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石丁“戏画”趣味人生

2017-10-16 14:12:33 来源:山东商报
 
 
打龙袍
 
黄鹤楼
 
白蛇传
 
罗成叫关
 
定军山
 
        简历
 

  石丁,原名:李岩亭。号:老拙,别署:养拙堂散人,知停山房主人。

  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现蛰居五峰山,知独立自在,行诗书画印。


  自白
 

  离群索居流非主,偷生懒悟边缘族;从来寂寞最销魂,诗书画印常果腹。

  王尔德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在我看来,石丁显然属于那种颜值不高但足够有趣的人。和这样的人交往你会轻松畅快,如饮甘露,浑身舒泰,如沐春风。画者有趣,画便有趣,有趣便是美。

  石丁是我的大学同窗,亦是我多年的好兄弟。

  我俩气味相投,都属于那种生性自由散漫,受不得半点束缚的人。这些年,他靠画画儿为生,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整日与花草鸟虫为伴,没事就去山上捡石头、拾树根,日子过得惬意而悠闲。不过,这种逍遥自在的生活反倒给了他发挥天性和潜能的机会和空间。能出世的人,一生恣意妄为,放达寥廓,把生命里流淌过的每一次痕迹和过往都当做一种舒适的体验和享乐,石丁显然已经乐在其中。

  一个有趣好玩的人,首先是一个真性情的人。读石丁的画,你总是会不经意间被他率真而灵动的笔墨所打动。让你看到一个中年人童稚般快乐的心,不拿腔作调、不惺惺作态,不自做高深。他把所有的美好都摆在那里,一任笔墨记录他快活的人生。

  人无趣味不可交,画无趣味亦不足观。看石丁的画你会忍俊不禁,便在于他的有趣。他的画趣味在技法之上,有一种“不衫不履”之美。说其不衫不履,是说其不斤斤计较于技法,往往是下笔便能够打破传统藩篱,直取真趣。石丁说,画画对我而言,不过是把一张纸弄得好看或者不好看一点,对于画画本身而言,其实并不重要。作画就如同做人,总会有人说你好或者不好,如果仅仅是为了讨别人欢喜,又何必委屈自己呢?画画对我来说,无论好看还是不好看,都是我自己内心感受的真实表达。我觉得,画出动人的画,凭的是感受而不是技巧。随心画就好,不设计不迎合,画始终是要有情感在的,什么心情画什么样的画。

  石丁的画作无论是花鸟、人物还是山水皆有趣处,这些画基本都是一念心所生。读他的画,你仿佛能听到毛笔砰然落纸的声音,看见那些笔墨如何幻化成山,幻化为水,幻化出生命。你甚至可以从这些作品中听到心跳声,听到激素在血管里滋滋作响的声音。这颗心或为禅心,或为童心,或为诗心,皆是真真切切,不与人隔。这样的画,初看一纸童趣和天真,再看就觉得通了天机,没有辜负天地生万物的本意。一旦有了心有了魂,便能在宣纸上转世投胎。因此,石丁的画不为物碍,不为技累,只涉心象。

  去年,石丁接到一份邀约,让他根据老舍68出京戏手稿来创作“戏画”,这对他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与挑战。为了不辜负这份缘分,让自己能够早日“入戏”,他悉心研读了老舍68出“戏改”剧目提纲,搜集了大量的戏曲资料和视频,疯狂恶补了一个多月。石丁说,“戏画”成就了一批大画家,关良、韩羽、朱新建、丁立人……他们都是以戏画见长,格高调幽名重一世,像一座座大山横亘在我的眼前。我不想沿袭他们的画路,这样既对前辈不敬也有悖于我的内心,必须绕过他们的山重水复,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柳暗花明。

  石丁戏画,独辟蹊径。因为没有什么师承,因此也就没有一般画家的熟套与窠臼。所以他的创作可谓剑走偏锋,为常人所不敢,且下笔即生,活灵活现。无师承,脑子里就没有那么多死教条、死框框,放笔直扫,无所顾忌。这种落笔如入无人之境的气概与胆魄,正是普通人所不敢想也不敢为的。笔法、墨法、章法,一切从自己胸中流出,这样的艺术创作才可以称得上是“玩”。

  这些年,石丁的绘画创作从中国的剪纸、木版年画、汉代画像砖、原始岩画、皮影木偶戏等民间艺术中汲取了大量营养并且化为己用。石丁创作的这批“戏画”不乏画像石“知白守黑”的趣味,不乏年画与剪纸的鲜艳通透,皮影戏里的虚实掩映、移步换形更是他所追寻的妙处所在。很多地方看似不经意,却处处有真意;构图布局随意而为,却能左右逢源;有时候将错就错,却能合情合理。可以说,朴拙憨稚的民间美术元素,富有装饰意味的形式审美法则,加之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放达不羁的浪漫情怀,塑就了石丁“戏画”的独特气质。我看石丁的画不是在画“戏”,而是在“戏”画,一反传统戏剧的审美表达,他的“生旦净末、唱念做打”完全是石丁式的表现手法,是属于他个人的审美情趣。

  关良先生曾说:古人画马,能忘心于马,即无见马之累,成象已俱,寓之胸中,兴来则信笔一挥,腾骧而至,尽入我缣帛中也。画戏亦然,意不在于画,则得于画也。苏东坡说,无意于佳乃佳,就是这个道理。正如《金刚经》所言:“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石丁戏画虽从“观古、观土、观洋、观我”入手,出手却为“不古、不土、不洋、不我”的画境,而要领在于不执“有我”而“我”自现。石丁画戏,意不在戏,皆为如是观!

  画画对于很多画家来说,是需要耗费许多意志与精力的艰苦工作,而在石丁那里却变成了一个轻松有趣的笔墨游戏。石丁有句名言:首先是好玩,然后是玩好。正像他说的那样,当所有喜欢的一切入眼、入心、入手、入笔端的时候,只需要把执笔的手交给内心,任由其牵引着,在纸上蹁跹,在墨中神游,不需要绞尽脑汁,唯有快乐才是真实感受。

  可以说,“大趣味找自己,圆无碍得天真”正是他在生活与绘画中一路前行的真实写照,换作朋友们的话就是——这个石丁真好玩! 文/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