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卧底”日常化,另一种下基层

2017-12-1 14:17:39 来源:山东商报
郝如翔在保健品营销现场进行科普(资料片)
 

         说到卧底,更像是“打入敌人内部”的片断,但是,作为一种调研方式和工作方法,“卧底”其实是另一种领导干部下基层。


  从朔州市工商局副局长郝如翔“卧底保健品讲座”,到今年4月份的“杭州市长暗访‘最多跑一次’”,再上追到云南沾益县人社局副局长陈家顺“卧底打工4年”,等等,这些爆出来了,就是新闻,如果没有爆出来,就可能默化为当下干部的日常“应有动作”了。 记者肖明君



  从“感同身受”到“惊心动魄”



  官员“卧底”,多数时候只是“自降身份”,以普通市民或普通职业的身份,介入某种场景中,获取一些有效信息,多数没有那么困难或危险,有的只是“感同身受”。


  2011年2月25日,北京市回龙观医院的院长杨甫德,他以一个普通失眠者的身份去看病,早晨5点多就出门坐公交车,6点多到的医院。在挂上号之前,他已经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轮到他时,心理科的专家号挂完了,他只能挂到普通号,而且是几十号以后了。为此,他又在拥挤的大厅等了近5个小时。轮到他看病,已近中午12点。


  但是,除了“和风细雨”的卧底,有的卧底确实是一种风险性极大的行为,这因工作性质而异,尤其在涉及反贪反腐或刑侦工作时,某些官员下沉下去之后,那就真有“你死我活”的味道了。


  2015年,全国十佳反贪局长、时任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杨耀杰撰写的《反贪审讯秘籍》 一书对外发布。杨耀杰称,这本书是他在反贪一线20余年的实践总结,堪称反贪精英的智库宝典。其中提到,在杨耀杰20余年的反贪生涯中,令他最为印象深刻的一次挑战却是他做“卧底”,捣毁黄金走私团伙的战绩。
  杨耀杰说,作为反贪检察官,这种卧底经历是极其少见的。事隔20余年,那次卧底的每个细节,他仍历历在目。


  而新京报在采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时,对方提到自己亲自参与指挥破获湄公河“10·5”案件时惊心动魄的情境,而在说到“卧底”话题时,甚至称卧底警察“万不得已须尝试毒品”。



  “卧底”坏了谁的规矩?



  梳理各级领导干部的“私访”“暗访”,或者“卧底”,他们用来掩饰真实身份的另外一个身份可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病人、顾客、办理业务的市民、个体业户,等等,当然也包括农民工。


  在“卧底”的干部中,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县时任人社局副局长陈家顺应该算最“像样”的。2010年,曲靖市组织80多位农民工到扬州一家鞋厂打工。为了解农民工的工作生活状况,陈家顺本人也扮作一名农民工,在那个鞋厂工作了二十多天,回去写了一份“卧底打工报告”。


  据人民日报报道,2008年9月,广东省徐闻县委书记钟力到任刚一个月,就听说当地治安不好。于是他和司机扮成菜贩,在村边路口与老百姓聊天,了解情况。他听出租车司机说在营运过程中有时受到恐吓,还特地找了一辆出租车扮起的哥,在海安港码头、汽车客运站等地“卧底”了解情况。


  报道称,当时当地一度私彩很流行,而且这个东西害人害己,有时候还会搞得家破人亡。到徐闻后,钟力多方打听才知道某市场旁边有条街集中了很多卖私彩的不法分子。以往警方打击时,常常大张旗鼓地行动,结果走漏了风声,抓不到主要的人,也抓不到证据。2008年10月的一天,钟力一个人搭了个“三摩”,悄无声息地去了那条“私彩街”,跟那些买彩票的人聊;怕引起怀疑,还打了两注奖。钟力说湛江话,对方以为他是外地的,也没什么戒心。出了街口,钟力直接报警,很多核心分子没来得及跑,都被抓了。这一下子就打击了私彩的气焰。


  不过,经过这一系列动作后,当地有些人私下里议论,说新来的县委书记“坏了规矩”,招呼都不打,就搞突然袭击。对于在机关工作20多年的钟力来说,他心里清楚得很,很多地方领导来了一个样,领导走了又是一个样;向上汇报工作什么都好,下去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觉得,在基层工作,眼里就不能只有这些“花架子”,要亲眼看,亲耳听最真实的情况,才能出台真正对老百姓负责的好政策。


  领导卧底,治标不治本?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老年养生讲座和保健品推销风生水起,这一市场鱼龙混杂,导致很多老人已深受其害,损失却无从挽回。


  11月13日,朔州市工商局副局长郝如翔下班途中,有人给他散发了一张32K大小的彩色宣传页,是某公司的“幸福来”大讲堂,诱人的是,彩页上提到:“凡参加讲堂者,每人免费领取鸡蛋10—15颗,每天礼品送不停。”而他在讲堂上看到的情景,也不外乎一般“健康讲座”的那些套路:行骗者刻意展示出伟光正的目的,施以小恩小惠,针对分辨力不高、身体有恙的特定人群,在一个富有感染力的场合,由一个外观出众、有靓丽身份、口才极好的人来讨好老人家,配以适当煽动,然后就想方设法让老人家心甘情愿掏出大几千甚至上万元,买这个粉,那个仪器之类的。


  据报道,在气氛热烈的营销现场,几百位老人坐在那里,欢呼着鼓掌,只有郝如翔一个人偷偷垂下手,把手机藏在袖子里,打开了摄像头。听了两天的产品宣传,第三天,11月16日早上6时左右,郝如翔领着山西省朔州市工商局、公安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三个部门,共80多名执法人员,突击检查了位于朔州龙凤酒店的营销场地。这时,那位“专家”才知道,台下坐的郝如翔是朔州工商局副局长。


  对于郝如翔局长的“卧底”之举,有人觉得作用有限:局长走红后,成了熟面孔,再想卧底已不可能,“卧底生涯”宣告结束,而能够卧底的老年工作人员毕竟是少数;卧底方法传开之后,保健品推销者也提高了警惕,况且,有的店前阵子关停了,后来又偷偷开了门,还有的转往外地,继续“营业”,可见靠几个领导或卧底去把控保健品安全问题未免是治标不治本。


  不过也有人觉得,官员主动卧底,是值得推广的方法,对于治理“老年人受骗”这种现象,如果各地工商局领导都行动起来,亲自到一线,即便保健品推销人“转场”,也始终处于无立锥之地的境地,最终只能走向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