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当中年被“油腻”

2017-11-9 10:04:48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微博舆论场中,因作家冯唐的一篇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掀起了一场网络狂欢。“中年”“油腻”“猥琐”等词火爆社交媒体,网民纷纷列举自己心中“中年油腻男”的标准。相干不相干的人,均卷入到热议中。在这个崇尚“紧绷”的时代中,“油腻”走向贬义并不奇怪。这是“紧绷”们期待的胜利:借着“油腻”一词,被压抑在心底的年龄歧视,得以淋漓释放。

 

  “油腻”为何被污名化

  

  “油腻”一词其源甚早,似乎特别为小说家们钟爱。

  鲁迅在《药》中写道:“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

  钱钟书则由灯及人,在《围城》中,他写道:“顾尔谦拍自己青布大褂胸脯上一片油腻道:‘我不穿西装的就不讲理?为什么旁人有竹榻睡,我没有?我不是照样付钱的?’”

  油腻、昏暗、愚昧、庸俗,老一代作家们谈起父辈,往往是这般口吻。

  对于想推翻旧秩序的人来说,最大的苦痛在于找不到敌手。大家都在远处观望,既不赞同,也不反对,埋头按既有的秩序前行。

  该如何优雅地刺痛旁观者们,并将他们拉到自己的队伍中来呢?于是,他们“油腻”了,沾手便无法甩脱,甚至连世界也因此变得“油腻”。正如老舍在《骆驼祥子》中所写:“河水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

  厌恶“油腻”,其实是为“去油腻”提供合法性。当“油腻”也成为一种恶,则自诩不“油腻”的人们就可以坦然地去“改天换地”。

  在几代作者共同努力下,“油腻”成了罪大恶极,当我们对世界感到不满时,“油腻”便自动浮上心头。

  营销号乐此不疲地解读“中年油腻”提高了话题热度。基于网民的刻板印象,“油腻”“肥胖”“猥琐”似乎是大多数网民心中的“中年人”形象。

  网络大V的参与推动了“中年油腻”的火爆。多数网络大V本身就是中年人,且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他们通过调侃的形式,列举“油腻男”的标准,掀起话题。

  戏谑化、娱乐化将“中年油腻”推向网络高潮。随着网民的积极参与,一场关于中年危机的话题逐渐由中年群体向外扩散,不少80后、90后也参与进来,导致“中年油腻”演变成一场网络狂欢。

  随着事件的火爆,微博舆论场中,开始有人反“中年油腻”,知名段子手@留几手发文,“油腻了又能咋的?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又不指望在外面勾三搭四,我乐意干啥干啥,我穿个跨栏背心盘个手串在小区楼下讨论美国总统,咋啦?碍着谁事了?人到中年,就得随性,洒脱。该吃吃该喝喝,喜欢盘手串就盘起来,有点肚子没事。”

  该说法得到部分网民赞同,认为“人到中年,分外脆弱。油不油腻都是吃饱了聊的话题,活下去最重要。”

 

  中年人为何被“油腻”?

  

  “油腻”本是一种生理缺陷,并无年龄之分,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皆有可能“油腻”,为何偏偏是“油腻中年”才能引起网络狂欢?

  原因很简单:现代社会存在着代际剥削的现象,中年人与青年人之间隐含着激烈的利益冲突。

  “中年油腻男”的走红反映出中年男性的深层焦虑。中年男性大多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生活压力较大,加上职场的天花板开始显现,难以取得更大的成就,继而心理上出现自我否定、怀疑不安等情绪。

  “中年油腻男”的走红是世代战争的产物。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对饮食的理念发生了转变,开始注重食材的健康。身体发福是“中年油腻男”的一个典型特征,在以瘦为美的主流审美下,只有保持良好的身材才能凸显生活的格调。

  互联网的发展以及90后已经走向社会使年轻人逐步掌握了话语权。作家蒋方舟曾指出,“讨好年轻人,是社会的通病。青年是巨大的消费群体,青年对于文化产品和商品的喜新厌旧的选择,对市场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为了获取更优质的社会资源,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与久经职场的中年人之间的矛盾凸显,正如加V用户@肖锋所说,“油腻中年男自黑的文章,引起共鸣,背后是世代战争:90后上位,70后80后不让。”

  这是对男性的歧视,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有网民认为,这些所谓的避免油腻的要求浮于表面且透露着高人一等的态度,是典型的对男性的歧视,若有人调侃中年女性,可能会受到女性主义者的猛烈抨击。

  而部分反“油腻”的网民则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外在的东西不应该是标准,这包括且并不限于肥胖、手串、保温杯,我们永远应该关注自己的内心。”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