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共享经济“中场”

2017-10-10 10:14:52 来源:山东商报

        近期,国内多家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企业出现停运、经营困难或裁员降薪的情况,同时,大中城市竞相出台限制投放、清理车辆的政策,才火了一年多的“共享经济”或将进入中场洗牌期。记者张冠超

 

国庆期间,南京博物院外共享单车“成灾”,目前该市共享单车数已达45万辆(资料片)



  已有四家单车企业“黄了”

 

  从“给力”到“添堵”,才火爆了一年的共享经济,已经遇到了坎。
  国庆期间,刚被免职的酷骑单车CEO高唯伟成了话题人物,他所供职的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国庆前夕出现子公司大面积停摆,使用该公司运营共享单车的消费者,因为押金无法提现,在公司门口排起了长队。
  在山东,青岛市是酷骑单车目前唯一的投放城市,在该市投放了1万辆共享单车。国庆节前夕,为酷骑单车做线下车辆运营的青岛酷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暂停相关的维护工作,并宣布将终止与酷骑单车的合作。
  酷骑单车是去年11月刚刚成立的公司,当时正值共享单车热潮兴起之时。据《证券日报》消息,酷骑单车,目前的欠款接近6亿元,其中3亿元为用户押金退款,2亿元为供应商欠款,而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仅为1亿元,且为认缴出资。
  在酷骑单车陷入困境之前,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已在年内先后停运,三者的官方解释,都是车辆丢失率过高,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这些公司近期都未能获得新的融资,当然也包括酷骑单车。
  “我们一直没有拿过外部的融资,酷骑去年11月成立,属于行业里成立得比较晚的公司,资本太疯狂了,都投向了第一第二名,第三名之后的公司,资本相对比较谨慎。”高唯伟如是说。

  从“给力”到“添堵”

  共享单车运营商的停摆,也给城市管理者带来了新的课题。
  9月28日,南京市停车设施管理中心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下发《关于清理町町、酷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通知》,称由于两家公司车辆在街面占用盲道、影响交通,且两家企业负责人和运维人员已无法取得联系,车辆乱停乱放情况严重,决定在全市范围内清理两家公司车辆。
  据了解,就在两个月前,南京市曾在8月6日发文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当时该市共享单车保有量已达45万辆,对城市交通造成了极大压力。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宣布叫停投放的城市,还有杭州、福州、郑州、广州、上海、深圳、武汉、北京等11个。
  对于具体影响,有媒体曾以北京积水潭医院周边情况为例,采访发现早高峰期间医院门口堆放各品牌单车一度高达数百辆,不但影响周边居民生活,也对救护车正常进出医院造成了困难。
  不只是外部面临政府调控,在共享单车市场内部,行业洗牌的信号也越来越明显。
  来自第三方机构的统计显示,今年9月份,中国共享单车Top10中ofo和摩拜两家公司在市场渗透率中占比已达到88.90%,这也意味着余下20多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只有10%多一点。
  国庆期间,有媒体放出消息称,摩拜和ofo的投资人正洽谈,试图合并以期结束高成本争夺、并创造一个单一的主导者,并透露合并后价值可能会超过40亿美元。不过,摩拜方面此后立即回复称不考虑合并,而ofo方面也表示不知情。

  多个共享项目现“电量不足”

  除了共享单车,今年另一个关注度极高的共享经济项目——共享充电宝也出现了问题,部分企业出现“电量不足”。
  9月28日,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被爆出全面收缩线下推广团队,约有200名员工面临被裁,有员工爆料称将被从原工作城市调至边疆省份工作,并规定24小时内自费到岗报到,若无法在三天内到岗工作,就会被视为“自动离职”。
  据了解,共享充电宝企业曾在今年4月份获得密集融资,仅半个月内就有Hi 电、街电科技、小电科技、来电科技等获得融资近3亿元,更为疯狂的是,3月底才宣布拿到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小电科技,10天后就又宣布获得pre-A轮融资。
  此外,还有两个抓人眼球的共享经济项目,在推出没几天后就被有关部门紧急叫停,其中一个是“共享女友”,一个是“共享睡眠舱”。
  今年7月,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认定为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且空间狭小存在消防隐患,很快被要求拆除并偃旗息鼓。
  9月14日,新三板企业他趣股份(838694.OC)在公共场合推出“共享女友”项目,实际上是一批充气娃娃,当天该项目就因群众举报被派出所叫停和处罚。此后公告暂停“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并对为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

  专家建议应允许市场“试错”

  据统计,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接近4万亿元,增长率为76.4%,相关手机应用超过百个。汽车、睡眠舱、雨伞、充电宝、洗衣机、冰箱、电视、手机、服装、马扎等共享项目层出不穷,不少人感叹共享经济已经被“玩坏了”。
  在青岛创投协会会长刘理勇看来,共享经济应该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育医疗资源,这与如今的“共享经济”存在较大差距。
  对此,速途研究院院长、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也认为,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把闲置的社会资源利用起来,而不能新增额外的产品和服务,所以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等都不属于共享经济范畴。
  “不可否认,当下我国分享经济的确存在一些乱象,很多所谓共享只是虚有其表。”同济大学特聘教授诸大建说。但他也指出,现在共享经济仍然处在婴儿期,不宜用“伪共享”来否认共享经济创新。
  对于如何规范共享经济的发展,诸大建认为,为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困局,可行的办法是形成政府、企业、社会三方合作治理的模式,通过政策法规、消费者参与、行业协会自律、三方数据平台委托等方式进行共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