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穿越千年

2017-12-21 10:34:36 来源:山东商报

        眼下最火的综艺节目,莫过于在央视播出的《国家宝藏》了。本月初,中央电视台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河南省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等九大国家级重点博物馆合作,推出大型综艺节目《国家宝藏》,展示九大博物馆的27件镇馆之宝。

 

九旒冕

“虹”卜骨照片

“虹”卜骨拓片
 
  节目中的国宝个个精美绝伦,但是毕竟离我们远了一点。不过咱们身边也有这样精美的国宝,山东省博物馆的馆藏也很精彩。省博曾在2011年出版过《走进山东博物馆》系列丛书,这套图书分为《齐风鲁韵》《大哉孔子》《鲁荒王墓》《镇馆之宝》《石刻艺术》及《翰墨丹青》六层,书中介绍了省博的重点文物,而这些文物就可以称之为省博的“镇馆之宝”,下面我们就来走近省博的部分镇馆之宝。本专题撰稿记者熊小原

  甲骨:带“鬼”字甲骨,大陆仅此一片

  商代甲骨文是商代晚期王室在占卜后将相关内容刻在龟甲或兽骨之上的文字。甲骨文是中国汉字的起源。商代占卜之风极为盛行,几乎事无巨细,都要卜问吉凶,诸如祭祀、征伐、田猎、收成、风雨阴晴、祸福疾病,直至妇女妊娠,生男还是生女都要占卜。
  山东博物馆的甲骨精品主要来源于罗振玉旧藏。这批甲骨是罗氏甲骨旧藏中最精的部分。其来源据有关人员回忆,1945年,日本投降后,山东省胶东区行署派干部到东北地区巩固地方政权。高兢生同志带领十余名同志到大连远东炼油厂作接收敌产工作,在院内发现铁皮箱一只,无锁,电焊封口。箱内何物,无人知晓。用铁锤砸开后,发现箱内装有木制小抽屉和布制小盒,藏有甲骨1319片。当时炼油厂内有一日本人迟迟不肯离去,在甲骨被发现后,此人也不见踪影。据分析,这批甲骨是当时日本在我国掠夺的珍贵文物之一,因战败没有来得及偷运走。当时胶东区行署各救会会长张修己得知后,立即回电叮嘱,妥善保管。这批甲骨运往胶东后,交给胶东图书馆保管。1950年,这批甲骨随同胶东文物管理委员会的其他文物,均调拨给山东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经专家鉴定,这批甲骨系罗振玉旧藏,极为珍贵。
  山东博物馆馆藏甲骨的另一重要来源为加拿大人明义士。他1910年来华,到安阳地区传教,收购甲骨。到1917年,明氏所收集的甲骨已达五万多片。1932年明义士以文学院考古学教授的身份应邀至齐鲁大学任教,他将自己收藏的甲骨等文物随运至济南。1936年明义士回国休假,由于战乱等多种原因,一直到去世也没有再回到中国来。明义士的甲骨流离颠簸,部分在战火中遗失,保存下来的最终被四个单位所珍藏,故宫博物院藏20364片,南京博物院藏2390片,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所藏甲骨5170片。留在济南的8000多片甲骨解放后被山东省文管会接收,但大多是碎片和没有文字的。
  山东博物馆所藏5425片甲骨中有1000多片一级品,大部分为罗振玉旧藏,其中有4片为特级品。其中一片有“鬼”字,“鬼”即鬼方(匈奴),据说“鬼方”甲骨全国仅三片,大陆只此一片,另两片在台湾。一片甲骨上有“鎷”字。带“金”的字在甲骨文中非常罕见,此片是《甲骨文合集》中唯一一片带金字旁文字的甲骨。另一片正面有一“虹”字,此字上边的两道弧当是龙身,下端当是龙头,作二龙吸水,古人认为龙出吸水即天晴。郭沫若先生认为该骨面刻辞“盖一代典礼习尚如是也”,其前后均未见,极其罕见。

  九旒冕:唯一可见的冕实物

  冕是古人在祭拜天地、祖先及举行其他重大典礼的时候佩戴的礼冠,与礼制有着密切的关系,所谓“冕,大夫以上冠也”。只有那些具备相当社会地位的人才可以佩戴。
  冕的使用制度在历朝历代或有增减,但基本结构相似。冕冠的顶部覆盖一长形木板,称为冕版,一般会用细致的布帛包裹,板形前圆后方、前低后高。前圆后方象征天圆地方,有天子是奉上天旨意来治理天下之意;而前低后高,呈前俯之状,象征皇帝有谦恭的美德,能倾听民意。冕冠前后下垂的旒除了表明佩戴者的身份外,更重要的是遮挡住佩戴者的视线,使其目不斜视,不见不正之物,后世的“视而不见”就是从此而来。另外,在两耳附近,还各垂一段丝绳,下悬一颗玉石,叫做“充耳”,佩挂这种玉石的目的是为了“止听”,来提醒佩戴者切勿轻信谗言。这就是所谓“听而不闻”的由来。
  山东博物馆馆藏有一件明代鲁荒王墓出土的九旒冕,通高18厘米,长49.4厘米,宽30厘米。为藤篾编制,表面敷罗绢黑漆,镶以金圈、金边;冠的两侧有梅花金穿,贯一金簪。冕的顶部有“綖板”。板前后系垂旒,前后共垂9道旒。每道旒上计有9颗,红、白、青、黄、黑五种颜色的玉珠,共用珠162颗。明代的礼制规定,皇帝用冕前后各12道旒,每道旒上有12颗玉珠,太子用11旒、11珠,亲王只能用9旒、9珠。这件九旒冕的主人鲁荒王朱檀,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是分封到山东的亲王,使用9旒、9珠是符合当时礼制规定的。
  鲁荒王朱檀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十子,出生后两月就受封。朱檀自幼聪慧过人,博学多识,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因而备受宠爱。在15岁时就藩山东兖州。此后沉溺于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中,并一心追求长生不老,终日焚香诵经,烧炼“仙丹”,终致“饵金石药,毒发伤目”,最后病入膏肓,百医无效,19岁便死了。因生前行为荒唐,得谥号“荒王”。鲁荒王朱檀墓出土了很多珍贵的文物,其中最能代表皇家威仪的则属九旒冕。
  从远古圣人到历代帝王,无一例外都把冕当做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山东博物馆馆藏的这件九旒冕作为唯一可见的冕的实物,越发显得弥足珍贵:不仅在艺术上有很高的价值,同时具备了较高的历史意义。
 
 
        银雀山汉墓简牍  
        发现失传近两千年的《孙膑兵法》

  1972年,在临沂市银雀山上发现了一座古墓。当年4月14日,工作人员在清理被破坏的一号汉墓时,临沂文物组杨殿旭看到一根竹片从水中漂浮上来,他漂洗了一下竹片上的泥浆,说“你们看,这上面有字”,并把竹片递给了墓坑上面的人。临沂文物组的刘心健,经仔细辨认后,确认竹片上写的是“齐桓公问管子曰”几个字,当时就兴奋起来,大呼:“这是古代的竹简!”不久在一号汉墓的西侧又发现二号汉墓,也出土一批竹简,意义重大的银雀山汉墓简牍陆续出土。
 

 
  银雀山汉墓简牍中最令世人瞩目的发现是《孙子兵法》与失传近两千年的《孙膑兵法》同墓出土,结束了关于孙子其人其书的千古论争。《孙子兵法》也称《吴孙子》,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军事著作,大约成书于春秋末期,作者为孙武。作者孙武,为春秋末年齐国人,为避战祸,辗转至吴国,由伍子胥荐于吴王阖闾,作武将,帮助吴国“西破强楚,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因其成名在吴,故称“吴孙子”。到20世纪80年代,《孙子兵法》已被翻译成日、英、法、德、俄等十几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孙膑兵法》也称作《齐孙子》,作者为孙膑本人及其弟子。孙膑是孙武的后世子孙,晚孙武百余年。《史记》《汉书》等均有记载。“孙子膑脚”和“马陵之战”是其广为人知的两则事例。因其成名于齐,故称“齐孙子”。《齐孙子》因不见于隋代及以后文献,关于孙子与孙膑,自宋代起,学者聚讼千年,莫衷一是。
  观点主要有以下几种:其一,支持《史记》中的记载,认为孙武、孙膑各有其人,并分别著有“兵法”传世;其二,认为历史上并无孙武其人,《孙子兵法》是一位战国时期“山林处士”所作;其三,不否认历史上有孙武这个人,但《孙子兵法》不是孙武编著的,而为后世之人伪托“孙武”之名而作;其四,《孙子兵法》的作者是孙膑,孙武和孙膑是同一个人,“武”是其名,“膑”是绰号;其五,历史上有孙武和孙膑这两个人,但现存的《孙子兵法》作者是孙膑;其六,认为《孙子兵法》是三国的曹操所著,“兵法”中提到的“孙子”是春秋时期的伍子胥。
  上千年来,各方争论不休。《孙膑兵法》的重现光华与《孙子兵法》同时出土,解开了这个千古谜团,证实了孙武,孙膑实为两个人,各有兵书传世。

  蛋壳黑陶杯
        到今天仍不易复制

  蛋壳黑陶高柄杯器壁薄如蛋壳,厚度还不到1毫米,拿在手中轻盈的好像没有重量,配上漆黑发亮的外表,纤细均匀的弦纹装饰,称之为陶器史上登峰造极的艺术品并不是过誉之词。
  蛋壳黑陶杯,早在3000多年前的龙山时代就已盛行。龙山文化遗址最初是由山东籍考古学家吴金鼎先生在章丘龙山镇城子崖遗址发现的,最初称为“黑陶文化”,因为这种文化以黑、光、亮的黑陶器为特色。而蛋壳黑陶杯作为龙山文化陶器的代表作,体现了新石器时代陶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龙山文化随葬蛋壳黑陶杯的墓葬中随葬品十分丰富,作为一种饮酒器,它不代表墓主人是一位嗜酒的人,实际上象征着死者生前拥有的财富和地位。酒在龙山文化时期绝对是一种奢侈品,在已经产生贫富分化、出现了特权阶层以后,产量稀少并且昂贵的酒就成为特权阶层的专享品。
  蛋壳黑陶的工艺之复杂,即使到今天也不容易用古法进行复制。钟华南是我国第一位使用古法烧制出蛋壳黑陶的人。烧制蛋壳黑陶首先要做出土坯,它对淘土的要求非常严格,必须达到非常细腻而且没有杂质的程度,有了陶土,就要在快轮上抟制成形,由于蛋壳陶器器壁厚度只有0.2毫米,在快速旋转中非常容易破碎,制成后需要入炉烧制,烧制中还需要使用还原焰,于是钟华南经过一次次的试验,最后只成功烧成了一件。今天的复制者使用了上色工艺和电烤方法,制作难度大大降低了,但是成品的色泽仍然与真品存在差距,蛋壳黑陶杯的珍稀程度由此可见。

  颂簋
        铭文可抵《尚书》一篇

  簋为盛食器,出现于新石器时代。簋本为“百姓日用”的普通器物,到新石器时代晚期逐渐具有了标志等级身份的作用,青铜时代,铜簋与铜鼎组合,成为最常用的礼器之一,为社交、祭祀、殡葬等重大活动所必不可缺。鼎为炊器,主要是烹煮和盛放肉食,簋则是盛放谷类素食的,二者组合,体现了古人食谱的荤素搭配。
  文献记载,簋的使用一般为偶数。鼎用阳数,簋在鼎的数量上减一: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两簋或一鼎;到了东周,则是天子、诸侯九鼎八簋,卿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两簋或一鼎。
  这件颂簋制作于西周晚期,周宣王时期。配有相应的器盖,器盖倒放就是一个盘子,也可以用来盛食。器足为兽面象鼻形。器身的主要纹饰是窃曲纹。颂簋的盖、器均铸有铭文,为对铭,15行共150字,另有2重文,记录了“颂”受天子册命的过程。
  颂簋铭文记载的是西周时期的册命制度。大意为:周王册命颂掌管成周贾(颂鼎下有“廿家”二字,此处无),监督新造,流通货物,以为宫御之用。周王赏赐颂玄衣、省纯、赤市、朱衡、攸勒等物品。颂接受册命,退出中廷,然后再回返,向周王献纳瑾璋。
  铭文中比较完整地反映了西周王室册命官员的制度,与传世文献中的记载基本吻合,对我们认识当时的礼制十分重要,“可抵《尚书》一篇,史料价值有过之而无不及。”
  颂簋的流传如同其他青铜重器一样,充满了传奇色彩。清嘉庆十九年刘喜海在北京购得,刘喜海是刘墉从孙,清代道、咸间金石学家、古泉学家、藏书家,有《海东金石苑补遗》等金石著作。
  后来转归李宗岱。李宗岱(?—1896),山东候补道员署山东盐运使、布政使,著名收藏家,亦为近代洋务派著名人物。
  后转手黄县丁氏“泰来”号的丁树贞(一说原为黄县焦氏收藏)。丁树贞(1861—1915),为山东著名的金石收藏家,其数世亦官亦商,家资巨富。后丁氏家道破落,弟兄分家时分割财产,使其器盖分藏。20世纪40年代,器身为胶东古物管理委员会黄县文管分会收集,后转入山东省博物馆。20世纪50年代,丁氏后人张秀琳女士将所藏簋盖捐献给山东省博物馆,颂簋始成完璧。

  亚醜钺
     揭开薄姑古国的神秘面纱

  山东是商部族的发祥地之一,青州苏埠屯发现的商代墓地及出土品为我们勾勒出4000年前山东地区商代方国的繁荣。1965年至1966年,山东博物馆对苏埠屯墓地进行了发掘。在一号大墓墓室北壁近墓道口的填土中发现两件平放的大铜钺。其中一件通长32.7厘米,刃宽34.5厘米,长方形,方内,双穿,两肩有棱,弧形刃,器身作透雕人面纹,极富威严,钺正反两面铸有铭文“亚醜”二字,又名“亚醜钺”,为国家一级文物。亚醜铜钺出土后引起了极大轰动,目前全国发现的属于商代的40余件铜钺中,制作最精美、最为壮观的就是亚醜钺。考古专家推测这里可能是薄姑氏部族的王陵墓地,墓主人极可能是薄姑氏部族的国君。在今天的青州一带,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少昊之世有爽鸠氏,虞、夏时有季崱,汤时有逄公柏陵,殷末有薄姑氏,皆为诸侯,国此地”。可见青州苏埠屯一带乃薄姑氏所居。薄姑氏乃商部族的重要同盟国,其经济发达、文化先进,是东方十分强盛的部族,商朝灭亡后,薄姑氏归周,“至周成王时,薄姑氏与四国共作乱,成王灭之,以封师尚父。”薄姑氏从此在文献上消失了,今天,通过苏埠屯墓地的发掘,薄姑古国终于在考古工作者手里揭开了神秘面纱的一角。
  钺在古代的用途很广泛。钺在发明之初是一种武器或者工具,在使用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征伐战争中,作为一种生杀予夺的刑具让武士们忌惮和畏惧,而掌握生杀大权的国王正是用这样的恩威并施的手段带领武士去开疆拓土。在用作刑具的过程中,钺逐渐演变为权力的象征物。之后,出现了很多玉质的钺,证明这时钺已经脱离了实用范畴,成为墓主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亚醜钺闻名于世的原因还在于它的外形特别。钺器身透雕作张口怒目的人面形,眉、目、鼻均突起,口微下凹,威猛庄严,极其生动传神,符合商代青铜器装饰风格。作为从史前向文明社会过渡的重要阶段,商代青铜器上还遗留着大量与原始宗教礼仪甚至各类崇拜相关的风俗,受这种风俗的影响,商代青铜器装饰纹样传承史前思想观念,更多的是表现对自然和猛兽的敬畏。亚醜钺在装饰上采用人面纹,圆睁的双目,龇牙咧嘴的神态,传达出一种威严可怖的信息,与钺象征王权的心理暗示是相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