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公示泄隐私 制度待跟上

2017-11-24 10:27:03 来源:山东商报
        你的隐私可能正被“主动”泄露。

  日前有媒体连续披露官网公示个人隐私信息,涉及多地高校及政府网站。

  姓名、出生年月日、完整身份证号,乃至体检信息等,被批量爆料。

  不同于信息被盗、“内鬼”交易,官网犯错更多暴露信息保护的意识问题。

  毋庸置疑,地方政府、高校绝非刻意泄露隐私,

  但在媒体一个个“点状”曝光之后,才引起大范围排查整改,

  更表明对“无意识伤害”,需更细致的规章、制度加以约束。

  缺乏内在行为准则,未明信息公开和隐私保护的边界,

  难免再度出现重蹈覆辙、继续酿错的“隐私间谍”,

  在信息时代,相关规矩更不能缺席。 李玉伦

 

  被捅破的“司空见惯”

  

  何为隐私?词典注释,“不愿告人的或不愿公开的个人的事”;就生活而言,细指无关他人或公共利益的私人数据、事务。

  从古至今,都有隐私一说。但至数字时代,“私而难隐”频频戳来痛感。近几年,更一再成为热点话题。

  在2015年,酒店房客开房信息大量泄露,才一度引发媒体聚焦。除了银行、房产销售机构等“内鬼”出卖个人信息,“黑客”攻击是个人信息的一大泄露源。

  就在前两天,美国网约车服务商优步公司发表声明承认,去年10月一起黑客入侵导致5700万乘客和司机信息泄露,包括60万司机的姓名和驾照号码。

  近日,智能家居设备又曝出黑客入侵事件。有记者搜索“摄像头破解”,相关聊天群里时不时会放出一些号称他人家中摄像头拍摄的画面。

  诸如此类,并非隐私泄露的全部渠道。

  近期有媒体连续报道,不少高校在公示奖学金候选或获得者名单时,均披露了学生完整身份证号。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在公示相关信息时,也泄露民众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等。

  更让人担忧的是,这种情况,已是持续许多年的“惯例性操作”。央视评论称,近年来立法机构和相关部门也不断加大力度,打击盗取民众个人信息违法行为,然而就在全民共识业已形成情况下,一些官网却让个人信息裸奔,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文章明确指出,“既然火车票都能够对身份信息进行处理,快递面单都要变脸为隐私面单,我们的相关部门、高等教育机构难道不能率先垂范、依法行政,并走在前面吗?”

 

  “没更好办法”的懒政

  

  从具体事例来看,相关“公示”泄露的信息格外详尽。比如媒体披露的,8月31日铜陵市铜官区阳光社区服务中心,在铜陵市政府信息公开网发布了《阳光社区2017孕前优生健康检查人员名单》。该名单公布了40对夫妻的姓名及检查日期,其中77人的身份证号码完整呈现,名单仅对现居住地地址做了模糊处理。而在铜官区翠湖社区发布的《2017年孕前优生检查参检人员名单》中,也完整披露了23对夫妻的姓名及检查日期。

  在舆论看来,这很容易为“精准诈骗”提供便利。新京报就指出,公共部门的这种“本能犯错”,发布的信息“含金量”非常高,不仅包含了公民个人的身份资料,还泄露了某些特别的动向。比如有的是领取大学生创业补贴,有的是领取低保、保障房等。而这些资料和信息一旦被别有用心的骗子掌握,就格外危险。

  据报道,河北衡水市故城县发改局公布了该局14位行政执法人员的姓名、岗位、身份证号码、出生日期、性别、民族、政治面貌、学历、籍贯和联系电话等详细信息。名单中一位被公布身份证号码等信息的执法人员就说,该名单公布之后,对自己的生活还是带来了影响,比如,经常接到炒股、卖发票等骚扰电话。对自己的信息安全,他表示担心,害怕有不法分子利用自己的身份信息从事违法活动。

  有关方面绝非故意泄露他人隐私。涉事的西安音乐学院学工部一负责老师回应称,“要给每个获奖学生发奖金,因此需要身份证号公示进行名单核实。”而河海大学学生处一名负责老师表示,“既要公示、又要让学生核对清楚个人信息,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最大限度地保护学生的隐私。”

  也有相关政府网站工作人员解释,是按要求公示的,公示身份证号是为了“避免重名引起麻烦”。

  但从媒体报道看,这样的解释也只能算是托词。澎湃新闻报道指出,同样是国家奖学金获奖候选人名单公示,江西财经大学今年10月13日发布的《2017年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获奖候选人名单公示》中,并无身份证号码。东华大学在2016年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获奖学生公示时,也没公布身份证号码。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院2016年进行国家奖学金候选人公示时,只公布了该院系学生的姓名,亦无身份证号码。

 

  意识和行动须再上台阶

  

  在媒体相继披露大批官网泄露公民隐私后,被报道官网陆续将涉事文件删除或隐藏。日前,教育部网站也发布相关通知,指出近日有媒体报道个别省份和高校在公示受助学生信息时,含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等个人信息,这种做法是错误的,要求严禁公示“个人敏感信息”。

  在舆论看来,频频出现个人隐私泄露事件,不能简单排查、整改就了事。中国青年报刊文称,尽早做排查补救,比不做迟做好。但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第三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违反条例的规定,未建立健全政府信息发布保密审查机制的,由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行政机关主要负责人依法给予处分。对于出现个人信息泄露,且情节严重的,甚至造成危害的,还应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问题发生之后,却鲜有人对此负责,这恐怕也是一些单位对保护公民个人隐私不重视的原因。所以,除了开展信息安全排查之外,也有必要对导致个人信息泄露且情节严重的单位和个人进行严肃追责。

  知名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人士、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吕艳滨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曾指出,推动个人信息保护机制已经刻不容缓。哪些个人信息是可以收集的,哪些是可以对外公开和共享的,需要有明确的规范。另有专家认为,目前对相关工作人员的问责并不是首要的问题,加强基层政府在政府信息公开的规范化建设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如何规范进行保密审查,如何屏蔽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能力和规范化建设水平都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