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棚户孤岛”待新生

2017-12-11 14:17:14 来源:山东商报

  这是处于济南市区黄金地段的一条老街巷,它的周边就是恒隆广场、贵和、世茂、宽厚里……这些城市地标性的商购休闲场所光鲜耀眼。相比之下,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条名为东箭道街的老街巷。


  泉城路上日新月异,而这条位于泉城路皇亭体育馆与华能大厦之间的老街巷几十年如一日,50多户人家生活于此,居住条件的简陋日益显现,最终这里成为了省城的棚户区。长居于此的人们年复一年渴望居住条件的改善。


  近日,记者走进这片被称为“棚改孤岛”的街道院落,一探这里居民的生活状况和岁月变迁。     记者 王彦斌

 

隐藏在省城豪华商业区内的东箭道街,50多户人家生活于此,居住条件的简陋与周围
对比日益明显。记者周里摄
 
东箭道街7号院的院落是一条狭窄的走廊,里边住了8户人家
 
东箭道街棚户区东南北三面被建筑包围,冬日里阳光只有下午晚些时候才会光顾这里 
本组图片记者周里摄
 
 
 
        从“十八拐”到“四拐”

  12月5日下午,夕阳余晖下,东箭道街2号院大门紧闭,刷了黑漆的木门上黑字红底的对联依然泛着光亮。开门的是张桂贞的儿子楚军,在儿女们各自安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个院子里就住了张桂贞一人。待年纪大了之后,儿女们就轮流来此照顾她。这已经是楚军在这呆的第三天,而到了晚上楚军的三姐就要过来了,楚军就回到自己的另一个家庭中去。

  今年91岁的张桂贞年纪大了之后就很少出家门了,她在解放后的第二年搬到这条弯曲的街巷中后,一住就是67年,是东箭道街里最年长的住户。根据史料记载,这条北起南北仓街、南止泉城路的老街巷弯曲达十八处,故又俗称“南北十八拐”,相传,该街系古代府衙卫士骑射巡逻之地。

  随着城市的更新变化,东箭道街“十八拐”的景象已经成为历史。现如今,算上从泉城路往里的一拐,这条街只剩了四拐,从泉城路进入,转过三次弯之后,便是死胡同了。张桂贞居住的院落就是现在这条“四拐街”的尽头。

  1950年,张桂贞一家人搬到东箭道街的时候,住的是土坯房,“就是用泥巴做成土砖,垒起来,屋顶是青色的小瓦。”楚军今年62岁,他对于小时候住过的土坯房记忆深刻。除了一个儿子,张桂贞还有四个女儿,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70岁了。

  1970年,张桂贞一家9口住进了现在的房子,“起初就是两间房,一间18平米,一间12平米,红砖红瓦,下边垒了三层石头,外貌到现在变化不大。当时房子是由公家统一修盖的。”也正因如此,现如今在东箭道街居住的多数住户们每个月要向房管局缴纳租金,张桂贞一家要缴纳的租金从最初的一个月几毛钱到现在的一个月十几块钱。
变与不变

  张桂贞已满头白发,说起话来思路依然清晰。院子北边一间12平方米的屋子就是她平常睡觉吃饭以及会客的地方了,室内两张桌子,北侧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两碗剩菜,南边的桌子上则放着一盆饺子馅,“三姐晚上来了,一起吃顿饺子。”

  西侧的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的摆钟。从1950年到2017年,张桂贞在此度过了大半生的时光。上世纪50年代,为了补贴家用,张桂贞外出干壮工。“和现在的农民工一样,哪里盖个楼就去和泥、搬砖。印象深的就是盖黄台电厂的时候,得有20里地,每天都是跑着来回去干活。那时候我们周边都是一样的土坯房,很多人干拉洋车、拉地板车的活。”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张桂贞的大女儿开始工作了,“在济南印刷二厂当工人,一个月18块钱的工资,再加上他爸的收入,我就不再外出干活了,那时候一家人就着2毛钱的咸菜就能吃一顿饭。”到了70年代,“孩子们都有工作了。”张桂贞的老伴在1977年去世了,两年后,她婆婆瘫痪在床,直到1994年去世,这15年的时间都是由张桂贞来照料。

  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了,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上世纪80年代初,位于泉城路15号的皇亭体育馆开始修建,1985年,皇亭体育馆建成。正是皇亭体育馆与之后位于泉城路17号的华能大酒店的建设,东箭道街开始了第一次拆迁。到90年代明湖片区开发,东箭道街再次拆迁。到现在,东箭道街上就只剩了55户人家的老房子。在周边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这片区域就像是被时代所抛弃一般,维持了原来的面貌。

  “你这住的还不如我们好呢。”张桂贞住在农村的亲戚,来看她的时候会这么说。
 
  争夺厕所 

  进入东箭道街的第一个拐角处,有一个公共厕所,因为这些建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老房子里并没有单独的卫生间,东箭道街的住户们都得使用这个厕所。但是张桂贞家不同,她家里现在有一个独立的厕所。

  “这是因为在十多年前,母亲自己外出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磕倒了,当时额头上撞起了个大包。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们就给她在这里安了个厕所。”楚军说,“因为母亲年纪大了,做一些事情就不方便了,我们也想把她接到我们的家里去住,但是老太太留恋这个地方,于是现在我们就来轮流照看她。”

  说起东箭道街上的厕所,有一件事情令张桂贞以及其他住户念念不忘。“按规划,厕所这块地给了华能大厦,当时华能大厦建设的时候是想把这个厕所拆掉的。那我们这些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咋能同意呢,拆了我们去哪上厕所呢?”为此,张桂贞和其他的一些住户就到厕所里坐着,不让人来拆。经过一段时间的“抗争”,厕所保住了。

  “早先的厕所也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原来是没有隔间的,后来政府又修建了一下,成了现在的模样。”前些年,一下雨,这条狭窄的巷子也很容易被水淹,尤其是厕所的位置,积水容易汇集。两年前,东箭道街重新铺设了排水系统,刚进巷子的路口也铺了沥青进行加高,这样一来,积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只能干着急

  东箭道街的老住户已经不多了。东箭道街7号院是目前该街最外面的一个院,据胥春发夫妇介绍,这个院里住了8户人家,其中老住户4家,另外4家为租客。这8户人家的房子坐西朝东,南北方向排列,所谓的院子是一条狭窄的走廊。进院左手边第一家就是胥春发的住所,目前,他和他的老伴王雁香住在这间16平房米的房子里。

  今年64岁的胥春发生于此处,1971年的时候从南边的房子搬到了现在的房子里。“当初建华能大厦的时候,眼睁睁看着拆到我们这面墙。”王雁香指着东墙说。和这条街道里的其他老房子一样,这面快有50年历史的墙体上有一条裂缝从顶端延伸到墙根。

  “看着别家都搬走了,有些在山师东路分到了房子,有些住到了水屯小区,也有些又回来住到了北边的明湖小区。”胥春发和王雁香也只能干着急,“看着着急啊,我们也想早点住到楼房里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却一直没有了动静,这一晃也二三十年了。”王雁香在1985年从将军路附近的一个村落嫁到此处,她说:“我们村都已经拆迁了,大家都分了新房子。”

  据东箭道街的老住户们介绍,他们这里没有拆是因为这块地当初规划给了皇亭体育馆建游泳池,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便搁浅了。
 
  电器厂变恒隆广场

  作为公家建造的房子,胥春发记得最早的时候,一个月要向房管部门缴纳8毛钱的房租。他拿出了一张2015年向房管局缴纳房租的收据,这间16平方米的房子在2015年一整年的租金为162元钱。

  同张桂贞家一样,胥春发老两口吃饭睡觉会客也都是在这一间房子里。屋里的陈设也是一眼就能看清:一张床、一个沙发、三张桌子、一台冰箱、一台电视机。此外,一个颇有年代感的瓷脸盆放置在进屋左手边的铁架上,房屋半空中扯了一根绳子,上面挂着几条毛巾。

  除了这间16平方米的房子,胥春发家还有一间13平方米的房子,这间屋子就在7号院的对过。最早的时候,这间屋子里住了7口人,包括胥春发的父母和他的三个姐姐一个弟弟。“随着我们几个慢慢长大,这间屋子实在住不开了,大概是在1968年的时候,房管局要把土坯房拆了建砖房,我母亲就跟人家说了说我家的情况,就又租了这间16平方米的房子。”
  胥春发12岁辍学,他记得当时数学学到了约分和带分数。“家里穷,没钱上学。不上了之后就去砸石子和糊纸箱子挣钱,砸一斗石子能得两毛四分钱,一天能砸个两三斗。”1970年,17岁的胥春发到了位于舜井街的济南电器厂做钳工,一个月工资二十块零八毛。他的姐姐有的去了食品公司,有的去了织袜厂。2002年,电器厂倒闭,胥春发下岗。“我算是2008年退休,现在有退休金领。”而王雁香则在居委会里工作了16年,“那时候要是谁家有困难了,就是吃着饭也是放下饭碗,先紧着帮人家解决问题。”现在的王雁香每天上午要做两个小时的家政来补贴家用。

  现如今,胥春发曾工作过的济南电器厂的厂部是恒隆广场的位置,工作的车间变成了宽厚里。随着泉城路的拓宽,在2007年,东箭道街里的居民经常光顾的百货大楼也被拆除了。“外面可真是大变样了。”

  同多数东箭道街的住户们一样,胥春发家取暖也是靠烧蜂窝煤,他家的蜂窝煤就储藏在他们住处对过的面积两三平米的低矮的棚子里,这里还有煤气罐和灶台,“放煤炭的地方我们夏天就在里边洗澡,夏天也在这里做饭,冬天就在炉子上做饭。”院子门口的屋顶上放置了太阳能热水器,在冬天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现在洗澡就只能去澡堂。”
 
  渴望

  东箭道街1号院里的许多房屋的屋顶呈拱形,再加上青砖垒成的墙面,让这里显得更为古朴。这里原本的7户人家里,只有1户是老住户,另外4户门扉紧闭,现在无人居住,西侧院落一棵歪脖子老树下铺满了黄色的落叶。而剩下的2户则住着租客。站在这个院子里,抬眼望见的就是紧挨着的明湖小区里的楼房,虽一墙之隔,但却是两个不同的天地了。

  东箭道街这些院落的东侧和南侧被皇亭体育馆和华能大厦所包围,多数院落多数时间难以见到太阳。“越是冬天,太阳越是少见。”潮湿、阴冷、房屋裂缝是这些房屋的共同点。

  12月3日的省城电视问政聚焦到了棚改旧改,东箭道街的居民反映了目前的生活状态后,济南市住房保障局(城市更新局)党委书记、局长徐春华感叹:“应当说在现代都市还有这样阳光照不到的角落,确实让人很心痛。”徐春发说,由于历史原因,类似东箭道街这样的地块单独开发难以平衡,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目前,确定了由区政府作为责任主体,东箭道街已经进行了入户调查意愿。

  “经过研究,正在进行冻结手续,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前冻结完毕。如果征收拆迁工作顺利,明年上半年就能完成拆迁。”历下区住建局局长针对东箭道地块回应说。

  “这一年填了有三次调查表了。”张桂贞说,“在意愿上填的是同意搬迁,要求回迁。”张桂贞的儿子楚军说:“搬到外面吧,房子可能会大点,但是这里这么好的位置,很多人也是不舍得。”

  “我记得表上有住房面积、家里几口人、要房子还是要钱、回迁不回迁等问题。”王雁香说,“我们当然觉得是能回迁最好。”
 
  炉火

  因为住房条件差,东箭道街的绝大多数老住户们都是愿意拆迁的。

  进入冬季,天气越发寒冷。走在东箭道街的小巷里时不时就会闻到一股烧煤的味道,“四周被包围了,空气不流通,这味就出不去。能早拆就早拆。”一家住户说。
  12月7日傍晚,东箭道街剩下的四拐埋进了夜色中。一户人家点燃了烧水炉,炉中的火焰蹿出老高,这里正冲着泉城路上的世茂国际广场,新式建筑外墙上闪烁的霓虹灯吸人眼球。王雁香进到低矮的厨房,开始张罗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