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假央企”莘县中标亿元项目始末

2017-11-8 11:03:50 来源:山东商报

        在刚刚办下“房地产开发企业暂定资质证书”1个月后,山东莘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莘州集团)经招投标,将位于聊城莘县黄金地段的11栋住宅楼交由“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建设。总资产达百亿的大型国企莘州集团,此番和央企“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联手,亦在当地广为宣扬。不过,两年后的2017年8月,注册地位于郑州的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突发公告,天乐尚都这11栋楼并非该公司施工兴建,系有人提供虚假资料冒用该公司名义承接。如今,这处施工项目只余三栋楼即可完成交房。两年多时间里,究竟是何方在这里施工?他们又是如何规避项目审查、工程结算的?本报记者在聊城莘县进行了调查。 文/图 记者孙珂高玲

  “强强”联手
  

  (拥有百亿资产的莘州集团,两年前在天乐尚都西区项目上,与央企“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达成了合作)
  2015年7月19日办下“房地产开发企业暂定资质证书”的莘州集团,于2015年8月25日发布了招标公告,开发位于莘县黄金地段的天乐尚都西区项目。本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从17号楼到29号楼,整个项目由11栋住宅楼组成,全部为小高层结构。
  记者发现,2015年8月份的招标项目中,除了这几栋楼外尚有西区车库的施工包,后来并未同期施工。在今年4月份,莘州集团再次发布了针对该项目西区车库的施工招标公告。
  天乐尚都售楼处一位人士对记者称,西区项目目前只剩下寥寥几处房产,均价为每平米4500元,全需要一次性付款不允许贷款,车位9万一个。“整个西区,只有三栋楼尚未交房。”记者在小区注意到,虽然小区内部尚有地面、地暖等方面的施工,但临近振兴街的三栋住宅楼内已经住进了住户。
  项目开发商莘州集团注册资本是5.5亿元,为当地县属国有企业。据其官网介绍,截至2017年9月底,莘州集团总资产超过110亿元,下属包括山东利民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山东莘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15家全资子公司。
  2015年9月30日,从三家竞标者中“脱颖而出”的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央企。时至今日,天乐尚都西区的项目中标金额已然难以查询,但莘州集团负责招投标的企管部有关人士对记者称,“此项目标的额应该在1亿元以上。”
  在天乐尚都10余栋住宅楼封顶后,当地有关部门发文称,“天乐尚都聘请具有国家特级资质的中建七局为建设施工单位,从而使得天乐尚都成为优质工程项目。”记者发现,在当地多个部门关于天乐尚都西区项目的检查中,施工方均标注为“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骤变突生  


  (真正的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突发公告,否认天乐尚都西区项目为其承建,项目施工方负责人吐露招投标经过)
  不过,当地一般人并不知晓,在今年8月初,公司注册地位于郑州、由中建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中建七局分别注资7500万元成立的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对外发布公告,称莘县天乐尚都的这11栋楼系有人以其名义承接,该公司不认可该项目中一切以“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一切协议或者其他各类文书。
  11月3日,在天乐尚都西区尚未完工的工地,当记者以工程承接询问时,在场务工人员却仍称:“我们是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施工人员”。面对记者一再追问,对方表现得较为警惕,整个施工现场没有涉及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任何标识。在已竣工交房的住宅楼墙体外侧,记者注意到并没有悬挂施工单位、竣工日期等字样的标牌。
  “实际上,早在中标施工后不久,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那位负责人就已经走了。”经过辗转联系,天乐尚都西区施工方负责人梁志扬对本报记者称:“我个人与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那位人士是在烟台认识的。后来他提到莘县这个项目进行合作,所有的招投标手续和资料,均由此人办理。我负责组织人员进行施工,但在施工半年左右的时间,那个人就突然离开了,到现在我们采取各种办法都联系不到此人。”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莘县住建局公布的工地扬尘责任中,梁志扬为责任人,但在2016年3月莘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对工程进行春季结构检查中,天乐尚都西区的项目经理为另一人士。
  梁志扬告诉本报记者:“按照有关规定,工程禁止转包或者分包。但那时我自己进行了垫资,只能继续干下去。到现在为止,整个工程已经基本施工完毕,我没有亏欠100多位干活弟兄的任何工资。”

  监管成空
  

  (央企称是有人在招投标过程中提供了虚假材料,当时莘州集团如何进行审查的?大型工程均应对公结算,现场施工方又是如何避开监管拿到工程款的?)
  据2015年9月份的招标公告,天乐尚都西区项目的竞标方除了要提供营业执照、相关资质证书、安全生产许可证外,还要提供法人授权委托书等共9类证明和证书。梁志扬所称的那位人士,何以能拿出如此多的竞标资料?
  梁志杨称,对于招投标期间所需的资料,他并不知情。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则公告称,该项目是不法分子提供虚假材料承接的,该公司从未投标或授权任何人对该工程进行投标,也未派人或者授权任何人负责施工该工程。
  莘州集团企管部的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称,“在招投标期间评审委员会只能对相关材料进行形式审查,至于是否虚假很难甄别。”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像这种工程项目都是对公结算,如果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并未投标,那莘州集团的工程款项发放到哪里去了呢?”本报记者辗转找到了莘州集团工程部一位李姓经理,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天乐尚都的项目款项,均已按照规定和进度,拨付到中铁(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账户。”
  但梁志扬对记者吐露,“所有的工程款项,均是我个人与莘州集团进行结算。”对于其他疑问,莘州集团暂无明确回复。
  目前,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称,希望各单位和个人不要与该项目方发生经济往来。而在天乐尚都西区项目之后,莘州集团又在当地陆续开发了其他多个地产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