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记住了“黑代驾”,忽略了暖心故事

2017-11-3 14:00:45 来源:山东商报
城市的深夜街头,到处可见网约代驾员扎堆乘公交回家(资料片)
 

         最近,一些类似“揭代驾做局新骗术”的文章,在朋友圈里密集传递着。而一些如何避免被代驾“做局”的支招,更是被疯狂点阅。在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多的风险社会,由于行业准入门槛的缺失,一些新兴职业尚未纳入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因此会多少有一些“野蛮生长”的味道。但是,因为一两次高关注度的社会事件,而导致全行业被妖魔化的,也很容易成为“代驾司机”的翻版。如何在做到给代驾戴上“紧箍咒”的同时,又不伤害它,这是一个眼下很现实的问题。 记者肖明君



  “黑代驾”铺天盖地了?



  据说,郎永淳事件中,聚焦高度关注的代驾版“仙人跳”,其实是指黑代驾精心策划的一种新型高端碰瓷,其套路专门针对喝酒的车主,当车主酒后从饭店出来,黑代驾就会主动上前套近乎献殷勤,车主一般会因为对方的“热情”而选择这个代驾。上车后,黑代驾会主动和车主聊天,实际上在是套车主的个人信息,伺机实施骗局。当车快到小区时,黑代驾就会找各种借口溜下车,车主看到已经到家门口了,就会放松警惕自己开车,结果当车主开车的一刹那,会有一辆车子突然冲出来,与车主的车子发生剐蹭,然后对方就会索要高额赔偿。


  现在,这种套路的真真假假尚在舆论的迷雾中辨识不清,但是,既然有这样的钻空子的可能性,就得提防不法之徒打这样的鬼主意。据说,黑代驾们非常狡猾,他们一般会冒充正规代驾司机行骗,比如他们会穿着知名代驾公司的马甲,在饭店附近询问酒后的车主要不要代驾,这样就避免了通过平台派单而暴露个人信息,即便过后车主报了警,也难以查证。所以,这就需要喝酒的车主们提高警惕,一定要通过正规的网络平台或正规代驾公司预约代驾,并且务必要察看代驾司机的驾照,以确认对方的驾驶资质和基本信息,以免着了黑代驾的道。


  但是,提防“黑代驾”是一方面,但也没必要对所有的代驾敬而远之,觉得黑代驾已经铺天盖地了。因为,在很多人的个人体验中,他们觉得代驾司机都是很不错的“师傅”。更何况,行业内很多代驾者所做的,远不止护送喝多的客人回家,他们还起着其他不可思议的作用。比如,去年夏天,北京一位公司高管深夜回家途中突发心脏病,他机智地打了两个电话求助——一个是120,另一个则是给自己找了位代驾。结果,当代驾司机赶到时,急救车还没来。《Vista看天下》杂志在一篇《揭秘中国代驾》的文章里提到,2014年冬天,在送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少女前往三元桥某酒店途中,代驾司机李龙留意到女孩流露出为难畏惧的情绪。车子后座持续出现拉扯的声音,伴随抽泣。“师傅,求求你停车吧。”在女孩的哀求之下,李龙将车停到路边,并亲自为女孩打开车门。面对后座的男人一脸铁青的呵斥。李龙只留下一句:“您得再叫一位代驾了。”



  不存侥幸是最好的规避方式



  有人说,一些不法分子抓住醉酒司机“不敢报警,只想私了”的心理,用“仙人跳”敲诈车主,很多车主害怕自己涉嫌酒驾受到惩处,只好答应对方的苛刻条件。


  这就提醒酒后车主们,万一不小心上了黑代驾“仙人跳”碰瓷的套,正确的方式是及时报警,切不可因担心酒驾而和对方私了。


  有媒体称,根据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实践中如存在“仙人跳”情形,导致醉驾嫌疑人在交通流量相对较小、醉酒程度较低、非因己方过错造成剐蹭事故,并且到案后如实供述真诚悔罪的情形下,可以从轻量刑。也就是说,在因“仙人跳”碰瓷造成的醉驾事故中,车主根本不用害怕,报警后会由于情节比较轻微而不被追究刑事责任。“代驾碰瓷”到底有没有,到底有多少,还是一个谜。不过,很多人之所以“中招”,是出于对法律的敬畏,“两害相权取其轻”,从而打掉牙齿往肚里咽。有人觉得,“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因为快要到目的地,而选择自己开车,多多少少有些侥幸心理。因此,有评论认为,“代驾碰瓷”的根子还是出在安全意识上。当谴责“代驾碰瓷”这种行为,并且希望对“中招者”区别以待时,还应该“求诸己”,反问自己事先有没有进行有效甄别,在安全意识上有没有筑起大坝。“代驾碰瓷”还引出另一个话题的讨论,那就是小区停车场内酒后挪车是否“危害公共安全”?


  信息时报报道了一个案例:因为聚餐时喝了几两白酒,广州男子老刘叫了代驾送自己回家。车辆进了小区,代驾司机和朋友都已离开,老刘自己驾车去寻找停车位,谁知在倒车过程中连碰两车,引来保安报了警。交警到场检测发现老刘构成危险驾驶罪,一审被法院判处拘役一个月,缓刑两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老刘不服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昨日作出二审判决,仍认定其构成危险驾驶罪,但犯罪情节轻微,故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对此判决,也有法律界人士持不同意见,认为从法理上分析,醉酒驾驶者属于主观故意、明知故犯,对危险结果采取放任态度,就是间接故意危害他人。可见,不论是危害较轻,还是有着善意初衷,对任何类型的醉驾行为,不管是否造成后果,均应一律追究刑责,让一些肆无忌惮的醉驾者知道,醉后开车就是犯了“危险驾驶罪”;同时,最大限度压缩自由裁量空间,减少执法的随意性。



  国外以代驾拯救失业率



  今年8月,央视《今日说法》报道,一名滴滴代驾司机王某在代驾过程中发生车祸意外身亡,王某家人认为,王某作为滴滴出行公司网络平台上的代驾司机,发生此事,滴滴出行公司应该负有一定的赔偿责任。


  据了解,代驾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被外界认为是属于无主管单位、无准入门槛、无统一标准的“三无”行业。法治周末报道,业界有观点指出,代驾行业是个“四不像”行业,与运输合同、雇用合同、承揽合同、委托(服务)合同都沾点边,但又不能归于哪一类,因此运管、交警、劳动、物价等部门都难以插手去管;此外,在人员要求上,对代驾从业人员资质,以及行业道德标准也没有进行硬性的统一规定。一些代驾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趁被代驾人酒醉行窃甚至危及人身安全的事件也曾出现。


  目前,民间已呼吁针对代驾业者备案审查、成立行业协会加强自律,以及要求业者成立代驾公司时缴纳保证金等,已朝制度化一步步迈进。这一点,不妨看看国外在代驾行业的管理上是个什么情况。


  据了解,日本代驾车会有专门涂色,因为乘客叫代驾服务后,业者会派出两名司机,甲司机替乘客开车,乙司机跟在后头全程录影,既能监督驾驶,出事时也能提供影片自保。而韩国目前也在推动酒后代驾,其目的不仅为了防止酒驾,也是要带动经济发展,韩国1997年面临亚洲金融风暴,国内许多人失业,但在政府大力支持之下,目前韩国有30万人从事代驾司机,全职也有近87000人,提供不少就业机会。


  另外,韩国更发展多元代驾服务,还可以协助消费者开车进厂美容及保养,避免超过保养时数上限,有效利用车辆闲置时间,同时也提供企业代驾服务,若该公司没有多余成本聘用专职司机,也可使用代驾,有效降低开销。


  韩国国内因代驾所引发的事故和纠纷不断。为了规范日益庞杂的代驾行业,在国会社会委员会的监督下,韩国成立了代驾协会,由它负责区域内代驾业务的运营。2004年,韩国国会通过相关法律规定,规范了整个代驾行业,如司机的持证上岗、保险公司提供代驾险等方式。韩国的代驾行业从此就发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