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知识付费”:渴望还是焦虑?

2017-11-16 14:08:04 来源:山东商报

        2017年10月10日,“新世相”推出的付费知识服务“新世相读书会”以一篇10万+的微信公号文章为号角高调上线;


  10月24日,“豆瓣时间”推出了宣传已 久 的《52倍 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


  10月30日,“罗辑思维”旗下的“得到”也击出一记重拳,一口气网罗50多位知名学者推出新专栏《刘苏里·名家大课》;


  10月31日,知乎live 邀请台湾歌手胡德夫来做了一次实时问答互动,在粉丝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如果说2016年还是“知识付费”概念兴起的时刻,2017年就是“群雄逐鹿”的一年。

 

 
 

  买的是知识,时间,或是心理安慰?



  在一篇题为《我想用每天1元钱治好你不读书的绝症,不服试试》的文章中,新世相公开了他们的产品模式:20-30分钟的书籍精读音频,名人学者助阵讲书,365元会员年卡制(“1天1元”),倡导“碎片时间,系统阅读”……


  而“得到”关于《刘苏里·名家大课》的推介文章,则将这个“大动作”称之为“象牙塔尖的学者们首次集体拥抱知识付费和知识服务”的“划时代事件”。


  “几家平台共同点是我们都是在做知识流通的工作,都在试图缓解当代人的焦虑感。用户对知识的渴望,对现实生活的焦虑还没能抚平,他们需要更多更系统的知识。”新世相在接受采访时说。“焦虑”是知识付费领域的高频词。一种是“知识焦虑”,得到创始人罗振宇写书题为《我懂你的知识焦虑》,高呼这是一个“知识焦虑的时代”,“只有改变才能看见未来”。一种是“时间焦虑”,新世相认定“听书是最符合这个时代生活场景的读书方式”,“高效、快速、碎片化、核心内容的阅读,更能够帮助现代社会的用户利用时间,20分钟讲述书本精华的方式,比传统的阅读更符合他们的使用场景。”


  这一年来,装帧设计师谢翔(微博:@好谢翔)买过近十种知识付费产品。“如果我只有10分钟,很难坐下来读一本书,但听书就容易多了。”谢翔认为,传统意义上的阅读对专注力要求更高,而听书使人更轻松地获得知识。“语音传递信息的效率没有阅读来得高,因此以‘听’为主的知识内容往往比较浅,或是要求深入浅出。这其实分担了我们获取知识的疲惫感。”



  “二手”知识可取吗?



  一篇题为《罗振宇的骗局》的文章最近在网上广为流传,作者认为“大部分知识付费都是大忽悠”,有几个原因:首先它满足的绝大部分是不喜欢读书、却喜欢被称之为读书人的虚荣心,其次它传授的知识常常“药不对症”,再次,它传授的知识“是未经你思考的”。


  谢翔对这些观点不以为然。“二手的、三手的知识又怎么样?只要是能获得的知识就是好的。”他认为,知识有程度的差别,但没有好坏之分。听一些浅显但有质量的入门课,反而大大拓宽了他所能了解的领域。更何况,一些原本不喜欢读书的人,因为有了新的选择而开始读一些书,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另一些分歧聚焦于付费和免费。


  读者多受益于互联网的免费资源,但没有购买过目前流行的音频付费产品。“现在的音频产品还是集中在文化艺术领域,大多还是围绕着经典作品的解读。如果感兴趣,大可以自己去寻找经典的解读文本,没有必要盲从这些所谓的‘文化名人’。”


  多菜告诉记者,自己也曾想购买一档关于唱歌技巧的音频产品,但因价格并不便宜,所以迟疑后并未购买。“音频产品和图书不太一样。知识类的写作相对来说需要花更大功夫,也更加需要缜密的思考。而口语表达可能更随意一些,反正讲够一定时间就可以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更加容易掺加‘水分’。所以这也是我不会轻易购买音频产品的原因。”(文中多菜为化名)彭珊珊 臧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