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你的名字:一座城市的记忆

2017-10-23 10:57:48 来源:山东商报

      “地名像空气一样,自由使用时不觉得怎样,一旦失去才觉得无比重要。”上周,2017年中国城市地名济南研讨会在泉城济南召开,中国地名学会会长王胜三谈到地名对城市的影响时如是说。随着旧城改造和新城建设步伐加速,不少老地名只能留在很多人的记忆中。

 

每个老地名背后都有一段历史


  作为一座凝聚数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时代碰撞中的济南城市发展日新月异,在旧城改造和新城建设中,一些老地名消失了,一些新地名诞生了。
  地名文化是一个城市文化发展的灵魂。如今,人们已经充分意识到一些老地名的价值,随着第二次地名普查的推进,济南更多老地名正在“复活”,一座城市的记忆正被唤醒。民政部门也正在争取以政府规范性文件的方式出台《济南市地名管理实施细则》。 文/图记者于娜

  “舜”、“泉”痕迹鲜明

  一个城市的街道像是一本书,走在街道上便可以阅读这个城市。对于学者张华松来说,最享受的就是城市“阅读”,作为济南社科院副院长,他已经研究济南城多年,“研究一个城市完全可以从地名入手。”这一研究,他把济南老城历史从2600年追溯到了3000多年前。
  在济南,“舜文化”痕迹明显,济南千佛山(历山)下,曾是传说中的大舜躬耕之地,。根据此前的资料统计,济南市以“舜”字取名的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有12个,如舜玉路街道办事处、舜园社区居委会、舜雅社区居委会等等;以“舜”字取名的居民小区有9个,如舜华园、舜怡佳园、舜清苑等;以“舜”取名的街道有7条,如舜耕路、舜德路、舜世路等。除了历史人物,济南也因“泉”而闻名,因泉而得名的街道就有20多条,如芙蓉街、趵突泉南路及北路、黑虎泉西路及北路、浆水泉路、玉环泉街、王府池子街、涌源胡同、濂泉胡同、平泉胡同、泉城路等等。近30年以来,济南以“泉”字取名的新建居民区也有十多个,如趵突泉小区、泉景四季花园、泉星小区、泉印兰亭、泉景天沅。
  根据目前流行的说法,早在战国时期,济南就因位于历山之下而称“历下邑”,为齐国西部边陲重镇。从传世古籍看,历下一名最早出现于春秋,具体说是公元前555年,齐晋曾交战于此。新中国成立后,位于济南老城区的一个行政区被命名为“历下区”。
  根据地名记载,济南城历史有2600年,但张华松通过考证判断,济南古城历下城,起码有3000年的建城史。“虞舜所处的时代,正是考古学上的龙山时代,距今四千多年前。举世闻名的龙山文化,其最初的发现地和命名地就在济南古城以东五六十里的龙山镇城子崖。”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十余年前在舜井西南侧的贵和商场一带曾发现龙山文化遗存,联系到舜耕历山、淘井修仓的古史传说,他们判断,距今四千多年前,在舜井西侧,也就是历水西侧,已经出现了泉水聚落,这应该是济南古城——历下城的前身。
  从传世的西周三件青铜器铭文来看,西周时不仅有历下城,而且历下城还是一个城邦国家,它就坐落在“历汭”。“汭”,河流与河流交汇处,或者河流拐弯处。因为取水方便,上古文明往往就发生成长于这种称作“汭”的地方。西周时期,齐鲁两国之间,小邦国林立,这些小邦国又往往是殷商旧国。如此说来,张华松认为历国极有可能在殷商时就已存在。“济南古城西侧三四里地的刘家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土过数件高规格的殷商青铜器,出土地应该是一座高规格的殷商贵族墓,贵族墓在此,贵族的居处必在历下无疑。”

  日渐消失的城市记忆

  不管是2600年还是3000年,地名确实承载着一段浩繁的历史。曾有学者形容老地名如“本地人的脸,外地人的眼”,济南有韵味的老地名就有不少。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和变迁,卫巷、前帝馆街、后帝馆街、秋柳园街、后营坊街、小营房街、青云里……一些原本耳熟能详的老街巷、村镇名渐行渐远。“很多人突然间找不到家了,这些地名的消失像是让他们失去了精神家园。”王胜三这样形容。
  “去齐鲁医院说让从山水沟那个门进,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淄博小伙子王鑫因工作调动,半年多前到了济南,父母不放心,联系了一个远房亲戚。“上周表姑生病住院了,我去医院探望,才注意到对老济南来说,地名有不少讲究。”齐鲁医院东门那条街,如今叫趵突泉南门,是2010年翻修后的新路名,王鑫听说这里的老名字就叫山水沟。早年前,这里是护城河的排洪沟,行洪期经南圩子城墙外的护城壕分洪后,又从南圩城中部的水关由山水沟导入老城护城河;枯水期,沟内滩地则成为济南南关集市所在,因地接南部贫困山区,故集市所买卖的均为价廉的生活必需品及杂物,昔日又称此为山水沟破烂市。“老城区有故事的地名太多了,有些已经不存在,我们的孙子辈基本没什么概念了。”在趵突泉小区住了几十年的张阿姨说。

        根据第一次全国地名普查的信息,在1979年前后,济南市地名共有608个,其中老街巷名有300多个,据目前保守统计,这些老地名已消失了200多个,目前仅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作为主要老城区,仅2006年至2009年,历下区经过上级部门批准注销的道路就多达80余条。”记者从济南市民政局规划地名处相关人员处了解到,注销地名与新增地名须逐级上报审批不同,只要当地民政部门审核后就能完成。根据《济南市地名录》的明确记录,不算近期注销的40余处,此前已有188处地名被注销,大多是因为所在位置涉及居民区扩建,共有127处,主要集中在明湖小区(23处)、南刘家庄(8处)等;此外有40处因道路扩修而取新名,旧名因此注销,比如济泺路(9处)、泺源大街(6处)等;16处因修建公园、广场、大学城而注销,像五龙潭公园(3处)、泉城广场(3处)、长清大学城(8处);还有5处则是因原地址修建宾馆、大厦等原因注销,如北才盛巷原址上就修建了珍珠泉宾馆。
  于是,记忆里济南市民曾经十分熟悉的北门里街、阁子后街、阁子前街、秋柳园街、北曾家桥街等十余条道路消失在大明湖东湖的碧波下;后营坊街、前帝馆街、穆家园街的原址上建起泉城广场;还有一部分老街被小区“湮没”,比如博爱街、富安街、马家湾涯街已被今天的棋盘街小区覆盖,凤凰嘴街、蒋家胡同、南曹家巷等地已建成了今天的佛山苑……

  老地名遇上新城市

  和其他很多都市一样,济南也正在经历着蜕变。城市街道纵横,居住区、办公区、休闲场地不断出现,某处地名是什么似乎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在老地名消失的同时,城市建设中出现了更多新地名。据统计,济南每年新增地名达上百处,近三年每年更是多达150余处。但一些新地名并不为济南人所待见。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济南西客站周边一带的道路名称。作为西部崛起的新区域,西客站周边路名也较为“开放”,已命名的道路多以城市为名,比如青岛路、济宁路、烟台路、日照路等,被市民诟病缺乏指向性,“到这里容易晕头转向。”实际上,这里本有大金庄、小金庄、大饮马庄、小饮马庄等有历史渊源的地名,有人就建议用这些村庄名、山名来命名,既有指路性又能传承该片区悠久历史。“西客站片区是‘齐鲁之门’,用城市为名也未尝不可”,张华松说,不过他也认为应该接续文脉,保留些老地名。“部分道路也采用以周边历史建筑命名的办法,如兴福寺路,接下来命名可能会采用历史名人。”
  除了缺乏指代性,不少新路名更是名不副实。有些楼盘连停车场都没有还要称“××广场”,没有绿地的小区却称“××花园”,更有一些小区“洋化”明显,如“某公馆”等。在济南市民政局网站上,近期公布的地名通告大多是新增的住宅区和商业区,对比来看,它们的命名有着一些变化,更规范了。济南市民政局近年来也一直在甄别、审定是否存在“大、洋、怪、重”的地名。截至目前,清查出非标准地名383处,其中不具备命名条件的65处已责令停止使用。

  那些“复活”留得住乡愁

  几十年来,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已经渗透到济南的每一个角落,对老城区的影响尤其明显。
  济南地名协会专家介绍,济南开埠后,大槐树南街一带是小手工业厂、小资本家聚集地带,这一带居民区逐步形成了裕华里、裕津里、裕兴里等8条以“裕”字开头、“里”字结尾的路名,寓意吉利和生活富裕。2009年,历城区华山镇辖区五条新道路命名,作为保护老地名的一种尝试,曾在槐荫区棚户区改造中被注销的老地名“裕华里”这次被移用至华山镇新路上,以“裕华路”的新面目出现。
  如今的华山片区,最大面积的拆迁改造工作几近完成,附近道路也被“火速”命名,“有些村子被夷平,但名字保留了下来,感觉心里踏实。”老安在南北小街村旧址附近工地打工,“村里原先有条东西路,以南叫南小街,以北叫北小街。”老安说,1966年,因担心发大水,他们村以地换地,从黄河滩搬到了这里,取了这个名。如今,这条小路定名为南北小街,消失的村庄以一条路的形式在地图上保留了下来。“附近还有大马桥村、小马桥村,也一并合成了路名。”
  青莲路、丑父路、云芝北路、云芝南路、云庄路、松雪路……这些带着历史光环的名字也被保留,还有取义于“山、水、人”的大量路名,则通过鹊山、华山、泺水、清河、济水等组合而来。这些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成了以后口中的路名,乡亲们觉得“家”仿佛还在。
  “郊区的村落在消失,也要抢救”,张华松是该片区地名评审专家,他说这次命名就考虑了历史文化因素,对一些地名进行了“复制”和“移植”,“村落故址上修的路用原来村的名字命名,就是留些痕迹,留点乡愁,我们理应为后代、为历史传承做点什么。”

  要作为文化遗产去保护

  很多济南人注意到,随着旧城改造,不少老地名消失了,但也有很多老地名被保留下来,还有一些正在“复活”。济南从2006年开始启动最有价值老地名保护工程,将消失的老地名移用,是地名保护的一种方法。
  “地名文化是一个城市文化发展的灵魂”,张华松在谈及济南地名时说,地名在很多时候是约定俗成而出现的,是人们为了对一个地方有更方便和更深刻的记忆而确定,它具有指向功能,是历史发展过程中最具普遍性和实用性的文化形式。“地名不仅仅是一个名称,更凸显着一个地方的文化特征。”
  出于对历史渊源和文化传承等方面的考量,去年8月份,根据济南市政府的相关批复,包括“北察院街”“皇华馆街”“东西菜园街”等在内的8个泉城老街名再度被恢复,这些曾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老地名又被“唤醒”,人们感受到了是浓浓的济南味道和绵长的历史回响。济南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副调研员刘玲表示,对一些有历史文化价值、品位较高的老地名,虽然其原地理实体已经消失,但可以结合城市建设出现的相邻地理实体,进行“移植”命名或在原址进行地名“复活”,从而使这些老地名得以延续存在。
  民政部门正在争取以政府规范性文件的方式出台《济南市地名管理实施细则》。对老地名,济南将在梳理的基础上,进行济南地名文化遗产的评价估测,建立老地名保护名录,同时计划建设济南地名文化展馆。要将老地名作为文化遗产去保护,因为这些名字,讲述的是记忆中的济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