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87岁老教授写防骗经成网红

2017-10-12 10:51:26 来源:山东商报
  黄勤没料到,87岁高龄的她,竟因揭露“保健品坑老”乱象成了“网红”。20年前,黄勤从浙江大学心理系退休,回到广州养老。退休后,她先后购买了不下40万元的保健用品。经历了无数次诱惑和欺骗后,她决定站出来,借亲身经历揭露乱象。

 

  老人为何不经诱惑

  

  黄勤最初接触保健品,是因为她被确诊患了糖尿病。“那时候,就想早点把病治好,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要吃4款保健品。”黄勤说。2010年老伴患病离世,黄勤的孤独感和恐惧感越发强烈,也进一步加深了她对保健品的依赖。

  六万元的频谱治疗器、一万多元的按摩床、三千多元的红外线足部治疗仪、一千多元的负离子发生器……都进了黄勤的购物清单。“那段时间,对身体的任何不适都很在意,而买来的这些东西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寻求一个心理安慰。”

  在黄勤看来,老年人买保健品并不一定是因为无知。“所谓的期待、恐惧、孤独、从众感,最终都会转化成老年人自己的生死观和健康观,也成为他们掏腰包的动力所在。我们也知道保健品不是灵丹妙药,但即使吃过亏后,下次却还是要买。我们总是想着,这东西万一有效了呢?就算无效,也吃不死……”

  购买保健品,黄勤先后花费了不下40万元。她将自己的经历通过网络和图书披露后,引发众多网友和读者的关注和讨论。有人赞她以高龄揭露行业乱象的勇气,也有人把她当做“人傻钱多”的实例。

  面对外界不同的眼光,黄勤的回应多少透出些无奈:“不是所谓的‘人傻钱多’,只是每个老人在心底都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对死亡的恐惧。”

 

  销售员咋打“亲情牌”

  

  对保健品的推销员,黄勤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小鬼”。十几年来,她跟不下一百位“小鬼”打过交道,自己也成了“小鬼”们重点的“照顾对象”。

  令黄勤惊讶的是,除了时常的电话问候,有的推销员甚至能准确掌握自己的动向。每次黄勤生病住院,都不断地有保健品推销员到医院来探望她,“有送水果的,有煲汤的,更有甚者连内衣都帮我洗了。”

  在黄勤眼中,“小鬼”们都很热情,而且很有耐心,他们从不单刀直入向你推销产品,而是更愿意陪你说话、帮你解闷,成为你的“朋友”甚至“家人”。他们会像家庭医生一样提醒你身体的状况,也会像街坊邻里一般帮你搭把手、干个活。

  一次讲座上,一位经理当众讲述了她年幼丧亲的故事,并跪在台上哭着喊老人们“爸爸妈妈”。很多人为她流下热泪,并上台拥抱她。那天,单份5000元的产品卖出了一百多份。

 

  推销如何坐地起价

 

  “我写这些东西,说这番话,并不是质疑所有的保健用品,而是在批驳这个行业毫无底线的暴利。”

  黄勤有高血压和高血糖,对这些病的治疗方案特别敏感。“一个‘小鬼’就向我推荐了一台频谱仪,用一些我听不懂的术语把抗高血压的功效说得天花乱坠。”一台频谱仪要6万,黄勤也曾犹豫,但架不住推销员越说越神。甚至,推销员还搬出“在太空做过实验”这些现在想来实在幼稚的说辞,黄勤最终还是掏了钱。

  黄勤说,老人对专业术语不了解,对保健品价格通常也没有一个准确认知,一般是推销员说多少就是多少,这就给了商家很多坐地起价的利润空间。

  “老人依赖保健品,一是相信保健品有用,二是对推销保健品的人有种情感依赖。而那些推销的人,正是利用这两点,让保健品价格虚高产生暴利。”黄勤说:“这样的行为,破坏的是整个保健品市场行业的良性发展。”

  如今,在保健品上“收了心”的黄勤过得很充实,拍了提醒老年人防骗的视频,新书《健康的金钥匙》也已交稿。她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老年朋友们:与其恐惧死亡,不如好好珍惜当下,做些有用的事。 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