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石黑一雄获2017诺贝尔文学奖

2017-10-6 11:11:38 来源:山东商报
 

        北京时间10月5日19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颁奖词说:“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和去年一样,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和肯尼亚作家提安哥领跑了博彩公司赔率榜单。但最终两人都无缘奖项。


  
  “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之一


  
  在接受BBC的采访时,石黑一雄首度表态,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他称,诺奖委员会目前还没有联系他,还不知道获奖消息是否真实。若真的获奖,“那将是荣幸,这意味着我走在之前伟大的作家身后,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肯定”。
  石黑一雄是一位日裔英国籍的小说家。他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全家移居英国,自此三十年后才重新到过日本。石黑一雄曾就学于东安格里亚大学和肯特大学,与拉什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如今,这三雄中只剩拉什迪还没有获得诺奖。
  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石黑一雄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身为一个国际主义的作家来自诩。作为一名小说作家,石黑一雄认为他应该创造一个自己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复制现实世界。他只是在利用英国历史或日本历史背景来衬托他想表达一些萦绕在他自己内心的想法。



  创作主题是“记忆”



  “记忆”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讲述了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浮世画家》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长日将尽》 发生的背景是战后的英格兰,听年迈的英国管家讲述他在战场上的经历;《无法安慰》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我辈孤雏》发生在20世纪初的上海,讲述一名私人侦探调查寻找失踪了的父母的故事;《别让我走》 涉及的主题是提供器官的克隆人……前几部小说都是聚焦于个体记忆,而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石黑一雄将写作的主题设立在社会记忆与集体遗忘的问题之上,那些淡然简朴,貌似单调的文字下,深埋着一系列思考。


  1986年,《浮世画家》为石黑一雄夺得英国惠特贝瑞图书奖并第一次获得布克奖提名,作品《长日将尽》于1989年获得布克奖。石黑一雄的作品不是很多,但他的文笔和风格让他赢得国际的承认。 宗禾



  石黑一雄:我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粉丝”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曾有媒体采访过石黑一雄,他向读者娓娓道来他的生活细节、人生经历等。


  记者:你在学校有过任何写作吗?


  石黑一雄:有的。我去的州立小学正在实验一种现代化的教学方法,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的学校得意于它没有绝对的“课程”概念。你可以去清理手动计算器,制作奶牛陶器,或是创作故事。最后这个广受喜爱,因为可以与他人交流;你写一点儿,然后交换大声朗读彼此的作品。我阅读夏洛克·福尔摩斯并受到极大的影响;我还模仿了一部维多利亚侦探小说的叙事结构。


  记者:你在侦探故事之后,什么又令你着迷呢?


  石黑一雄:摇滚乐。在夏洛克·福尔摩斯后,我直到二十多岁才又开始阅读。但我从五岁就一直弹钢琴,十五岁的时候也摸过吉他,接着我开始听流行唱片,那时我才十一岁。


  记者:《长日将尽》荣获布克奖后,你有没有因这一成功而发生改变?


  石黑一雄:当我出版《浮世画家》的时候,我仍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作家。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出版六个月后,它先后提名布克奖,获得惠特布雷德奖;突然之间,我几乎不认识的人纷纷来邀请我们(和妻子)共进晚餐。你对你的生活几乎失去了掌控。直到三年后我获得布克奖时,我才学会了委婉地谢绝。

  记者:你一般写作会有几稿?


  石黑一雄:我几乎没有超过三稿的时候; 但必须说,有个别段落我真的是写了一遍又一遍。


  记者:你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粉丝”?


  石黑一雄:没错。我还是狄更斯、奥斯汀、乔治·艾略特、夏洛特·勃朗特、威尔基·柯林斯的粉丝。我最早在大学阅读的就是这些纯正的十九世纪小说。凤凰



  评选者说
  石黑一雄是真诚的写作者


  
  瑞典学院常务秘书莎拉·丹尼斯在诺奖结果出炉后,接受了媒体采访:


  问:你认为石黑一雄是怎样的作家?


  答:他结合了简·奥斯汀和卡夫卡的风格,还有一点普鲁斯特的味道。他是一个真诚的写作者,直视问题本身,是独一无二的。


  问:你最喜欢他的哪一部作品?


  答:他的每一本书都非常棒,我个人最喜欢的是2015年出版的《被掩埋的巨人》。


  问:石黑一雄是一位英国作家,之前诺贝尔文学奖一直受到所谓“欧洲中心论”的争议,当然,他与日本文化也有着相当的联系。请问你们是怎么面对这个问题的呢?


  答:我们有相当完善的图书馆藏,也有说多门语言的专家,一直在密切地关注世界各地的文学新作品。当然,我们也有自己不懂的语言,但我们会接受来自这些语言地区的作品的详细介绍,以此作为依据。我们一直在这样做。


  问:你预期这次的选择大家会如何接受呢?


  答:是否有争议我是无法判定的。我们认为自己的选择是非常棒的。



  业内评价


  
  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石黑一雄获奖对我们搞英语文学的人来说,其实是不意外的,他很早就成名了。他的写作比英国人还英国人,他是日本人,但是在英国成名,他的作品从最初的少数主义的姿态到后来转到偏科幻的方向,关注全人类的命运。这是符合诺奖的评奖标准的。”


  村上春树:石黑一雄的小说有一种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既亲切又自然。


  梁文道:石黑一雄虽然是移民作家,但他尽量避免移民身份对自己写作的影响,他几乎全神贯注地投入去写一个跟他的身份完全无关的东西,而且写出来的文笔是非常英式的,简朴的,一种几近失传的书写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