育有关。 记者杨芳



  中学生课业负担过重 孩子们连周末和假期都不想过



  “中国培养不出创新人才、领军人物,从表面上看问题出在大学教育,而究其根源却在中小学教育。”来自昌乐县鄌郚镇中学的刘胜民老师说,中小学阶段过重的课业负担已经严重抑制了学生的创新性,甚至摧毁了学生的好奇心与问题意识。
  刘胜民调研发现,中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主要表现为“作业太多”!“上午上完四节课,有的教师还给学生布置作业,学生只好吃完午饭后,牺牲午休时间坚持写作业;星期五下午放学,教师布置的作业非常多,周末两天的时间,学生常常到深夜仍不能完成。学生得不到休息,甚至都不想过周末!”“中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还有一个表现是:考试多、压力大。”刘胜民说,现在的中学生除了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还有许多模拟考试、小测验。“很多学校为了提高排名,在平时的学习过程中不断通过各种模拟测试、小测验来巩固学生的学习。“随着年级的升高,考试越来越多,学生们的担子越来越重。”
  还有孩子的书包也很重。刘胜民说,尽管很多年前就开始提倡“减轻学生书包重量”,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书包重量不仅未减轻,反倒有越来越重的趋势。“家长为了提高孩子成绩,盲目地给孩子购买各种教辅,一些学校又因为与书商之间有着利益关系而忽略学生的承受能力,直接或间接地给学生增加教辅的数量,这样便导致了学生书包越来越重,甚至不得不使用拉杆书包。”“课程表上排列的课程,如体育、美术、音乐、微机、地方课程等只是摆设,平时根本不上,开阔学生视野,陶冶学生情操的活动基本没有。只是迎接上级检查时,才上几节。上边一来检查,学校立即安排班主任撤换课程表,嘱咐学生应该怎么说,不应该怎么说……”刘胜民说,如今中学生的休息时间越来越少,以致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周末和寒暑假本来是为了放松学生身心而设计的,但是现在许多中学生都不希望过周末和假期,因为在周末和假期中,他们要参加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和培训班。



  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 有偿补课为何屡禁不止?



  “尽管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严禁学校、教师组织学生参加社会举办的文化补习班,严禁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但执行情况堪忧。”刘胜民以自己所在的昌乐县为例,“教学水平参差不齐,有很多教学水平并不高的教师,为了挣钱,也开设了辅导班。”
  刘胜民调研发现,老师补课的效果也并不明显,甚至有一些反作用。“他们大多不按教学规律和学生的实际学情、认知规律教学,也没有切实可行的辅导计划,教学方法不得当,布置过多的作业。有些名为补课实为授新课的做法,往往让学生学到的知识变成了‘夹生饭’,严重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刘胜民说,在职教师搞有偿家教引起的社会反响更大,它容易使教育涂上功利化、商业化的色彩,容易使师生之间的教学关系蜕变为金钱关系。这些教师在获取个人利益的同时,会渐渐淡薄对本职工作的责任,渐渐失去师生互动纯净的情感。



  民办学校高收费=高教学质量?公办学校生源争不过民办学校



  如今,很多地方上都建了民办学校,他们的收费都不低。在刘胜民看来,这种高收费在“误导”学生家长。“每年暑假还没有结束,民办学校就开始宣传。小学生要报考民办初中,学校规定:考前50名的学生不用交钱,50至100名交6万元,100名之后的交13万元。”刘胜民发现,许多农村学生家长并不了解实情,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就天真地想:只要孩子进入这样的学校,就能考上好的大学,所以不惜一切借钱或贷款。
  每年秋季开学后,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大多进了民办学校,公办学校生源受到很大影响。一些乡镇的小学和初中,不得不一再压缩班级或合并学校,学校规模越来越小,青年教师纷纷想尽办法调到县城的民办学校。老教师的教学热情没有了,教学质量更低了。
  “许多乡镇的中小学缺少教师,一些课程开不起来;再者,上课教师年龄偏大,很多五十五六岁的教师还在上课,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农村撤点并校加重家长负担 学生心理问题尤其值得关注



  农村撤点并校已经实施十几年了,在刘胜民看来,学校布局调整后,学生集中到乡镇或县城上学,每年每名小学生的伙食费、在校外租房费用的增加,对于一些收入较低的农民家庭来说,负担增加了不少。
  而他更关注的是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我认为小学生住校不利于其身心健康发展。”刘胜民说,小学生最大的也就12岁左右,他们的自理能力还很差,很难适应寄宿生活。且农村的住宿条件远没有城市的住宿条件优越,不少学校学生住的是大通铺。“有些学生因为害怕晚上去上距离宿舍还有百米远的厕所而宁愿尿床。他们年纪还小,还不会照顾自己,自护自救的能力更差,老师很难照顾到每个学生。他们的心理问题比如想家、孤僻等,还有学习方面、生活方面的困惑也很难及时解决,久而久之,就有可能产生厌学情绪,导致学生辍学。”
  此外,他说有些学校的食堂条件也不好,学生的营养很难保证。“我了解的一个学校从不提供热水,即便在冬天,学生也很难喝到热水,这不得不让人担忧。”



  建议撤销乡镇教管办 清理占用的教职工编制



  “过去的乡镇都设有教育组,也就是现在的教育管理办公室,那时很多村里都有小学或初中,一个乡镇学校较多,为了便于管理,设置这么个教育管理机构相对来说还是合理的。”刘胜民说,近几年,随着入学人口的减少和学校的撤并,许多乡镇只保留了一处学校,多的也就两三处,随着学校教师的老龄化,一些学校教师根本不够用,但乡镇教管办却人满为患,一个只负责一两个学校的教管办却有10多人,严重占用了学校的编制。“教管办将学校省拨义务教育经费严重挤占或挪用,搞的有些学校连给学生印试卷的费用都没有,学校正常的办公深受其害,最需要钱最应该得到钱的单位却没有了支配权,试问这样的单位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刘胜民说,早在2011年,山东省就出台了相关规定,“加强中小学编制管理工作,撤销教管办、教育组等乡镇一级教育管理机构,清理占用的教职工编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这个只有工作人员而没有学生的特殊单位,应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