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文晏凭《嘉年华》获金马最佳导演奖

2017-11-27 14:44:27 来源:山东商报

       11月25日,第54届金马奖颁奖典礼结束,文晏凭《嘉年华》摘得第54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电影《嘉年华》由一桩未成年少女性侵事件引发的漩涡展开,围绕双女主小文和小米成长过程中面临的种种恶意和心灵困境,在一幅众生相中表现人性的光怪陆离和社会痛点。不是科班学电影出身的文晏,从《白日焰火》到《嘉年华》,从制片人到导演,一直在电影的道路上持守着,讲话时轻声细语,不徐不疾,但答案里都是坚定。



 

 

  新片讲述女性的处境



  记者:片子的核心事件“儿童性侵”表现得非常少,包括被性侵之后,受害对象的反应也很平淡,没有很刻意地去讲伤害具体的后果或者什么,是刻意地想去避开最尖锐的那个部分吗?


  文晏:我当然不会去拍性侵,我反对这个所以不可能去展现这个。因为这个年龄会没有这种意识,很多这样的受害人其实是处在一种懵懂的状态,这种一次性伤害的孩子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处在这种状态。如果父母,包括学校没有很好的心理辅导的话,往往这个东西就被暂时地压在那里,不一定爆发出来。但是这种事情往往到成年以后又回来,这个伤害会重新浮现。生活中的很多问题,包括情感,包括一个人在社会上自己的位置,可能都会成为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也想避免那种情感的宣泄,我也不想故意让你看小孩很惨,赚取大家的眼泪,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冷静地来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整个社会作为一个保护机制的失职吧。


  记者:很多人觉得最后的结尾,包括律师那个“伟光正”的形象是不是某种“妥协”?

 

  文晏:我做独立电影这么多年,从来不会妥协,但是我会变通。让电影跟观众见面是最重要的,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另外,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案子,而是她们的心理和命运,所以我并没有花多少笔墨去讲案件,事实上这也不重要。很多案子破了,很多案子没破,还有些案子过了很久才破,更多的时候很多案子发生了但自始至终压根没人知道。我们需要做的太多了,结案根本不是解决了问题。



  做制片人的时候就专注创作



  记者:像性侵这样的题材,可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怎么会想到来做它?


  文晏:主要还是自己的感受非常强烈,因为我觉得我作为导演,更加要拍我最想拍的东西,然后再用各种方法使得它得以完成或得以呈现到观众面前,所以我自己的初衷愿望是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因素。我不怕难,不怕挑战,拍电影都是吃力的,但无所谓讨好不讨好,只要把它拍出来拍成一个好的作品,它就会有观众吧。


  记者:之前做电影十年,这个行业整个环境变化非常大,你身处其中感受如何?


  文晏:我觉得变化当然是天壤之别,因为十年前我开始做第一部,只做制片人的《夜车》的时候,真的是投资人太少了,非常非常少,然后拍完电影,也没有任何的渠道。那时候我记得一部比较好的电影的票房,能有几百万就可能是年度票房的冠军了,所以那个概念完全是不一样的。我那时候刚回来,无论在法国还是哪个国家都有艺术院线,都有非常固定的人群会去看艺术电影,但在中国当时是个天方夜谭。虽然现在也有很多问题,但是毕竟机会比原来多了,起码大家有兴趣进入电影院了。


  记者:像《白日焰火》,当时算是中国文艺片的一个奇迹,这个经验放到《嘉年华》这边有一些什么样可以借鉴的。


  文晏:每部片子都不一样,《白日焰火》和这个类型完全不一样,它还是借了一个悬疑的外壳,然后有两个明星。《嘉年华》这个片子我觉得挑战更大一些,因为两个小演员完全没有人认识,但我觉得这个电影已经突破了很多别人认为不可能突破的事情,就像最初会有人跟我说你没有明星,你不可能去三大主竞赛,但我们去了;也有人说你没有明星,宣发会很难,但马上就有了发行公司。所以我觉得也没有压力,就是大家努力去做,每一个片子有它不同的将观众吸引进来的方式吧,反正我们也在摸索。 陈晨 马韵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