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从古籍到现代图书都在拼颜值

2017-12-23 9:45:51 来源:山东商报

        往往一本书之所以会被读者选择,或因作者有名气、或因书名有趣,抑或简介富有内涵,然而无论哪种形式,可能你都未曾想过,它的“形态之美”。书籍封面、扉页、插图、版式、装订方式等等,当你选择、购买一本书籍时,其实它们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你。“在我们的生活中,书籍随处可见,但是第一眼就能够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书籍却是少数,为了使书籍更加吸引读者的注意,人们往往会给予书籍加入各种设计,书籍形态则是其中的设计部分。”日前,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郑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他的新作《历代书籍形态之美》,对传统书籍设计的历史进行梳理与分析,包括简册、帛书、雕版印刷等各种形态的演变,竹简、布帛、皮纸各种不同材质的运用;以及对书籍封面、扉页、插图、版式、装订方式等不同元素的设计做了详细探讨。记者朱德蒙实习生焦腾

  历代书籍一直在不断地优化、美化

  记者:您讲了历代书籍形态之演变,在您看来,它们演变的美在哪里?
  郑军:中国在数千年历史的漫长进程中,书籍也在逐步演进。最初的书籍可能是一片干树叶,也可能是一片沙地,真正的起源已很难考证。甲骨文作为传递信息的记号,是今天可见到的最早的书籍雏形。古人还用陶器、青铜器等,创造出了金石文字。到了三千多年之前,先民们开始用质地轻柔的缣帛来写字,虽然很美,但材料昂贵,一般人消费不起。发展到后来人们剖开竹子,做成轻巧细长的竹片来书写,这种竹片非常廉价简单,叫做“竹简”。竹简作为书写文字的载体,从先秦至汉魏的二千年间,一直使用的就是这种“简书”。然而,简书虽然便宜但是笨重,也不适合大众传播。到了西汉,我们可以看到蔡伦使用树皮、麻头、旧布、渔网等造出价格低廉的纸料,这样造出的纸成本低,很快就得到了推广应用。后来,从晋人的“卷轴装”、唐人的“经折装”、宋人的“蝴蝶式册页装”、元人的“包背式册页装”,直到明清的“册页线装”,古代书籍也在不断地优化、美化。现在世界上通行的书籍平装样式,正是中国包背式册页装的改进型。
  记者:您的新书,为什么要讲书籍的形态设计呢?
  郑军:在我们的生活中,书籍随处可见,但是第一眼就能够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书籍却是少数,为了使书籍更加吸引读者的注意,人们往往会给予书籍加入各种设计,书籍形态则是其中的设计部分。
  形态,顾名思义:形,则为造形;态,即是神态。形态即外形美和内在美的珠联璧合,这是产生形神兼备艺术魅力的前提。书籍的形态,是著作者、出版者、编辑者、设计者、印刷者、装订者共同完成的系统工程,并非书籍设计者所独立完成的。对于现代书籍的形态体现,是新时期形势下所面临的新课题。社会在发展,设计手段在提高,印刷材料在更新,人们的审美眼光也在不断成熟,因此,对书籍形态的塑造,首先要从更新观念开始,从探索传统到现代以至未来书籍构成的外在与内在、宏观与微观、文字转达与图像传播等一系列的新课题入手,以创造出充满传统意韵和现代感的书籍的新形态。
  记者:“设计”从古至今,在一本书的产生过程中,地位如何?
  郑军:书籍设计贯穿着出版的全过程,没有设计就没有书籍的出版,或者说没有经过设计而印刷装订出来的书,就不能正确而有效地传递知识和信息,也就不能反映出一本书本身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因此,也就不是一本完整的好书。
  书籍设计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在视觉上吸引读者,同时要注意在设计时体现该书的基本精神,向读者宣传书籍的内容,以艺术的形式帮助读者理解书籍的内容,增加读者的阅读兴趣。这不仅仅是为了书作为商品便于流通,而且还是为了吸引读者,赢取读者欲读(买)此书的第一印象。

  藏书、保护书的第一意义是要使用它


  记者:大家一直都在讲“古籍”,但和我们现在阅读的书籍相比,古籍是什么?
  郑军:“古籍”通俗的说法就是古书。
  究竟什么样的古书才算古籍,为此争论很多,划分的标准也有很多种,归纳起来可以依以下四条标准来判定:著者年代;语言表达形式;装订形式;成书年代。但就每一条标准来衡量,似乎都有些片面,只有这几方面标准结合起来,才能得出一个比较客观的结论。为此,古籍的标准应为:撰著者的年代应是民国以前;书籍内容采用古代语文表达方式;图书的装订采用古式装裱,即线装、卷轴装、旋风装、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等形式;成书于1911年辛亥革命以前。凡是符合以上这四条标准的抄写书籍或印刷书籍都可以称为古籍。
  记者:现在很多人收藏古籍,甚至成为一种风气,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郑军:说到古籍收藏,古代已有。有“官藏”与“民藏”两类。官藏有两种:一是朝廷皇家所藏;一是各级政府所藏(今统称“国家收藏”)。作为一种制度,官藏可以一直追溯到商周王朝的收藏龟甲卜辞、青铜铭文。官藏定制于春秋战国,发展于秦汉隋唐,兴旺于宋元,极盛于明清。收藏量大、品种多而全,是历代官藏的特色。
  民藏也有两种:一是私家个人收藏;二是社会公众收藏。社会公众收藏,我国古代基本上是靠书院、寺院、祠堂和学校来进行。它们的收藏,往往是为了向特定群体提供知识服务,往往有集中而明确的主题。
  中国人有收藏古书的民族传统,正是这种传统,保障了民族文化的传承,保证了古籍版本的总量庞大和珍稀版本的难以穷尽。如今,活跃着一支古籍版本的收藏家队伍,使无数珍贵古籍在他们手中恢复了生命。以“网上购书”“古籍拍卖会”为代表的现代文化市场正在形成。不过,跟其他老古董的收藏队伍相比,古籍收藏力量有点单薄,还不具备应有的规模,与中国丰厚典籍遗产相比,实在不太相称。
  记者:古籍如何保护?古人又是如何保护书籍的?
  郑军:书有火、水、光、虫“四厄”。一是防火。火是书籍的大敌,历史上的始皇焚书、项羽纵火、董卓纵火,直至近代八国联军纵火,都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明代藏书家范钦的藏书楼“天一阁”,从建筑设计起就消除火灾隐患;二是防潮防水。一般每年入伏后或秋初天高气爽之时,选晴好天气将书籍搬到室外晒一次;三是防蛀。防蛀的办法很多,最好的办法是用天然植物制剂或药物制剂杀灭或驱除虫害。古人一般在成书前用黄檗汁侵染纸张,通称“入潢”,可使书页经年不蠹(蛀蚀)。还可用花雕、胡椒、辣椒汁浸纸,称为“椒纸”等。当年“天一阁”书橱中放了芸香草,藏书三百年无一生虫,简直是奇迹;四是防光。强光直接照射书页,会使纸张变脆、变色、变形。
  总之,书籍是要使用的,收藏书籍后束之高阁,十年二十年甚至几代人不翻不动,纵使“保护”得一如刚出版的新书,又有多少价值?所以藏书、保护书的第一意义是要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