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一画开今墨妙无前——聚焦宋丰光教授巨制《盛夏和谐图》

2017-10-30 14:17:22 来源:山东商报
 

        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97年荣获“97中国画坛百杰画家”称号、2008年荣获“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宋丰光教授历时两个月精心创作的《盛夏和谐图》不久前正式捐赠于山东大厦,并将长期展示于大厦齐鲁厅,这幅作品高3米,长近9米,为宋教授迄今为止最大画幅作品。宋丰光教授的作品一直显现出一种当代气息,他在不断深入研究传统经典的基础之上,又以独特的画风诉说着内心真挚的艺术感受。他用笔用色极其微妙,笔的控制让人明白画家真正的细致入微,对色彩的把握又让人感受到他的正大气象。画家的心灵是一方净土,心地纯真,画才有清气;人堂堂正正,画才不会小气。而谈到《盛夏和谐图》的创作,宋教授又有哪些感触呢? 记者傅晓燕


  艺术创作中的一个转折点



  记者:宋教授您为山东大厦齐鲁厅精心创作了巨幅花鸟作品《盛夏和谐图》历时近2个月,整幅作品纵长3米,横长8.6米,应该是您迄今为止画幅最大的一幅作品,很多朋友通过各种媒介也看到了这幅作品,在捐赠仪式上也来了不少艺术界的同行,大家对这幅作品也都谈了各自的一些看法。在这幅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您有哪些所思所想?


  宋丰光:《盛夏和谐图》确实是我迄今为止创作的最大的一幅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当然也有很多新的思考,在表现手法语言特色等方面有一些新的尝试,它应该是我艺术创作中的一个转折点。


  这幅作品以中国传统绘画表现形式为主导,借鉴于宋画的正大气象,展现艺术与自然与生活的关系,体现一种当代人文情怀。在整幅作品的创作中我始终把握着通过对线条的强化来体现中国画的特征,以线为骨,赋以色彩。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艺术语言和形式,只有中国画对线赋予了如此重要众多的含义。如果失去了对线的追求, 那么中国画本身的艺术生命力必将减弱甚至消亡。作为中国画特定的语言符号——线是艺术家情感的移入,生命流淌的血液,是积一笔乃至千万笔“贯气”的生命之线。


  除此之外,在这幅作品中我还着意于抽象和具象的关系,自然色与主观色的关系,以及主观色和环境色的关系处理。众所周知,山东大厦的齐鲁厅承接了很多重要的国际国内会议、大型的研讨会等等,这里是对外交流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场所,因此悬挂在这里的作品并非一幅抒发个人情怀的小品画作,在此它附着于建筑,与环境相融合,展现一种装饰功能,可以调节整个氛围。更重要的是我们赋予它审美功能和社会功能,旨在提振精神、陶冶心灵、展现齐鲁大地深厚的文化传承与博大的人文情怀。它的实用功能、装饰功能、教育功能以及更深层次的内涵,在创作时都要兼顾到。



  每幅作品都是艺术家生命的延续



  记者:这样一幅大创作,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展示场所,它必然会有很多的特殊性意义在里面。这次创作与您以往的创作,在构图上有哪些新的突破?


  宋丰光:在构图上我确实想了许多,以往那些传统的S 型、三角型等构图,抒发小情感可以,但他们似乎都不能承载以上的功能,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大而宏观的形式来反映我要表现的情感,承载上述的功能,所以西方现代抽象绘画艺术家布拉克、毕加索等包括中国历代名家的代表性作品的经典性构图,在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再者色彩,印象派的色彩和后期印象派的色彩、中国传统绘画的大青绿色彩等等都给我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启发。例如莫奈的《睡莲》,那是艺术家客观概括提炼的一种色彩,还有塞尚的《圣维克多山》的构图形式,包括赵无极先生旷朗无尘,富有韵律感和光感的新的绘画空间等等都对我的创作产生了影响。


  宋代郭熙在山水画论著《林泉高致》 中提到了三种透视:高远、深远、平远,平可以鲲鹏展翅,高可以壁立千仞,深可以丘壑浓缩于尺寸间,三者可以灵活组合。这幅作品中我用俯视的视角展现平远与幽深,画面开阔,又不乏壁立千仞的雄伟壮阔之美,深远可以打破空间,用精神去穿越画面,中国画讲究妙神,神则可以穿越时空。这幅作品中还强调善,感觉很亲和,让人很有亲近感。善的情怀,宇宙的意识,文人的品格,工匠的精神,我想这些是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艺术品格,也是不忘自己的初心,真诚地践行着真善美的一种体现。一幅作品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经典的作品所产生的影响是无限的,它是艺术家精神的一种传承。



  微小的花草亦能展现磅礴的生命力



  记者:这幅作品与您之前的大创作《黄河入海流》在色彩技法的运用不同,这样的大作品泼彩难在哪里?


  宋丰光:用泼彩的这种手法,可以达到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然后从有形到无形,有序到无序的境界。因为绘画必须是有形质,近看内容栩栩如生,远看有宏观的大气势,用泼彩的手法就能够将两者融合。画面中很多地方描绘很精细,通过泼彩,掩盖一些细小的笔墨,让它形成大的整体,近观时泼彩中的小细节又可以展现出来。所以说糊涂难,聪明难,由聪明到糊涂难更难。这是一个从聪明变糊涂的过程,如果都画的很清晰很细腻,就失去了大的整体,有实有虚,有质有形,远取其势,近取其质。


  记者:您这幅作品虽是花鸟画,很多朋友都说远看有山水的气势。


  宋丰光:通过简单的微小花草展现一幅山水自然空间,这让我们的艺术创作迸发出无穷的生命力,不管是我们的社会还是大山水以及宇宙,也都是由微小的细胞而构成,所以我希望通过小的花草来展现大的时空,借此表现一种磅礴的生命力。我和张锦平的作品中都没有大山大水,但是这种大情怀和生命力始终在我们的骨子里流淌。


  记者:您平时所画的题材很多,为什么这次会选择荷花题材。


  宋丰光:首先说,荷花的题材我画得不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主要考虑到山东大厦齐鲁厅以蓝绿调色为主,并且整个大厅线的构成居多,只有荷花更符合这个整体环境,荷花是济南市的市花,同时也是我比较熟悉的题材,因为我生长在马踏湖畔,对荷花有一种特殊的喜爱。另外荷花具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之风,也是历代先贤们以及当代大众所钟爱的题材。虽然见得多,但是表现起来并不熟悉,所以这也是我的一次全新创作。自然界的东西你看到了,需要提练再加工,才能展现出来。画面中荷叶都长达两米有余,难度非常大,创作前我观察研究了很多自然中的荷花,后又借鉴了宋元时期的一些荷花题材的作品,之后又通过自己的艺术语言将我心中的荷花展现给大家。为了保持色彩经年不变色,在创作中采用了传统色彩,为了表现微妙细腻的色彩变化还增加了一些现代色。



  当代画家更需要工匠精神



  记者:中国画对笔墨纸砚的质量也要求很高,特别是这样的大创作,在创作过程中您也一定有很大压力。


  宋丰光:这幅作品的小色稿画出来后,又修改了几遍,放成大稿反复的推敲,尝试了几个版本后,最终才定了现在的大稿。有人说大篇幅的创作如果有一笔不恰当可以挖补修复,但我总感觉挖补会破坏画面的气息,所以除了六张纸张本身的拼接之处,整幅作品没有一点挖补,每一个局部都是完整的。画的过程压力也非常大,非常谨慎,因为是首次尝试这么大篇幅的荷花,而且展示的环境也很特别,压力源自多方面,不仅仅是创作之初,创作的过程中更是压力巨大,曾经一度看到它就有点发晕,每一次下笔都需要胆大心细,尤其是泼彩时,达到预期效果则已,如果出现问题就会前功尽弃,当然创作时间也很紧迫,整个过程也不能重复,回看这幅作品,感触很深,因为这里边确实承载着我太多心血。


  记者:画家创作一幅画的时候倾注了多少心血,我想观众在画作前一定也会感受到。


  宋丰光:画家的每一幅作品都带有标志性,简单说是艺术家的产品,印有你的标记。面对每一幅创作,我所想的就是怎么能把这幅画画好,怎么能把我的情感和笔墨展现给大家,同时让它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现在提倡工匠精神,我非常赞同这种观点,如果没有工匠精神,可能就没有更深刻的内涵。所谓内涵,精神层面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在画的过程中你对待艺术的态度。画家的作品是一种精神粮食,你以怎样的态度生产精神粮食?这就需要你具备职业精神,具备一种责任和担当。我们为社会提供的作品应该是有意义的,它能够引导健康向上的精神,让人们有美的享受,我们应该追求真善美的主旋律。画如其人,如果画家自己不真诚,不热爱生活,恐怕很难画出美的作品,所以我不追求怪,不追求荒诞,也不追求禅意,而是普普通通,自自然然,上善若水,在与人与大自然的交流中得到美的感受。


  记者:这幅作品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与好评,对您今后的创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宋丰光:作品展示出来,得到了多方的肯定,我非常欣慰,这次创作对我个人的体力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作品完成后使我对个人身体的自信,对审美追求的自信,对艺术追求的自信,都有了一种提升,希望晚年在艺术上能有所变革,沿着这个路子,更提纯一些,深化一些,创作出一些优秀作品,无愧于时代,也无愧于自己对艺术的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