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领导来“卧底”了

2017-12-1 14:13:37 来源:山东商报

         卧底是啥样的?影视剧看多了,肯定觉得这是想想就觉得劲爆的非凡体验。对此,山西省朔州市工商局副局长郝如翔就深有感触。


  郝局最近也因为“卧底健康讲座端掉诈骗团伙”成为一时风云人物。他潜入“热火朝天”的保健品讲座现场,把自己设定为一个普通老人、把手机藏在袖筒偷偷拍录……


  这样的做派,不是卧底是什么?


  领导卧底,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盘点既往不难发现,这不是孤立现象。


  类似事件串联起来,更像公职人员一种工作方式,或者说是一种不同于常规的“下基层”。调查研究,从来都是“向下”指向的。如果这样看的话,“卧底”就没有那么神秘了。


  卧底,就是一种施治手段,不见得会成为常态,但可以被列入常规。


  这样,现实中就会有更多的“卧底式治理”,领导可能就在你身边。肖明君



  “集体挂号”的逻辑



  官员“卧底”暗访,有时候是单独行动,有时候是集体行动;有时候是随机行动,有时候是定时集中行动,可谓形式完全可以多样化。


  2013年7月份起,广东省卫生厅曾要求,厅机关处级以上领导以患者或患者家属身份到广州地区不同级别、不同类型医院“看一次病”,全程体验挂号、诊疗、检查、缴费、取药等医疗流程。在随后的座谈会上,许多处级干部感叹,只有“看过”才知道“看病之难”竟然超出想象。


  值得一提的是,该院医政处副处长扮作患者去一家综合医院看病,体验看病难情况。他表示“从进医院到出医院整个流程花了1小时20分钟,但医生只给我看了3分钟。”对此他提出51条医院整改意见。


  如此大规模“卧底”出动的结果是,“看病难”在卫生系统管理者这里入脑入心了。一位副厅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甚至坦言“如果我不是厅长,肯定看病难。”


  对此,有人说,解决看病难,不在于领导“扮患者”的体验,而在于将体验的感受,变成“将心比心”的作风转化,并将之落实到实际的工作中去。


  另一个例子是海南省三亚市。其实早在2011年4月17日,三亚就曾启动领导干部的“民生体验”活动,要求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政府各工作部门领导班子成员等,以普通市民或游客身份,亲身体验百姓生活,收集有关改善民生和加强城市管理的意见和建议。结果,发现交通混乱,“黑车”、摩的抢客等现象比较严重,建议相关部门加强管理。但三亚领导的“集体暗访”,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直到2013年1月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三亚暗访当地交通状况时,交通混乱、“黑车”仍是交通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卧底就有“意外发现”



  领导干部选择卧底,而不是坐在办公室听报告、打招呼开会,目的就在于掌握真实情况,甚至能得到与“正常渠道”不同的“意外收获”,事实证明,只要是有“卧底”,总少不了这样的“意外收获”。


  据报道,今年4月25日,为了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杭州市长徐立毅以一名普通市民的身份,不发通知、不打招呼,轻车简从,实地暗访多个行政服务窗口。在交通运输服务窗口,张先生为企业车辆办理转出过户手续。徐立毅耐心陪他办完网上申请之后却被告知,由于提交的表格版本不同,仍需再跑一趟。之后,徐立毅来到市民之家的公积金窗口,主动陪同在杭务工者高先生办理公积金提取业务。这项看似简单的业务,却被告知需要开具无房证明,而开证明的房产档案馆却位于开元路。亲身体验完,这位市长发话了:“最多跑一次”事关百姓民生,事关发展大局,各级各部门要聚焦群众和企业办事卡壳的痛点、堵点,进一步减少审批环节、精简审批事项,不能让老百姓办事“一直在路上”。


  2011年,时任山西省副省长的刘维佳,在其联系点山西沁县册村镇温庄村驻村。当年4、5、6月三次到村,特别是4月那次在农民家中连住了两宿。
  据报道,6月23日,刘维佳再次到温庄村时,大学生“村官”任江辉告诉刘维佳,为了修缮村委会办公场所,花了不少钱,村里又新欠了一些工程款。此外,购买办公用桌椅也欠下一些债务。刘维佳当场感叹,村级债务又增加了。陪同的镇党委书记随即制止任江辉“诉苦”,提醒他不要“瞎说”。当然,副省长的到访也给村庄带去不少喜讯。刘维佳走后,村里的灌溉工程、田间道路工程都得到了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