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多少起血案才能换来控枪令

2017-11-7 10:31:15 来源:山东商报

        当地时间5日上午,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萨瑟兰斯普林斯镇一座教堂遭遇枪击,包括老人和儿童在内,26名居民在做礼拜时遇害;枪手一人,已经毙命。另有20多人受伤。

 

5日,执法人员在枪击事件现场调查 新华社发

警方确认凶手是一名26岁男子,其曾在空军服役,后因攻击家人遭开除

当地民众参加烛光守夜活动,悼念枪击事件遇难者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教堂枪击案,分析人士认为,背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在明处,泛滥枪支成为枪手唾手可得的凶器;在暗处,暴力文化正成为诱导人们内心嗜血欲望的隐性元素。

  又发惨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小城萨瑟兰斯普林斯却没能像往日那样恢复平静。5日上午,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26个生命瞬间陨落,留给这座居民不到400人的小城无限困惑,无限伤痛。震惊与悲痛笼罩着这座小城,注定回不去原来的模样。
  得克萨斯州官员弗里曼·马丁介绍,当日上午11时20分许,有目击者看到身着黑衣和防弹背心的枪手开车来到教堂附近,穿过马路后在教堂门口开枪,随后进入教堂向里面人群继续开枪。当他要离开教堂时,一名当地民众抓住他的枪支并与其搏斗,枪手随后弃枪开车离开教堂。警察赶到时,枪手已在车中死亡,自杀还是被击毙目前尚不清楚。
  警方在教堂里面发现23具遗体,教堂外发现了2具遗体,另有1人在被送往医院途中身亡。这些死者年龄介于5岁至72岁之间,枪手的作案动机仍在调查当中,目前只知道他是一名年轻白人男性。
  枪击案发生在得州,并不令人意外。在美国各地政治光谱上,得州非常靠右,拥枪文化在这里根深蒂固。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2015年一项研究显示,得州居民持枪率为35.7%,高于全美29.1%的平均水平。

  枪支泛滥


  得州执法官员说,枪手使用一支“鲁格”AR系列的突击步枪行凶。警方没有透露枪支具体型号。据美国媒体报道,调查人员正在查看这名嫌疑人在社交媒体上发的帖子,其中一条展示他持有的AR-15型半自动突击步枪。
  这种半自动武器是美国近年来多起严重枪击案的凶器,包括2012年科罗拉多州奥罗拉市电影院枪击案、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2015年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市枪击案,2016年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夜总会枪击案。
  今年10月初,内华达州“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美国现代史上死伤最重的枪击案,5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枪手斯蒂芬·帕多克用一个名为撞火枪托的装置,把合法的半自动步枪改装成了可以连发、被禁止的全自动步枪,造成大量死伤。

  文化暴力

  枪支泛滥是造成这些悲剧的一个显性因素,而美国政府对教育及社会辅助的缺失、对暴力文化传播监管不力等等,都为暴力事件埋下了隐性的种子。
  军队、黑帮、以暴制暴的警察、甚至是超级英雄,都成为流行影视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和主题。从荧屏中找到灵感的枪战和打斗游戏,也继承了其无孔不入的暴力元素。美国全国反电视暴力联盟2014年的调查显示,美国家庭影院有线台的节目中,86%含有暴力;美国电视网台的节目中85%含有暴力。
  各方在争论控枪问题之余,恐怕需要先想想如何医治社会文化中的“暴力基因”。

 

    数说“枪病”

  枪械暴力有多严重

  横向比较,美国的枪械管控在发达国家中是失败的,枪械暴力堪称最严重。
  有研究显示,在德国,死于枪击的概率跟坠机差不多;在英国,跟楼梯失足摔死差不多;在日本,跟被雷劈死差不多。

  而在美国,被枪击致死的概率是德国的15倍,英国的31倍,日本的310倍。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统计,2011年至2015年,美国平均每天有32人被枪杀,58人用枪自杀,加上走火等意外,平均每天有93人死于枪口。2016年,美国有超过3.3万人死于枪口。

  美国到底有多少枪


  美国国会下属研究机构算过,今天美国人均持枪量是1968年的两倍。

  美国民间总计有超过3亿支枪,相当于平均人手一支枪。

  美国每年枪支产量很大。司法部下属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2016年统计报告显示,美国1986年枪支产量是304万支,2014年高达905万支。最近这些年是美国30年来枪支产量增长最快的时期,一部分是出口,但绝大部分在本土销售。

  专家说法


  根治“枪病”政治层面须突破

  像以往一样,人们在问,“枪病”如何治?病因到底是“枪”,还是“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从枪的方面看,尽管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美国公民持有及携带枪械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但是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枪支能否以及如何用于民用,依然存在巨大争议。刁大明认为,从法理层面,解决枪支管控,还是有办法的,“在不修改或推翻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情况下,无论是联邦还是州政府,依然可以出台措施收紧枪支政策。各方可细化到底什么枪可以拥、什么枪需要控、严格审查背景等等。”应对美国“枪病”,必须有政治层面的突破。“在类似暴力事件越来越多、伤亡越来越惨重的情况下,未来还需要看美国两党是否有勇气、有默契在枪支管控方面达成妥协或共识。”刁大明说。综合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