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换头术”可行吗

2017-11-21 10:47:24 来源:山东商报

        两年前,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就曾宣布:两年内将完成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两年后,今年的11月17日,卡纳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实施的地点正是在中国。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此消息最先由英国《每日邮报》刊发,之后国内多家媒体争相援引。近些年来,有关头颅移植手术的新闻不断引发讨论。那么,在目前的技术手段下,换头术靠谱吗?这究竟是一次医学技术的突破,还是博取公众眼球的噱头?

 

罹患脊髓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程序员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曾是卡纳瓦罗(右)的第一个志愿者


 


  首例成功?
  

  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17日报道,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被他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实施手术的地点正是在中国。卡纳瓦罗和他的团队是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如上表态。
  卡纳瓦罗说:“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最终,历史性的一刻在中国发生了。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带领下,我们做了18个小时的手术。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我在2013年说过,这个手术可能需要36个小时。中国人提高了速度,完成了这一壮举。这个手术是成功的。任晓平教授将在未来几天宣布完整的报告,公开更多信息。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者的脑移植手术。第一个移植人类即将到来。”

  媒体质疑

  
  那么,头部移植的难点在哪里?美媒称,科学家和医生们大多会说,最好把时间用在完善用来解决问题的医术上。然而,如果一次手术就可能让四肢瘫痪的人恢复行走能力,那就太棒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成群成群的人在研究这个呢?有些器官移植起来相对容易。
  以心脏为例。没错,心脏手术本质上非常危险,但是医生只需把寥寥数根血管与受体血管系统缝合起来。相比之下,连接脊髓的难度就非常大了。报道称,迄今为止,医生从未成功地把完全分离的脊髓缝合起来。要让完全断离的脊髓恢复功能,需要接驳数以百万计的神经连接,这是非常困难的。
  2017年,人们刚刚开始进行这样的手部移植:把手部神经连接起来,使其良好运行,而不是摆设。如果在全躯体方面实现同样的技艺那将是里程碑式的成就。

  身处漩涡
  

  两年来,换头术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美国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弗兰克斯坦教授认为卡纳瓦罗是个“疯子”。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主席亨特教授表示:“我不希望任何人接受这种手术,手术结果有可能比死更难受。”对此,卡纳瓦罗回应说:“对于所有的批评者,我只想说,你去跟那位俄罗斯病人换个位置,感受他的大小便失禁等痛苦,再来跟我说。这就是我对批评者的回应。”
  换头意味着整个躯体的移植,这必然涉及伦理问题,任晓平教授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医学的发展史上,很多新的手术、挑战性手术都存在伦理问题。比如第一个器官移植的出现是在美国,1954年肾脏移植,同样得到社会、学术界的谴责,甚至攻击。心脏移植当时也同样遇到了很大的社会的不理解、不接受。而头移植更是移植领域一个从来没有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所以,我认为有争议不奇怪,没有争议才奇怪。”

  任晓平回应:是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

  
  19日,任晓平表示,此项目是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一间解剖实验室进行的,由他和团队共5人参与,自己是主刀者。整个过程在两具男性尸体上进行,持续约18小时。这两具尸体是捐赠者供给医学院校研究使用的。
  “我们做的是一例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而非外界所讲的‘遗体换头术’。”任晓平解释说,我们进行的是一次医学实验,或者叫科学研究。这是一例没有参照物的研究,如何设计没有先例。
  任晓平称,他和团队设计了详细的实验步骤。包括手术人员的搭配,每种人体组织如何连接、修复等。基于上述研究,他和团队已经形成了一篇文章,其中详细介绍了有关本次研究的相关数据、过程和结果。
  任晓平说,此研究只要没有在活人人体上进行,就不会有最后的结论。“即使在活人人体上实施了,也不代表所有难题都被攻破。”
  任晓平说,我们相关研究成果最近刚刚准备问世,很多方面都需要完善,至于别人怎么说,自己无法判断和左右。“什么事情有争议不可怕。”任晓平说,不到最后实施,自己不会对外公布方案。自己实践的时候,会提出一个完整的执行方案。这有赖于科学数据、成果来支撑。
  综合新华社、央视等报道

  技术障碍

  ●神经修复很难:
  
  换头最重要的除了血管、肌肉的移植之外,最重要的难点在于神经的修复,即怎么将神经连接起来。
  报道称,迄今为止,医生从未成功地把完全分离的脊髓缝合起来。要让完全断离的脊髓恢复功能,需要接驳数以百万计的神经连接,这是非常困难的。
  
  ●大脑是一个独特、脆弱的器官:
  
  如果失去供血,短短几分钟大脑就开始退化,并且无法修复。大脑但凡受到一点儿损伤,整个移植就没有意义了。

  法律难关

  在法律上又该如何定义实施了换头术的人?如果触犯法律,该由谁承担责任?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成表示,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医学常识告诉我们,大脑支配着一切。把甲的脑袋换在乙的身体,这个人思维是甲的,肢体又是乙的。如果换头术能成功了,甲借用乙的身子,而甲的思维方式、甲的记忆、甲的一切假设没变,那就都是甲。因此就我个人来看,换头术如果成功,应根据是谁的头部来认定这个新个体是谁。”

  伦理难关

  如果病人康复后有了孩子,那孩子在生物上属于捐赠者,因为卵子或精子来自于新的身体。
  此外,一具全新的身体也可能给病人带来庞大的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