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代驾的“代价”

2017-11-3 14:54:47 来源:山东商报

        自从严查酒驾,代驾作为一个职业就开始蔓生于城市街头。


  而围绕这个职业缠绕着的诸多话题,终于在这几天集中释放了。


  近日,一则央视前主持人郎永淳涉嫌醉驾被抓的消息引发关注。


  爆料称,郎永淳可能遭遇代驾版“仙人跳”。


  虽然消息很快被辟谣,但“代驾碰瓷”这种新型敲诈手法却被推到了台前。


  随之,代驾行业的各种“厚黑”和不堪开始被挖掘出来,一夜之间,人们开始相信“代驾有风险,呼叫需谨慎”。


  然而,代驾就是一个行当,而真真假假之间的“黑代驾”,像任何一个行当里的害群之马一样,分分钟就毁了一锅汤。


  客观上,叫代驾谨慎些没错,但是更要看到这个人群的本分,找代驾可能有风险,但是做代驾这一行也不易。


  在更多情况下,所谓“代驾的代价”是双方的承受。


  除了被质疑和敬而远之,它更需要被平台和规制介入,最终变成一个阳光行业。肖明君



  “酒文化”遇新规:代驾来了



  伴随着社会变迁,一些新兴职业不断进入并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消费者有新出现、新产生的需求,市场上也会提供对应的服务。代驾,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势下应运而生的。


  随着“酒驾入刑”的法律深入人心,许多贪杯爱喝酒的市民纷纷把目光瞄向了代驾市场,不少人都把酒后选择代驾作为一种安全可靠的交通方式。代驾市场风风火火,代驾市场规模每年也快速增长。


  代驾行业的兴起与法律有莫大的关系。2011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把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被追究驾驶人刑事责任,名人高晓松因醉驾而入狱,更是对这一行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目前,酒后代驾已经成为中国代驾行业最重要的业务来源,甚至有代驾公司只专注于酒后代驾业务。


  清华大学研究团队发布的白皮书显示,2016年至今,代驾服务需求和市场规模迅速增长。2016年,全国代驾行业的总订单已超过2.53亿单,总产值达154亿元。《白皮书》显示,酒后代驾仍是用户最大的使用场景,占比为97.8%,其次是工作劳累、商务接送、接送家人等需求。“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理念深入人心的同时,代驾行业的价值也得到了充分体现。据推算,代驾行业去年减少因醉酒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350万起,使83万人免受刑法制裁,减少财产损失462亿元。


  报告指出,酒驾风险的降低,意味着交通管理部门减少了行政成本。2016年代驾订单避免的醉酒驾事故,相当于免去了4.4亿次酒精检测、减少了0.53亿辆次警车以及0.9亿次警力出动,节省车辆检查及酒驾司机管理的累计时间成本为2615.2年,同时减少2525.2年的拥堵耗时。《白皮书》还显示,就像淘宝店主、淘女郎、专车司机一样,互联网代驾行业成为一种新型服务业,不仅拓展了就业空间,还催生出多元的就业形态。代驾工作变成了一种新兴的职业岗位,成为很多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全职代驾司机全国平均月收入达到6957元,大幅超过当地平均水平,北上广深杭等一二线城市的全职代驾司机收入更是破万。


  除了代驾本身的社会效应,互联网平台所积累的“代驾车辆”行驶的大数据,也为政府治理酒驾提供了新的武器。


  滴滴方面介绍说,截至今年七月,“滴禹星程”热力图已被包括南京、武汉、青岛、广州等在内的全国12城交警,运用到日常治理酒驾的工作当中。借助该系统所展现的代驾起点、终点构成的热力图,交警可在重点地点、路段布置警力,更合理地安排稽查工作。从而精准打击酒驾醉驾,节约了大量警力、物力。



  一群靠代驾“谋生活”的人



  对于“代驾司机”这个行业,很多人可能知其一而不知究竟。近日,央视前主持人郎永淳醉驾案引发公众热议,由此也衍生出一个新话题——“代驾碰瓷”。


  虽然碰瓷的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但郎永淳事件之后,各地都有人现身说法,说自己或者身边人被碰瓷过。浙江就有车主自称有类似遭遇,据讲当事人提出私了,开价要三五万元。


  瞬间,人们对于代驾这个行业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似乎这个行当只剩下“碰瓷”了。


  但是,事情真是这样吗?对此,法治周末有一段非常细致入微的描写: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自己可能没有车,但是却开过价值几百万元的豪车;他们接触的对象大多“神志不清”,但还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与之相处;他们有时“动如脱兔”:骑着电动折叠自行车在街头穿梭,有时“静如处子”:守在饭店、酒吧等场所门口耐心等候……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代驾司机。如今,在大大小小的饭店、KTV、酒吧等场所,都可以看到放置在餐桌上、收银台上的代驾公司名片,用户一个订单过去,接单的代驾司机就开始了他的工作。


  可见,代驾司机没有原罪,他们在本质上就是一群“谋生活”的本分人,靠自己的服务养家赚钱,无可厚非。


  一位来自河北的滴滴代驾司机马师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每天在高峰期接五六单,就能入账三四百元,一个月收入一万元左右。马师傅认为,收入高的背后,与近几年严格治理酒后驾驶有着密切关系,哪怕只喝一口酒,车主也得叫代驾。“在干代驾的过程中,有时碰到的车主喝得酩酊大醉,在车上睡着,到目的地也叫不醒,只能等车主睡醒,而这一等一般就是四五个小时;还有的时候,车主喝的太多,家人搀扶不住时,我们还会帮忙把车主背上楼……”马师傅介绍,除了酒后找代驾之外,商务接送、汽车养护、新手上路等情境找代驾,也占据少部分比例。


  代驾司机这个群体究竟有多大规模?有调查显示,目前市场上,除滴滴代驾外,还有200余家互联网代驾公司,其中,滴滴代驾、e代驾和爱代驾持续占据代驾行业前三把交椅;目前,通过平台考核正式上岗的滴滴代驾司机达到30万人,e代驾司机达到4万人、爱代驾平台超过2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