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联储换帅无近愁有远忧

2017-11-4 11:25:41 来源:山东商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地时间2日正式提名杰罗姆·鲍威尔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人选。分析人士认为,美联储现任主席珍妮特·耶伦为鲍威尔“接棒”奠定了较好的基础。若国会参议院认可鲍威尔的提名,预计美联储的运行将体现延续性。就是说,美联储主席变了,这一美国中央银行的政策及其对全球金融市场与新兴经济体的影响,预计不会有大变化。但也有人认为,这一平衡多方诉求的决定,在短期内将减少市场不确定性,但在中长期内却可能给全球最重要央行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美联储的政策连续性得以保持


  
  耶伦将于明年2月结束四年任期。谈及美联储历史上首位女掌门的业绩,分析人士普遍表示赞赏。


  在当前经济环境下,循序渐进的加息与缩减资产负债表进程成为市场共识。对新任美联储主席来说,保持当前货币政策的延续性,确保美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无疑是其核心任务。


  尽管此前一段时间特朗普对美联储主席提名人选的态度一直不明朗,但从白宫官员透露的口风和市场的猜测看,外界普遍认为现任美联储理事鲍威尔获提名的可能性大,是“安全”人选。至2日正式宣布,靴子终于落地。


  鲍威尔曾在乔治·H·W·布什、即老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副部长,是美国私募机构凯雷集团合伙人,2012年起担任美联储理事,熟悉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经验丰富。同时,鲍威尔也是美联储理事中唯一的共和党人,政策主张偏“鸽派”,契合特朗普弱势美元的主张,他领导的美联储在政策方面预计不会与耶伦有太大差别。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鲍威尔很大概率将延续耶伦时期的政策。他说:“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的大方向不会改变,但有可能放缓加息的节奏,以避免加息过快对美国经济造成的伤害。”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说,鲍威尔被任命后,美联储的政策大致会保持连续性,不会出现加息、“缩表”节奏的突然加速或突然放缓。如果斯坦福大学教授约翰·泰勒当选副主席,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基调可能更加“鹰派”一些。



  美联储的独立性可能会减弱


  
  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9月6日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使得美联储7名理事出现4个空缺。特朗普此时似乎拥有更大的空间发挥影响力。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在一篇社论中指出,在特朗普力推“美国优先”政策的影响下,美联储能否保持独立性令人关注。


  从历史上看,美联储具备较强的独立性,其制度基础决定鲍威尔时期美联储的独立性不应发生太大变化。王有鑫说:“仅从任期看,美联储理事的任期很长,远超过美国总统的任期。虽然美联储主席是特朗普提名推荐,但当他(鲍威尔)真的成为掌门人时,更多的考量还是服务美国经济发展,而不是听从某一位总统的主张。”


  张明则认为,美联储的制度机制能保证其决策的相对独立,但特朗普的执政风格的确可能对美联储独立性造成挑战。美联储的独立性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有可能会“比以往弱”。


  除机构独立性存在不确定性外,美国经济在长周期内难以摆脱“繁荣和衰退”不断循环也给新掌门的工作带来挑战。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和查尔斯·W·艾略特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8月在《金融时报》撰文说,今后几年美联储的工作将困难得多,新主席有“大概三分之二概率”需要处理衰退问题。面对经济、金融和政治等方面的挑战,新主席需要“创造性、非传统”的应对办法。



  背景链接
  美联储:美国的央行


  
  美联储是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的央行,主要职能是通过货币政策促进充分就业和保持温和通胀。但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实际职能不断拓展:扮演“救火队长”,通过多重手段应对金融危机,通过监管降低银行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


  1951年前,美联储长期受制于美国财政部,尤其是在二战期间,美联储配合财政部,保持低利率为战争筹款。真正使美联储赢得独立制定利率政策权力的是与财政部达成的“1951年协议”,时任美联储主席马丁在任期中最重要的成就是使美联储脱离白宫干预,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政策制定部门。此后,美联储官员逐步从行政官员转变为以专业经济学家为主,专业性是美联储独立性的保证。



  第一评论
  如再发生金融或经济危机怎么办


  
  在金融监管方面,政治因素对美联储的影响将更为明显。这不仅是因为鲍威尔相较于耶伦更倾向于支持放松监管,也因为特朗普还可以通过进一步改组美联储的方式来影响监管政策走向。


  如果耶伦明年卸任主席后辞去理事一职,届时美联储理事将出现4名空缺。这意味着特朗普有权决定美联储理事中的多数人选。如果特朗普均挑选在放松监管上和他观点相近者出任,则目前美联储倾向于维持金融监管力度的态度可能发生逆转。


  特朗普一方面希望美联储尽可能长时间维持低利率政策来助推股市上涨,同时又希望美联储放松金融监管。从历史经验来看,资产价格持续升高与放松监管叠加,往往是金融危机的先兆。


  此外,当下的美国经济金融环境也给美联储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在充分就业情况下,要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应当更快加息;但如果要逐步将通胀率抬升至2%目标值,避免伤害经济复苏势头,则应更缓加息。对于这样的货币政策矛盾,目前最顶尖的经济学家也无法给出合理的建议。这意味着美联储已然驶入了未知水域。


  因此,对于鲍威尔的任命,短期内预计不会出现令人担心的政策意外。但美国观察人士最担心的是:将来如果再次发生金融或经济危机怎么办?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是研究经济危机的权威经济学家,他开创性地使用量化宽松政策是成功应对危机的关键所在。在律所、投行、私募基金、政府、智库等众多机构工作过的鲍威尔拥有出任美联储主席的“黄金履历”,但他缺乏应对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经验。 综合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