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白酒“涨入”千元时代

2017-12-13 14:32:53 来源:山东商报
市民在超市选购白酒
 

           近日省城气温不断走低,而白酒行业却一片火热。对白酒行业来说,2017年堪称丰收年。今年伊始,白酒量价齐升,业内涨价潮此起彼伏,尤其是名酒企业迎来了进入调整期以来最暖时机。出厂价上涨、出货价上涨、供货价上涨、零售价上涨……随着元旦和春节即将到来,“涨声”一片的白酒行业,更加热闹起来。在连续11个月中发布百余道白酒涨价令后,进入12月以来,又有多款白酒价格上调。除贵州茅台外,“普五”市场零售价从969元/瓶上调至1099元/瓶,另有多个知名品牌产品逼近千元。 文/图记者高玲



  “涨”声一片:白酒迎新一波涨价潮,部分品牌重回千元时代



  随着元旦和春节即将到来,白酒又迎来一波涨价潮。12月4日,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井坊)发布部分产品建议零售价及建议整箱团购价的调整通知,典藏系列上调40元,井台系列上调30元,臻酿8号及鸿运装上调20元。其中,建议52度500ml产品市场零售价为979元/瓶,而提价前为939元/瓶,已逼近千元。水井坊方面表示,此次调价“涨的是建议售价,不是出厂价”,涨价原因是“出于综合考量,为了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持续执行水井坊的营运策略”。


  记者调查了解获悉,洋河梦之蓝系列自12月1日起亦迎来了涨价,梦之蓝M3、M6出厂价分别上涨5元/瓶、10元/瓶,终端价每箱(4瓶装)将分别上调约120元、150元。另外在前不久,五粮液经销商也接到了涨价通知,“普五”市场零售价从969元/瓶上调至1099元/瓶,逼近历史最高价格,这也是五粮液今年第三次上调终端价格,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继贵州茅台酒之后又一价格突破千元的品牌。对于部分白酒重回千元时代,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茅台、五粮液等品牌拥有市场基础及品牌基础,其产品回到千元以上是正常的。


  有业内研究机构统计,截至今年11月底,今年白酒行业价格调整通知超过100个。除了上述高端白酒企业提价之外,次高端方面也有不少白酒企业上调价格。继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一线白酒价格上涨后,二线白酒也在春节前纷纷提价。据不完全统计,11月以来,已有酒鬼酒、剑南春、洋河、水井坊、今世缘等多家二线白酒品牌上调了价格。其中,酒鬼酒核心产品红坛酒鬼酒的零售价也将于12月中旬从498元提至568元;今世缘11月1日起国缘四开终端价上调20元/瓶、对开终端价上调15元/瓶、单开终端价上调10元/瓶、国缘柔雅上调10元/瓶、淡雅上调5元/瓶。


  另外,剑南春和汾酒同样释放出提价的消息。11月底,剑南春传出剑南系列及绵竹系列全线上调价格,涨幅约为25%,预计两年内调整到位;洋河股份短期内M3、M6出厂价分别提高5元和10元,预计将在2018年中提价;汾酒也在宣布青花30、青花20、老白汾酒等11个产品暂停销售,也被业内视为涨价的前奏。从大盘上来看,本周白酒板块结束连续两周下跌形势,次高端品种反弹。



  市场导向:原材料价格上扬,白酒涨价源于需求及生存压力



  “受益于餐饮消费回暖,库存和渠道调整到位,消费习惯的转变等,今年白酒行业整体行情转好。”省城白酒经销商刘正勇认为,不管是因为包材或原材料的涨价,还是消费升级,市场驱动,抑或是厂家主导涨价,白酒的价格就这样上涨了,这也是今年酒行业的关键词,也是白酒行业在当前市场行情中自身的一种调整。


  刘正勇在采访中表示,现阶段我国白酒行业呈现出哑铃状结构,主要划分为价值型白酒和价格型白酒两大类。刘正勇认为,高端白酒的消费者对于价格并不太敏感,因为很多人宁可喝少点,也要喝好点;而次高端酒企的提价属一种被动行为,因其消费群体为消费能力有限的中低端人群,属于价值型和价格型两种白酒的中间缓冲地带,可增长空间较小,渠道利润有限,所以其主动涨价的能力也相应受限。


  记者通过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了解获悉,本轮白酒价格的调整主要受成本等因素影响。从去年9月开始,玻璃、原纸、瓶盖等原材料开始大面积涨价,部分原材料涨幅高达50%;同时,随着“史上最严限超令”的出台,致使运输成本急剧提升。尤其对于对价格更为敏感的低档酒来说,原材料成本的大幅度提升犹如“扼住”了其咽喉,不少低端酒品牌纷纷上调零售价格,如小郎酒、毛铺苦荞酒、牛栏山、红星等。


  “低端酒企除了以涨价来应对成本上涨的压力外,还应借助这轮行业性涨价的契机,按照零售价倒推通路价格,用提价的方式完成渠道价格秩序整顿和产品价格张力。”山东众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长征在采访中表示。而对于近期不少白酒品牌上调产品价格,徐长征认为,近期酒企涨价的动作,与不少大品牌酒企提前完成了今年任务有一定关系,而元旦和春节是白酒销售的旺季,白酒市场价格坚挺,此时涨价是在为春节旺季的销售做准备。



  利润率之争:高费用率摊薄利润



  一直以来,白酒行业暴利的传闻不绝于耳。公开数据表明,在2012年之前的数十年里,主要的白酒品牌一直在提价,平均速度是20%-30%,中国的白酒业净利润的增速在2011年甚至超过30%,有一些主要的品牌更高于这个平均数。据业内人士爆料,贵州茅台2015年酒类业务毛利率高达92%,其中茅台酒的毛利率更是接近94%。


  然而,在度过了2012年之前的黄金十年之后,特别是国家严格控制“三公”消费后,白酒行业迈入漫长的寒冬期。据中国酒业协会最新数据,2015年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总计2689家,其中亏损企业299家,亏损面为11.12%,亏损企业累计亏损额54.37亿元,同比增长18.80%。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白酒行业“单单看”酿造和生产环节,毛利率的确较高,毕竟酿酒的主要原料高粱,即使现在涨价已到5000多元每吨,两年翻了一番,也就折合一斤2.5元。按不同香型折合为四斤高粱酿一斤酒的平均值计算,直接酿造成本也就一斤10元,跟中高端白酒动辄200元以上相比,“的的确确”看似暴利。“包销售将税金、物流、人力成本、促销费用、推广支持、奖励和返利等运营费用,再加上财务费用,合计已接近40%的费用率,如果按照105元的发货价,每瓶也只剩下63元,利润15元,这样的利润率就是14.28%。”多年从事某品牌白酒代理业务的林立峰告诉记者,别看白酒的生产很简单,但是最后销售出去的过程工序比较多,单看各级批发商和渠道商的灰色潜规则费用就相当高,这样一来最终利润就摊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