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奥地利31岁外长要升职

2017-10-17 14:19:18 来源:山东商报

        奥地利国民议会选举15日落幕,由31岁外长库尔茨领导的中右翼人民党成为第一大党。库尔茨将与另外两大党派进行组阁谈判。一旦奥地利组成保守派政府,或将推动欧洲“向右倒”的多米诺骨牌——各国右翼政党相互呼应,在移民、难民等问题上转向更加保守的政策。
 

15日,奥地利外长、人民党主席库尔茨(中)出席庆祝仪式新华社发
 

  被誉为“梦中女婿”



  奥地利15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当天晚些时候,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库尔茨领导的中右翼政党人民党获得31.7%的选票,位居第一;中左翼社会民主党排名第二,获得26.9%的选票; 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得票率为26%。其他政党得票率都为个位数。占总票数大约六分之一的邮寄选票计票结果预计19日揭晓。


  从初步结果看,人民党将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从而党主席库尔茨将出任奥地利政府总理,成为奥地利乃至欧洲最年轻的政府首脑。


  库尔茨生于1986年8月,身高1米86,堪称奥地利乃至欧洲政坛的“小鲜肉”。2013年,他以27岁的“低龄”出任奥地利外交部长,是欧洲最年轻的外长。今年5月,他以接近全票的支持率当选人民党新任主席,当时30岁。


  媒体评价,库尔茨在奥地利政坛打“清新”牌,力图展现自己的“反建制”形象以吸引选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一名政治分析师的话说,在奥地利,库尔茨是“中产阶级女性的梦中女婿”; 另一名分析师把库尔茨描述成奥地利版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库尔茨在投票结束后对欢呼的支持者说,“我们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取得“历史性成功”。“我承诺,我将为在这个国家实现伟大变革而战。现在是时候在这个国家建立新的政治模式和文化。”库尔茨说。



  审时度势的政坛老手



  “清新”的背后是老练。库尔茨并非半路出家的政坛门外汉。他大学时代就开始从政,从人民党青年支部起家。2011年,库尔茨当选为维也纳市议员,随后担任奥利地内政部国务秘书。他出任外长后,奥地利承办过多轮伊朗核问题国际谈判。


  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暴发后,大约10万难民涌入奥地利,从而政治风向“右”转。作为外长,库尔茨在难民和移民事务上持强硬立场,推动封闭难民经巴尔干国家继续深入欧洲的通道。
  这次议会选举中,库尔茨继续主打“移民

和难民牌”,赢得持反移民和难民立场的选民青睐,主要竞争对手社会民主党的“经济牌”则受关注度较低。奥地利一家民意研究机构调查结果显示,人民党支持者中,难民和移民话题是最大焦点;在右翼的自由党支持者中,这个话题的关注度更高。


  自由党候选人去年险些在奥地利总统选举中获胜。自由党称,库尔茨“剽窃”了自由党在移民、与欧盟关系等议题上的政策以拉拢选民。


  奥地利政治分析师托马斯·霍费尔说,库尔茨“聪明地”提升了人民党在右翼选民中的支持度。“库尔茨设法接管了自由党的主打议题,然后以社会能接受的方式加以塑造。他吸引了可能投票给自由党的选民。”



  “向右倒”策略的胜利



  媒体普遍认为,人民党和自由党联合组阁的可能性最大。这是因为两党基本立场偏右,尤其是在移民和安全问题上主张相近。事实上,原本代表保守势力的人民党在选举过程中明显向右靠拢的策略促使其赢得了选举。


  恐袭频繁、经济复苏步履蹒跚,欧洲上空的阴霾挥之不去。人民党大选获胜,背后是奥地利选民对欧洲一体化的深深失望与弃旧求新的政治诉求。


  作为较早加入欧盟及欧元区的国家,原本经济发达的奥地利似乎并未从欧盟获得太多红利。近些年,不仅欧债危机令欧洲经济陷入停滞,在欧盟一体化进程的影响下,奥地利投资与劳动岗位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流失。


  移民问题更是国内矛盾的众矢之的。近十年来,穆斯林群体大量涌入奥地利,宗教信仰和文化冲撞令民怨积累已久。而2015年的难民危机则成为冲击传统阵营的一大催化剂。不仅频频爆出的难民恶性犯罪令民众无法忍受,恐怖分子乘着难民潮潜入欧洲制造恐袭,欧洲民众已成为惊弓之鸟。


  库尔茨虽然年轻,代表的确是保守阵营,政见上相当现实。在大选前一天库尔茨表示,若赢得胜选,将减税、结束社会制度遭滥用及停止非法移民。库尔茨对难民的强硬态度成为他赢得选举的关键筹码。



  管窥
  极右翼兴起或成“短期常态”



  从英国“脱欧”到奥地利“转右”,欧洲各国经济发展长期不平衡触发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让欧洲一体化在实操层面上走向分裂。


  右翼政党的排外、欧盟怀疑论、对移民的强硬立场,在难民危机与恐袭影响下极具吸引力。右翼势力在欧洲各处呈上升势头。


  匈牙利、波兰已经率先选出了保守派政府,荷兰的右翼政党也正在兴起,连对二战纳粹历史反省深刻的德国也在上个月选举中首次让有排外意识形态的右翼民粹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


  在欧洲,极右翼和民粹主义兴起的现象短期内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欧洲政治版图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


  奥地利“向右转”可能鼓舞其他国家的右翼力量,而欧洲的右翼政党会相互呼应,迫使各国政府和欧盟在移民、难民政策上更加保守。综合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