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陈叶翠不仅是个名字,更是种精神”

2017-11-14 14:00:01 来源:山东商报

       记者在甸柳新村第一社区采访时,听到这样一个故事——辖区70多岁的独居老人老艾,曾悄悄“跟踪”了陈叶翠半个多月,为的就是保护她。原来,没有工作的老艾受到了社区的很多帮助,有一次他正巧听到有人威胁陈主任,便在陈叶翠每天下班后悄悄跟在她身后,护送她回家。半个多月后,他确认陈主任安全了,才不再“跟踪”。这事过了很久他才给别人说起。


  除了陈叶翠,老艾还“跟踪”过一个人,这个人叫马玉乐,是甸柳城管委第二工作站的站长。马玉乐曾多年负责甸柳新村第一社区的城管工作,虽然是个“85后”的小伙,但也是居民的老朋友了。马玉乐又是做了哪些事“打动了”老艾呢?昨天晚上,记者对马玉乐进行了电话采访。 本版文/图记者 张梦尧

陈叶翠生前的办公桌
 

  小伙落下“老毛病”



  “老艾跟着我是因为我去处理解放路那边一个烟酒摊,摊主拿着马扎吓唬我,我再去时他就在后面跟着我。我知道后就把他劝回去了。”问到老艾为什么这么“帮”他,马玉乐想了半天,“也没为他做过什么大事,就是他作为志愿者帮社区铲小广告时,我看他年纪大,高处就帮他铲了。”


  电话那头的马玉乐声音很沙哑,与最近一两年每次和他见面、通电话的声音一样,与曾经甸柳新村辖区大大小小各种晚会的男主持的声音完全不同,难道他又感冒了?马玉乐听了记者的询问,有点不好意思,“从那次被烟呛了后,落下了咽炎的老毛病。”


  马玉乐说的“那次”,正是2013年冬天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对陈叶翠事迹进行连续报道中播出的一个小插曲——一名老人出门忘了关火引发火情,陈叶翠赶紧叫着马玉乐和同事拿着灭火器就往起火的居民家里跑,“共用了6个灭火器才把火扑灭。”马玉乐那天光顾着救火,被呛得不轻,“后来老咳嗽,我没放在心上,也没及时治疗,成了咽炎了。”



  他在一居“待遇高”



  记者曾亲眼看到过马玉乐经过甸柳一居居委会附近时的“高待遇”——一段短短的路,马玉乐经过时,在路口执勤的交通志愿者、社区居民,都和他打招呼,“每当这个时候,就觉得累并快乐着。”


  从2006年退伍后来到办事处,马玉乐就被分到了一居这一片,辖区近30个楼的楼长,都和他很熟,“居委会男的较少,有时谁家灯泡坏了、下水道不通了、树枝挡住窗户了,陈主任就会派我去处理。”


  2014年7月15日,在甸柳一居居委会旁边的一间小屋里,全省第一个“下沉”到社区的百姓城管服务站正式成立。社区百姓城管服务站站长,这个没有先例可循、没有模板可学的新职务曾让马玉乐压力不小,陈叶翠给他支了招:多服务,多和老百姓接触,改变老百姓曾经对城管不好的印象。


  除了帮着百姓干力所能及的分外“琐事”,处理分内的“正事”,马玉乐也不忘陈主任的教诲: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想问题。拆违拆临期间,马玉乐会了解清楚情况,“有的确实是迫于生计,我们就想办法给他们解决就业问题。”



  跟着陈主任“三观正”



  马玉乐说,自己跟着陈主任学了很多。“她有两个坚持:一是特别讲党性,二是永远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马玉乐认识陈叶翠十多年,在他的印象中,不管是别人有求于陈叶翠,还是陈叶翠为帮老百姓解决问题有求于别人,她从没用“吃饭”解决过问题。


  陈叶翠有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曾经在清理底商时遇到业户不配合,陈叶翠就坐在店里,“反正我就是一个老太太,你要是不关门,我就和我们社区的党员天天来你这儿坐着。”得罪了一楼商户,换来的是楼上居民的好环境,马玉乐说,正是这种为了“大众”不怕得罪“小众”的坚决态度,让陈叶翠的威信越来越高。


  “80后”的马玉乐也有朋友,也会和战友聚餐,但在他看来,现在年轻人攀比物质、爱慕虚荣不可取,更应比一比工作干得怎么样。“这都是陈主任带给我的影响,三观越来越正了。”


  这些天,陆续有媒体采访马玉乐,他坦言,每回忆一次,心里就难受一次,“但我不排斥一遍遍地说,因为我觉得陈叶翠这三个字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更是一种精神,大家都该去学学。”



  同事追忆
  只要居民提出来的事 
  在陈叶翠眼里就是大事


  
  隔着一条和平路,陈叶翠的家离社区并不远,走路10分钟的路程,陈叶翠却常常需要1个多小时。因为路上总会有居民遇到她,拉着她的手,有说不完的话。“老百姓说的都是些要解决的琐事、急事、难事,她都认真听完,能解决的当场打电话解决,解决不了的回来和我们研究,找到负责的部门,努力解决。”甸柳一居工作人员逄博回忆说。


  
  “先把大白菜炖好”



  “主任,孩子不在家,中午吃饭怎么办?要是咱社区有食堂就好了。”几年前,社区的老年居民说的这句话,陈叶翠记在心上,在社区办一个有食堂、医院、活动室的服务中心成了她的心愿。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建好了,对于细节,陈叶翠也毫不马虎。


  “陈主任说食堂要有家的感觉,所以我们都是放的暖色系的大圆桌。”负责养老服务中心的张志海说,“主任还说,给老百姓做饭,不用花里胡哨,把平常的菜做好吃了就不容易,先把大白菜炖好!”在菜品方面,除了卫生、实惠,更要符合老年人口味,陈叶翠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些书我都划了”



  甸柳一居是省内最早引入社会工作服务的社区,陈叶翠也和很多社会工作专业的高校教授、专家很熟。她是怎么进入这个“圈子”的?


  记者了解到,十几年前,陈叶翠常利用下班后的时间骑着车子去山东大学旁听,期间她接触到了社会工作专业,“书本上的知识得实践,落地到社区才有意义!”就这样,陈叶翠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将社工邀请到社区,自己也考出了社工证。


  “她爱学习,思想总是很超前。”不管是甸柳新村街道社事科科长宫斌,还是社工赵梦迪,都这样评价陈叶翠。


  今年8月,宫斌和同事去探望生病在家的陈叶翠。“她的家不大,却放了很多很多书。”说到这里,宫斌红了眼眶,“有社区治理方面的,有党史方面的,每本书她都很珍惜,拿出来给我们看,说‘这些书我都划了’,我们一看,上面都是她划的重点,做的笔记。”



  “工作要用心去做”


  
  2015年,刚毕业的大学生赵梦迪成为甸柳一居的一名社工。第一次策划活动,是为社区老党员们举办生日会,陈叶翠嘱咐赵梦迪要“用心去做”。怎么用心?赵梦迪有些迷茫,“主任二话没说,拿出老党员名单,逐个在旁边写出每个人年轻时都干过什么。”赵梦迪回忆说,当时陈叶翠写了快10分钟,“老党员的事迹都在她的脑子里,这是陈主任给我上的第一堂课。”


  在社区副主任王娜眼中,陈叶翠像家人一样。她曾因被分到的工作多,和陈叶翠“闹过情绪”,“这么多工作,我找不到头绪!”王娜委屈又着急,“那是你工作方法不对。”陈叶翠一句话,让王娜再无力辩驳。


  “90后”小伙逄博有时晚上在社区加班,“到了晚上9点来钟,主任骑着车子过来,看我还没忙完,就陪着我加班。”有时逄博加班,陈叶翠并不知道,但晚上她又骑着车子过来了,“她说看看灯和电脑关了没有,门锁没锁好,我这才知道,她经常晚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