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济南法庭的“离婚新政”

2017-10-30 14:22:04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截至10月底,济南市共办理结婚37562对,离婚19341对。高离婚率的趋势下,除了前往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的数量增多,“打官司闹离婚”的数量也逐年增长。引起一场离婚诉讼的事由千奇百怪,但离婚双方当事人都希望即使打官司离婚,自己的权益也能得到更周全的照顾,而现有的普通民事程序也确实容易忽视一些当事人的利益。近年来,最高法明确将家事审判改革作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济南的试点法院也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维护婚姻家庭稳定、重视情感修复的“离婚新政”。文/图记者杨紫慧



  双方申请才能进入的离婚冷静期



  小王和妻子是一对年轻小夫妻,因为拌了几句嘴,妻子便抱着孩子离家到娘家去了,非要跟他离婚,为此闹到了市中区法院。在法官的建议下,两人同意申请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冷静三个月再做决定。


  根据该制度,法院将依当事人口头或书面申请,视情给予双方一般不超过三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冷静期限内,双方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婚姻该何去何从。冷静期届满前七日内,双方可根据自身情况向本院申请提前结束或适当延长冷静期;冷静期内,若双方已和好或形成一致意见,可到法院签署协议书或者申请撤回起诉。


  据该院分管家事少年审判工作的副院长门洪科介绍,在审理离婚案件时发现,有些离婚案件中的夫妻双方感情并未真正破裂,起诉离婚只是源于冲动、赌气或者双方父母的过多干预,这时,如果按照正常的离婚案件直接进入程序,往往会“生米做成熟饭”,将危机婚姻拉上了离婚的“快车道”。“有相当一部分是可以挽救的”,该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庭长李江介绍说,这一比例高达80%左右,此外还有10%为冲动型,只有剩下的10%为死亡婚姻,比如有严重家暴等。


  据了解,“离婚冷静期”只适用于那些感情存在裂隙、又有重新弥合婚姻意愿的当事人,所以只有经过双方当事人的书面或口头申请,法官认为有复合的可能,他们才能得到“冷静”的机会。而对于存在严重家暴、长期分居等行为的案件,法官不会建议当事人适用“离婚冷静期”。


     今年截至10月底,济南市共办理结婚37562对,离婚19341对。高离婚率的趋势下,除了前往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的数量增多,“打官司闹离婚”的数量也逐年增长。引起一场离婚诉讼的事由千奇百怪,但离婚双方当事人都希望即使打官司离婚,自己的权益也能得到更周全的照顾,而现有的普通民事程序也确实容易忽视一些当事人的利益。近年来,最高法明确将家事审判改革作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济南的试点法院也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维护婚姻家庭稳定、重视情感修复的“离婚新政”。文/图记者杨紫慧



  双方申请才能进入的离婚冷静期



  小王和妻子是一对年轻小夫妻,因为拌了几句嘴,妻子便抱着孩子离家到娘家去了,非要跟他离婚,为此闹到了市中区法院。在法官的建议下,两人同意申请离婚冷静期通知书,冷静三个月再做决定。


  根据该制度,法院将依当事人口头或书面申请,视情给予双方一般不超过三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冷静期限内,双方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婚姻该何去何从。冷静期届满前七日内,双方可根据自身情况向本院申请提前结束或适当延长冷静期;冷静期内,若双方已和好或形成一致意见,可到法院签署协议书或者申请撤回起诉。


  据该院分管家事少年审判工作的副院长门洪科介绍,在审理离婚案件时发现,有些离婚案件中的夫妻双方感情并未真正破裂,起诉离婚只是源于冲动、赌气或者双方父母的过多干预,这时,如果按照正常的离婚案件直接进入程序,往往会“生米做成熟饭”,将危机婚姻拉上了离婚的“快车道”。“有相当一部分是可以挽救的”,该院家事少年审判庭庭长李江介绍说,这一比例高达80%左右,此外还有10%为冲动型,只有剩下的10%为死亡婚姻,比如有严重家暴等。


  据了解,“离婚冷静期”只适用于那些感情存在裂隙、又有重新弥合婚姻意愿的当事人,所以只有经过双方当事人的书面或口头申请,法官认为有复合的可能,他们才能得到“冷静”的机会。而对于存在严重家暴、长期分居等行为的案件,法官不会建议当事人适用“离婚冷静期”。

几乎每个离婚案件,法官都要多次安排当事人进行调解
市中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展示离婚证明书
 

  要想冷静见疗效先写个“修复计划”



  “法官,我不同意离婚。十几年的夫妻了,其实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她自己想不开……”坐在法庭被告席的宋韦铭显出一脸的无奈和疲惫,而宋韦铭的妻子张春华,情绪激动,满眼泪花。


  张春华与宋韦铭是自由恋爱,双方均有稳定的工作,婚后育有一女,现已考入大学,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张春华却以宋韦铭没有责任心为由起诉离婚。因为宋韦铭答辩时一再强调“希望好好过日子”,法官着重调查了双方离婚的原因,可张春华却总是反复述说感情不和、聊不到一块,并没有具体事由。法官分析考虑了双方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关系现状、被告态度等,认为原告受家庭琐事困扰,而被告认为原告小题大做,双方缺乏沟通交流才致使婚姻陷入危机,但只要被告主动沟通,原告能够理性看待,双方仍有和好的可能性。因此,法官向双方送达了《制定冷静期告知书》,指定了60天的冷静期,希望双方搁置纠纷,冷静、理性地看待婚姻家庭关系。同时,法官引导宋韦铭填写了《当事人感情修复计划书》,对张春华作出了一定承诺,以期平复张春华情绪。


  章丘法院民四庭庭长陈军华说,冷静期是一种弥合夫妻双方感情裂痕的缓冲机制,适用这一机制的一方当事人往往有坚决不同意离婚,并且愿意改正过错挽救婚姻的意愿。“但(被告)光说不同意离婚不行,冷静期结束后原告还可以继续起诉。感情修复计划书就是被告挽救婚姻的积极尝试,如果冷静结束原告继续提出离婚,这份计划书就可以作为证据。你(被告)自己要求这么多,但是你没有这么做,那法院就只能判离。”


  记者了解到,为充分发挥家事审判的诊断、修复、治疗作用,章丘法院针对危机婚姻设置最长不超过90日的冷静期,设计制作了《当事人感情修复计划书》《同意接受心理疏导确认书》《判后跟踪回访表》等,旨在促进双方情感修复,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对于当事人矛盾激烈或可能损害未成年子女利益的死亡婚姻,也可设置一定的冷静期,引导当事人理性对待婚姻解体,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



  “吃瓜”亲友止步离婚庭审



  婚姻虽然是两个人的事儿,但离婚往往会牵出一串儿为两口子出谋划策的“吃瓜”亲友,有时这些“高参”不仅不能发挥弥合的作用,还会让本就难以调解的感情走向脱轨。


  刘刚一年大部分的时间在外地做生意挣钱养家,家里的财政大权由妻子李小萌一手掌握。但由于他工作和经济上的一些原因让两人的感情出现了裂缝,李小萌生完孩子后,夫妻之间的争吵爆发得更加频繁。一次吵架后,李小萌离家出走不久就提出了离婚,但刘刚坚决不同意离婚。6年之后,李小萌以感情不和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


  庭审时,两人又因琐事激烈争吵,而李小萌同行亲友对刘刚的指手画脚更让怀疑妻子有了“情人”并昧下自己血汗钱的他火冒三丈。休庭后双方多次的言语和肢体冲突,让激愤下的刘刚开车撞向了妻子。


  在离婚案件中不让当事人亲友旁听也是实行家事审判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陈军华说,章丘法院的离婚案件开庭就遵循了一般不公开审理、以公开审判为例外的原则。法官解释,这一规定是对现行民事诉讼法中“公开审理原则”的重大突破。事实上,离婚案件庭审相对来说是矛盾比较容易激化的,尤其是在目前公民对于法庭秩序及诉讼技能都不是太在意和尊重的情况下,过多亲属旁听可能会造成庭审的中断,甚至发生一些严重的冲突。而以往类似的案件,除非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原则上家属是可以旁听的。为此,在该院还在内部的家事审判流程管理中讲每次开庭都需“法警执庭”写进了规范。



  法官“干预”离婚案妻子“多”分了14万



  在沈圆圆与赵磊离婚纠纷中,法官根据双方填写的《财产申报表》发现沈圆圆虽然提出夫妻在银行共同存款有250000余元及利息,而原告赵磊却表示两人没有共同存款。在庭前质证中,法官就重点调查了双方的存款情况,被告称共同存款在丈夫名下,她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存款现在的情况。该项存款数额较大,不仅直接关乎被告的基本生活保障,也将直接影响案件的审理结果和实质公平,而想查证、举证丈夫名下的该笔存款,这对于被告来说十分困难。“法官中立审判的地位,”为查明事实,防止当事人转移、变卖、隐匿财产,法官主动依职权到银行进行了调查取证。


  不出所料,原告在起诉离婚前两天将其名下未到期的定期存款及利息27万余元取出。面对法官的询问,原告没有想到法官会主动调取证据,所以连合理的解释都没有想好,更没有证明该款项用途和去向的证据。最终,法院酌定原告给付被告经济补偿款14万元。


  财产申报制度要求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填报《家事案件当事人财产申报表》,全面准确地申报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形成的夫妻共同财产状况。“不如实申报的,判决时将酌情考虑少分财产。”陈军华告诉记者,不如实申报这种举动将被视为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行为,构成妨害民事诉讼的,还将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这类案子在以往,都是依当事人申请进行的,如果当事人没有申请,法官不会主动调查。法院是被动审案的,如果法官主动调查,还会引起对方对法官中立审判地位的质疑。”在陈军华接手的离婚案件中,一些农村家庭的妇女处于弱势一方,她们往往没有能力自己提取证据,但如果没法证明的话,结果对她们就可能是显失公平。因此在这次的家事审判改革中,法官适度职权干预,建立更为弹性的审限制度也是重要的一次探索。



  一份离婚后也能少些尴尬的“证明书”



  与民政部门颁发的离婚证上只写双方“自愿离婚,准予登记”不同,法院民事判决书的格式为“原告诉称”“被告辩称”“法院查明”三个部分。当事人往往在庭审中毫不留情地揭露对方的过错,法院如实记载,这不可避免地涉及一些隐私,而这些隐私都详细记录在离婚判决书上。当人们面对买房、再婚、贷款、出国等情况需要证明自己的婚姻状况时,出示这份记录详尽的离婚判决书,总会让当事人陷入尴尬。


  杨轶可和米东是一对再婚夫妇,不久前他们提起了离婚诉讼,没有出轨等问题,解决完财产分割后,两人在法院结束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杨轶可和米东都有各自的子女,也纷纷到了结婚的年纪,一想到给孩子们结婚过户新房、贷款买房时都要拿着这份判决证明自己的婚姻状况,尴尬的场景让正准备轻松开始新生活的两人有些闹心。25日,经当事人申请、法官审核后,章丘法院为他们出具了一份《离婚证明书》。


  相比之前证明婚姻状态必须出示的法院裁判文书,《离婚证明书》简洁明了,仅载明双方当事人的姓名、身份证号、裁判文书案号及案件生效日期,隐去了双方当事人离婚的事实、理由、子女抚养、财产分割等其他信息,而且附有法官寄语,不仅有效保护当事人个人隐私,化解诸多尴尬与不便,而且有利于父母子女之间的情感维系,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此外,出具离婚证明书的流程便捷,经调解离婚的案件,当事人可以当场申请即时领取;经判决离婚的案件,在判决生效之后,当事人凭身份证及生效裁判文书向法院提出申请,经法官审核后出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