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换做是你会“拾金索酬”吗

2017-11-3 14:59:56 来源:山东商报

        都夸拾金不昧,但心里真没掺杂、真不该掺杂别的想头?


  一桩的哥“拾金索酬”,一番坊间观点碰撞。换做是你,赞成哪一方——


  新闻事发西安:孟先生坐出租车不慎落下装有驾照和几张银行卡的包,的哥多方寻找到他,但在归还物品时索要了200元。

 
《新京报》、《华商报》等媒体所做的相关报道
 
        在孟先生看来,的哥主动归还值得称赞,但要钱实不可取,最终选择投诉的哥。部分网友也认为,应无偿归还。

  在华商报报道中,不少市民则支持的哥,认为“出租车司机行为应当受到鼓励,否则又会是另一个领域的‘扶不扶’问题。”

  对此,新华网点评称:的哥在发现其他乘客捡到失物之后,向对方支付了50元钱,并放弃营运多方找寻失主,由此索要一定数量的误工费也在情理之中。失主说句感谢是一个方面,给予有偿失物招领又是另一个方面,两者相互结合,才能产生更大的激励效果。

  中国青年报评论认为,不计回报、不讲成本的道德虽然为人们所赞赏,却也容易成为乌托邦式的虚幻。若是强制拾金者无偿归还,则会严重打压道德表达的积极性,并最终危及道德释放的活力。当拾物者无以感受到应有的尊严,为归还财物支付的成本无法得到弥补,存于内心的道德认同、敬畏就会打折。

  虽然从法理而言,拾到东西索要报酬是允许的:民法通则第七十九条规定,拾得遗失物、漂流物或失散的饲养动物,应当归还失主,因此而支出的费用由失主偿还。另外,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再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物权法也规定,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但没有规定酬谢数额或者比例。只有部分地方规定报酬的比例则是10%,前提是“自愿”。

  因而,部分媒体指出,不妨用制度给“拾金不昧”明码标价。

  光明日报评论称,我国法律并未明确“有偿归还”的具体标准,拾得人的支出和损失有时难以量化,拾得人和失主在“必要费用”的具体数额上会产生分歧。现实中,也不乏拾得人向失主索要过高酬劳的案例。从长远看,对拾金不昧者进行适当奖励或补偿,并不会降低社会的道德水准,而是以一种更加务实、理性的方式助长拾金不昧之风,这也是立法的本意。

  新京报也强调,近些年来,各地经常曝出拾金不昧是否该给予奖励的新闻事件,从法律和情理而言,奖励、补偿都是合情合理的,也符合人性,不应过度纠结这点,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是道德模范,毫无一丝私念。但由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奖励比例,仅有部分城市出台了地方规定,缺乏统一标准,则使得执行起来不太方便,容易陷入争议之中。因此,有必要发布法律细则或司法解释,统一规定拾金不昧奖励比例,依法执行就方便多了,也会消除掉无谓的社会争议。

  在多数声音看来,“拾金不昧索要误工费”,没啥大不了。正像华声在线文章结尾所言:谢绝回报是道德光芒,知恩图报何尝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