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当“萌”成为一种文化

2017-10-19 14:30:51 来源:山东商报

        最近,《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火爆了网络,这部剧最大的特点就是所有演员平均年龄只有10岁。年龄虽小,演技却在线,所以无论剧集海报还是观众口碑,都将这群孩子称为“小戏骨”。萌文化助推了这部剧的走红,人类对萌的好感是天然的,但当“萌”成为一种文化时,就不仅仅是喜欢了,而是内化为某种心理机制,甚至连我们的表达、交流、思维方式、价值观等等,也都萌化了。

  

 

  艺术要有年龄的限制?



  之所以有人会将《红楼梦》定义为大人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1987年经典版的影响。虽然学界对《红楼梦》主人公的年龄存在争议,但普遍认为,贾宝玉和林黛玉初次见面时,都才六七岁,宝钗进贾府时,宝黛也才十一二岁。因此,小戏骨版《红楼梦》并不能称为成人戏,反倒有观众认为,该剧“弥补了87版以大饰小的缺憾的那种情怀”。


  不过,许多家长仍旧不放心,他们认为小孩子不能过早接触爱恨情仇这样复杂的情感。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中心教师余海军看来,没必要夸大一部影视剧对儿童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在大众印象中,《西游记》 说得是除强扶弱,《三国演义》是重现历史经典,但《红楼梦》沾上了情和爱,大家就觉得由小演员来演绎不合适了。这其实类似于中国人对早恋的看法。在西方,多数孩子在读小学时就会和父母沟通对异性的感情,在他们看来这是人际交往的一方面,而并非成人化的男女关系。这是情感教育的一部分,认为接触情与爱就会过早成人化,那是来自于家长和社会的焦虑,孩子本身并不会觉得焦虑。”


  网友李荣灿认为,“小戏骨”表演的不仅是节目,而且呈现出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精粹。都说艺术无国界,难道艺术就有年龄的限制?不应该。恰恰相反,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更多的“小戏骨”,成为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使者”。可以说,对“小戏骨”走红不宜过度解读,否则容易变成“乱弹琴”。当然,也需要多方面考虑,为“小戏骨”的健康成长与文化的传承提供更多的引导和保障,大有必要。


  网友杨新军认为,儿童扮演成人故事,是在体验更多的情绪感受,表演里浸透着对表演的热爱、对经典文化的理解和文学熏陶。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词或毫无底线的批评诋毁充塞报端充斥网络,对于孩子们来说多有捧杀或扼杀之嫌。只要看戏人心底纯净一点、童真一点,少一些“节目火了就变味,孩子成名就会毁”的变相炒作,未来会更美。



  何谓萌文化?



  文化评论者曾于里认为,许多以儿童为表现对象的电影综艺节目,都是拍给大人看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前热播了几年的《爸爸去哪儿》,不是在金鹰卡通播出,而是在以年轻观众为主体的卫视频道和芒果TV播出; 每一期节目都有一些关键词会上热搜,这些关键词无一例外都是成年观众的关注点,比如小小春很萌,要组团去偷小小春。


  同样的,虽然小戏骨版《红楼梦》的演员都是儿童,但它的整个拍摄思路、手法、操作人员,尤其是目标观众,都是成年人。事实也是如此。以儿童为表现对象,这首先是一种商业化的策略。观众之所以被小戏骨版《红楼梦》迷住,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剧中“天然萌”的儿童——他们用天真的表情、认真而笨拙的动作吸引了受众,儿童的“萌”是最首要的审美亮点。萌,就是生产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萌文化,与小确幸、丧文化等一道成为当前社会亚文化的重要力量。


  何谓萌文化?学者汪涌豪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解释到,它指的是人对一切可爱事物所怀持的情不自禁的深深爱恋。不过,当“萌”成为一种文化,它就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了,而是内化为某种心理机制,甚至连我们的表达、交流、思维方式、价值观等等,也都萌化了。


  喜欢萌萌哒的事物,无可厚非,但过犹不及的是,成年人的“儿童化”。这有点像“彼得·潘综合征”,其成因一方面是人们拒绝长大,成长后仍旧保持“儿童化”的状态,无法适应社会生活;另一方面则是成年人因为厌倦了社会的剧烈竞争和残酷倾轧,而渴望回到孩子的状态,拒绝成长,无论审美、行事和心态都带有孩子气。这种成年的“儿童化”,无论是郭敬明小说中的“我是孩子”逻辑,还是时下的丧文化、二次元文化,我们都可以找到踪影,他们都以追求纯真为由,拒绝社会性成长。


  网友古迪认为,“萌版”自有“萌趣”,应当包容的看待;其次,应严格区分儿童影视剧创作和取悦大人的表演,对于正规途径的小演员演绎不妨看作是有益地探索。最后,扮演对于孩子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模仿,剧本内容也是有删减和改编的。对成人化的过度担心,恰恰是对孩子天性的另一种伤害。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