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难以分配的孝心

2017-10-28 7:57:09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云南省就《云南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民意。“带薪陪护假”被写入其中,早前黑龙江省出台政策,明确明年起独生子女可享累计20天的带薪陪护假。独生子女家庭养老问题也再次引发关注。作为推行计划生育比较早的省份,38年后,山东独生子女家庭已超过1000万户,随着首批独生子女的父母步入老年人行列,他们的养老问题已显现。啥都不怕就怕生病、不想给孩子添麻烦,来城里度晚年却总是不自在,他们可能正是你的父母或是你的未来…… 文/图记者于娜

  陪床半月,独生女儿“励志”生俩娃

  “老妈这次一生病,我才意识到自己肩上的重担。”80后姑娘孙倩从小就享受着单独的宠爱,顺利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济南。爸妈在老家县城,母亲57岁已退休,父亲则还要再工作几年。偶尔回家一趟,孙倩享受着他们的照顾,感觉生活中暂时还没有什么是需要自己承担的。“在外这么多年,感觉自己只生活在爸妈的通讯录里,他们也是报喜不报忧。”直到今年8月,一个电话打过来,孙倩彻底慌了神。
  原来,来电话前的三四天,母亲因为肚子疼痛难忍,已去了县医院,打了两天吊瓶不管事,之后又转到了市医院。医院一查,是肠坏死只能做手术,但医生建议治这种危重病去青岛、济南等大城市。意识到是得了不得了的病了,父亲才赶紧给女儿打电话,让赶紧联系医院。5个多小时后,母亲被推进了急诊室。办手续、交费用,一番检查、询问下来,孙倩已一个头两个大,晚上11点40分,母亲进了手术室。“得的是急症,稍一耽误就会出人命,现在想想都后怕。”
  手术过后,孙倩的母亲进入了“漫长”的恢复期。由于特护病房每位病人只允许留一个陪护家属,孙倩和父亲只能轮流。“白天我上班,就晚上去医院,中午给爸爸送点饭。”来济南前,爸爸又急又累,已折腾了好几天,本来身体就不好的他,在孙倩母亲住院第四天终于累倒了,“得了重感冒,看着他又瘦又虚弱,心疼。”这次之前,孙倩已四个月没回老家了,“忙着给妈妈治病,都没好好看看爸爸,每次长时间不见,都会觉得他们变老许多。”
  孙倩坦言,政策放开了,那时自己就下决心以后要生两个孩子,“虽然养孩子成本高,但等自己老了他们也能相互有个照应,不至于家里出个什么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父亲岳父都住院,根本“孝顺”不过来

  和那些没成家的独生子女相比,张旭的遭遇更加尴尬和无奈。一方是自己的父亲住了院,另一方是岳父住了院,到底照顾谁,张旭觉得分身乏术。张旭夫妻俩是“双独”,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平时都是母亲帮忙照顾,接连两个老人生病入院,把张旭的生活彻底打乱了。
  一个月前,张旭的父亲因高血压住进了医院,张旭不得不向单位请假。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岳父在父亲住院一周后也住进了医院。可怕的是,岳父的病是肺癌。考虑老人岁数较大,再加上癌症已开始向全身扩散,医生建议其住院保守治疗。
  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另一边是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岳父,两人还不住在同一家医院。为照顾两位老人,张旭和爱人不得不两头跑。这样过了半个月,张旭已焦头烂额,刚换了一份销售的工作,张旭充满干劲还打算好好冲冲业绩,只能暂停。时间一长,张旭明显感觉人手不够用,最后实在坚持不了,张旭还是请来护工帮助。“我俩都是工薪阶层,压力实在太大了,真的。”儿子正上幼儿园,离不开母亲。为防意外,在最紧张的这段时间,母亲、岳母只要有空就会在医院陪着。同事朋友都前来慰问,张旭忍不住吐露心声:“那个时候,可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家庭了。”
  好在张旭的父亲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顺利出院。如今照顾身患肺癌晚期的岳父,成了他最大的事儿。“对于老人,有时不是不孝顺,只是孝顺不过来。”张旭说。“一个家庭,四个老人还有孩子,中间两人的压力可想而知,如今各种病都找上年迈的父母,想想以后,这样无奈的情况还会有很多。”

  只能看着你在一个我融不进的城市打拼

  在省城一国企工作的刘杰,已不止一次在单元楼的楼道碰到独自抽烟的大叔,这才留意到,原来几乎每一层都有简易烟灰缸,“这些可能都是进城帮子女照顾孩子的老人出来‘透气’留下的吧。”刘杰这样猜测。实际上,作为独子的他何尝不是这样,把父母接到身边却给了他们另一种“孤单”。
  几年前,刘杰的母亲到济南照看孙女,对儿子儿媳的生活习惯不熟悉,照顾孙女也是小心翼翼,做起事来很是畏手畏脚、心里疙疙瘩瘩的不自在。“晚上我俩回来,就让妈去小区跳广场舞散散心,但怎么都劝不动,说玩不到一块去。”母亲觉得,和农村老家相比,这始终是个陌生的环境,“要知道在老家,她可是个风风火火、爱串门拉家常的热心大妈。”刘杰终于明白,这种“不自在”,不是行为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城市里正有越来越多像刘杰这样的“新市民”:读书、留城、置业、安居。他们对于城市的熟悉逐渐超越了故乡,孩子的出生地,也不再是故乡的名字。“我总是疑惑,为什么父母仿佛轻而易举地给了我们一个家,而当我们长大后进了城,给父母一份城市生活竟那么难。”刘杰的很多非独生同学,都是至少留一个在老家照看父母,其他兄弟姐妹外出打拼。如今,80、90后等独生子女一代逐渐成立家庭,“4-2-1”模式的金字塔形家庭也随着逐渐增多,老人对家乡的留恋与独生子女希望亲自尽孝之间的矛盾正显现出来。

  观察

  独生子女“带薪陪护”多地已推行

  近两年,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作为应对老龄化的措施之一,政策的推行使得二孩出生率大幅提升,但在我国,独生子女及独生子女家庭仍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有关研究数字显示,全国独生子女的总量约为1.45亿人。20世纪70年代开始全面推行计划生育,之后的几代人很多就都生活在三口之家,但如今这些计划生育家庭的父母最大的已年过七旬,当他们步入老年人行列,孩子便成了最大的依靠。
  面对老人生病等最现实的问题,很多城市有了法定的陪护假,父母生病住院,不用担心请假扣钱,就能专心照顾,既能为父母尽孝,还能带薪,这也给老人吃了颗定心丸。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河南、福建、广西、海南、四川、重庆、湖北、黑龙江等地出台类似政策,各地规定的陪护假天数则每年有10天、15天、20天不等。
  在山东,今年3月召开的全省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特殊群体关注的独生子女父母养老补助有了着落。今年,我省将全面落实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和特别扶助制度,推动落实困难、破产改制企业和城镇失业、无业、自谋职业人员中独生子女父母养老补助政策。很多独生子女觉得,有更多相关的普惠政策保障,才是对独生子女尽孝最有力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