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日化工巨头东丽也爆造假丑闻

2017-11-29 14:35:37 来源:山东商报

        日本综合化工企业、全球碳纤维材料巨头东丽集团28日在东京举行记者会,承认子公司东丽HC存在篡改产品强度数据行为。这是继23日三菱综合材料曝出数据篡改后,日本制造业本月第二起数据造假丑闻。东丽株式会社的社长日觉昭广称,若没有发生神户制钢所数据造假事件的话,是原本不打算公布的。


  当神户制钢爆出数据造假的时候,谁也没想到类似的丑闻会接二连三地出现。现在东丽也卷入了这场漩涡,日本制造业的信誉再遭重击。


 

28日,日本东丽株式会社社长日觉昭广就造假事件鞠躬道歉
 

  造假长达8年


  东丽集团成立于1926年,是大型综合化工企业,主要业务为纤维、树脂等化工品生产加工,在碳纤维合成材料、信息通信材料制造领域居全球领先地位。它在中国、泰国、马来西亚等地设有分公司,全球雇员超过4.6万人。


  东丽HC主要从事工业用纤维的制造加工。东丽社长日觉昭广在28日的记者会上证实,2008年4月至2016年7月,东丽HC累计出现149起数据篡改事件,包括日本国内企业和海外企业,共有13家受到影响,其中至少有一家是韩国企业,但是不包括优衣库和波音这两个大客户。目前范围更广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2014年,东丽获得波音订单,向波音777X客机和787 Dreamliner客机提供碳纤维材料,合约期长达十年,总价值达86亿美元。


  内部调查显示,东丽HC为达到顾客要求,在产品检查阶段篡改用于制造汽车轮胎内衬帘布的涤纶工业丝的强度数据。帘布的作用主要是保护轮胎橡胶,抵抗车轮行进时的张力,对强度有很高的要求。


  在此期间,2名品质保证室室长在制作检查成绩书时将检查数据篡改为符合客户要求的规格值。他们简单的解释称,“只是稍微偏离规格值,在产品质量上并无大碍。”



  自称“不违法”


 
  日觉表示,早在去年7月,东丽HC就已掌握数据篡改情况,之所以拖到现在公开,原因是“从本月初开始,网上出现有关(东丽涉嫌数据造假的)流言。公司认为,与其让流言传播不如将真实情况公开。由于在信息整理、向顾客说明情况上花费了时间,所以选在这个时间点宣布”。日觉与东丽HC社长铃木信博28日在记者会上道歉。但是日觉表示,因篡改数据行为“并不违法”,若神户制钢丑闻没有曝光,东丽原本不打算公开。


  受此次事件的影响,东丽正着手调查公司整体有无造假行为。东丽表示,如果被篡改数据的产品对顾客造成了影响,将尽最大努力真诚迅速地应对。在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貌后,将对相关涉事人员进行处分。



  信誉再遭重击



  《周刊文春》28日报道,日本所有轮胎制造企业使用的都是东丽HC提供的涤纶工业丝,一旦因这次数据篡改发生召回,将造成巨大损失。


  不过东丽表示,对4万个数据进行调查后,发现了数据篡改问题。虽然稍微偏离规格值,但同规格内的产品没有实质上的差别,截止到目前,还没有发现违反法律的行为以及安全上的问题,也没有收到客户的投诉。经询问11家合作企业,尚未发现可能因此引发的安全问题。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8日就此表态,称东丽数据造假“动摇了公平交易的根基”,而且“曝出各种问题的是代表日本的跨国企业,这令人遗憾”。


  他要求各相关企业查明原因、防止再犯,以免“日本制造”丧失信誉。


  日本广播协会(NHK)指出,继神户制钢、三菱综合材料之后,东丽又曝出数据篡改丑闻,将给“日本制造”的信誉带来进一步打击。



  关注
  “日本制造”危机频现



  11月24日,日本有色金属巨头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社长竹内章在记者会上承认,公司下属的三个子公司——三菱电线工业、三菱伸铜和三菱铝业存在出厂产品技术参数造假问题,就此向社会公众表示道歉。


  10月,始创于1905年的日本第三大钢企神户制钢所承认,在2016年9月至2017年8月底期间,违反合同篡改了强度和尺寸等质量数据,涉及其中的产品包括铝制零部件1.93万吨、铜制品2200吨、铝锻件1.94万件,约占铝和铜业务年销售额的4%。


  9月,日本交通省对国内的日产汽车制造工厂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其使用无资质的人员进行汽车出厂安全检查。问题曝光后,日产汽车没有进行彻底的整改,部分工厂无资质的检验员依然在岗。之后,斯巴鲁也承认使用无资质检验员“糊弄”新车出厂,而且这行为已持续了30年。


  6月26日,世界最大安全气囊厂商高田公司因气囊质量问题导致经营状况恶化,申请破产保护。1月,电子巨头东芝因财务造假陷入经营困境。



  声音
  “日本制造”需重新审视



  近期曝出的一系列“日本制造”危机有若干共同特征,一是涉事企业多为日本高端材料制造企业,处于产业链的上游,这一方面使其问题产品的危害更容易扩散到各行各业,另一方面也使其产品问题更隐秘,比起一般末端消费品更容易躲过消费者和监管部门的监督;二是产品质量数据篡改时间跨度之长令人咋舌,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三是企业内部大多知情不报,以侥幸心理企图瞒天过海。


  从“日本制造”沦落到“日本造假”,背后原因众说纷纭。日本媒体和分析人士从企业文化、业绩压力等企业管理微观层面,到日本生产力人口不足、企业雇佣机制变异等社会变化宏观层面,展开多维度的讨论。


  不容忽视的一个主因是,在全球制造业品质越发“扁平化”的今天,“日本制造”其实早已走下神坛,但为了维护其“神话”光环,日本一些代表性企业,甚至监管机构、相关媒体,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了缄默和隐瞒,直到纸再也包不住火的一天到来。


  当越来越多的造假日企承认“我也是……”,或许人们应该重新审视“日本制造”了。 综合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