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怪人是我们的珍贵礼物

2017-11-25 9:58:17 来源:山东商报

         ◎张躲躲《沼泽》,(美)劳拉·金/著,重庆出版社

 



  “沼泽这个地方不适合开垦,却流传着许多歌曲、故事和鬼怪传言,头上闪着幽光的妖怪,布满条纹的长腿怪,祭祀牲畜的鬼魂和犬形妖魔游荡其中,寻觅着形单影只的旅人,惹事的小精灵引人入歧途……”
  寥寥数语,劳拉·金为读者描述了一片阴郁古怪的沼泽和伴随它的最著名最恐怖的传说。这是她的小说《沼泽》发生的故事背景,这一次,玛丽·罗素和福尔摩斯不仅要跟死人打交道,还要跟传说中的“鬼怪”一决高下。
  这本书是“玛丽·罗素与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的第四本,少女罗素已经成为少妇罗素,在姓氏后面加上了“福尔摩斯”。嫁给福尔摩斯已经让很多迷妹羡慕嫉妒恨,两个人还在关键时刻上演绝境逢生的感人逆转。
  但是劳拉·金绝对不是一个讨好大众趣味的作者,相反,在这个故事里,我看到了她特别鲜明的个人风格——书写历史,记录历史,将短暂的推理故事凝结成永恒的史册。这个野心全部集中在古尔德这个人物上。“他的人格比钻石的面还多。”特别是在翻阅了古尔德的书稿之后,罗素不但找到了破案线索,还成为他的忠实读者。这个近九十岁的老人在沼泽地区德高望重,见证着本地居民不断出走迁徙,也见证着时代发展对原本封闭静止的沼泽地区带来的冲突和破坏。他坐拥整个庄园,却觉得“烧掉一切不让人破坏”才是对原始文化最好的保留。
  借助沼泽命案这个线索,劳拉·金把读者带入了一片封闭、静止的古老文明;同时又借助古尔德这个线索,让读者更进一步理解这片文明——它看上去得过且过,不求上进,却能将记忆代代相传。以奸商基德里奇为代表的“外界”试图破坏沼泽长久以来的安宁和质朴,基德里奇将古老庄园里装满亮闪闪的电灯泡,与古尔德庄园里昏黄不定的烛火形成了鲜明对比,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沼泽原住民要如何协调这种外来诱惑与内在初心之间的平衡?古尔德身上充分体现了这种矛盾。他是一个标准的“怪人”,却又因这份“怪”显得非常珍贵。
  这是劳拉·金在“破案”之外试图探讨的更大的课题——“怪人”究竟是时代进步的阻碍还是时代留给我们的宝藏?她的答案当然是后者。整个故事都在压抑、潮湿、冰冷的环境中缓慢推进,直到案件水落石出,文风一转,变得大气磅礴、雄浑瑰丽起来。这并不是为了渲染破案之后的“快感”——相反,罗素和福尔摩斯每次破案之后都会有种惆怅与失落,因为他们所接的都是挑战极限拷问人性的案子。文风的转变完全是为了致敬古尔德,致敬沼泽这片并不肥沃的“沃土”,那里保存着一代代人简单纯朴的记忆和感情,他们是活动的文明标本,向我们这些被工业文明浸润了太久的人诉说大地母亲原本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