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陈再见:讲述小人物生存状况

2017-12-23 9:46:26 来源:山东商报

        10月,80后青年作家陈再见的首部中篇小说集《青面鱼》出版,这部小说集收录了《蛇类》《母辈》《殊途》《弃儿》《鱼生》《天桥》等六篇小说。同此前大多数作品一样,此次收录的作品仍以写实为主,讲述了一群小人物的生存状况:挣扎着开始,又挣扎着结束。日前,陈再见接受记者采访,对于自己的写作风格,他说,希望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一部推土机,贴着地面,所到之处,无不见筋露骨。 记者朱德蒙实习生许倩

  写作需要现实的刺激


  陈再见的小说以写实见长,尤擅长表现一些生活在底层的“失败者”,他曾说过:“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现实主义者,我喜欢观察生活本身,原生态的,而非经过文学和影像选择性地呈现,尽管它们更多的是丑陋、阴暗和被遮蔽的真相。”发生在生活中的真实故事,是陈再见创作的源泉,比如作品中多次提及的“湖村”就是以他自己的故乡为原型创作的。
  陈再见的故乡在粤东,临海。开始写作后,他便有意无意地会写到海,写到码头,写到渔民。有读者提出来,说他的小说有鱼腥味。陈再见表示,自己是乐意接受的,“我是吃海鲜长大的人,即便是有剧毒的河豚,也照吃不误。如果小说真的能闻见味道的话,我情愿它是鱼腥味。”《青面鱼》中的文章完成于陈再见创作生涯中的不同时期,最早的《母辈》创作于2010年,《天桥》则是一部新作品。但都延续了陈再见小说的一贯风格:叙事平稳,故事性极强,而这些看起来风格一样的作品,又都是在不同的现实刺激下产生的。“我需要现实的刺激才能写作,就像悬起来的膝关节,需要现实的锤子敲一下,我才能踏一脚。”陈再见这样理解这种刺激,“我所谓的原型,有时也只是一个形象,路上偶尔所见,一个动作和身影,某个神态,一句话语等等,都属于原型。我缺乏凭空建构一个虚拟的小说世界的能力,我觉得那太难了,至少目前做不到,我更多的只是充当一个守株待兔者,守在原地,等着被现实这只兔子撞上。”
  这种特色写作方式和风格不仅使陈再见拥有了自己的读者群,很多业内人士也对其表示认可。评论家唐诗人表示,作家捕捉到了题材不能只用以叙说,更多的应该是再编构。“陈再见在小说《蛇类》中把人写得比蛇更可怕,颠覆了现实,就体现了他对生活本身的洞察力和思考力。”作家徐则臣也表示,写作在陈再见身上呈现出一种可喜的状态,即成长。而文学意义上的成长实际也是作家本身的成长。

  干大事的人不能拘小节

  在多年的写作过程中,陈再见实现了自己的性格与笔下角色的交融,喜欢内敛的表达方式,那些模糊的,矮小的,傻傻的,容易被人忽略的边缘小人物,便相继成了他关注的角色。除了身边的小人物,失败者也成为陈再见着力展现的群体。“如果世界分黑白,那么作家关注的应该是黑,光明的东西不需要文学; 如果世界上的人分成功者和失败者,那么成功者也不需要文学,即使真的需要,也是报告文学,而失败者,才是文学应该伸出手去抚摸的对象。”他这样解释自己的创作理念。
  在展现小人物命运的文学创作道路上,陈再见也有着自己极为欣赏的人,那就是导演贾樟柯。在陈再见看来,贾樟柯早期拍出来的电影“故乡三部曲”——《小武》《站台》《任逍遥》,以及他后来所监制的韩杰导演、王宝强主演的《Hello!树先生》,都是很杰出的反映中国城镇阶层的电影。“如果说大城市是一个人经过修饰的脚趾甲,那么县城、县级市,或者说小城市,它们便是长藓的趾缝和结茧的脚板。它们在暗处,它们滋生的瘙痒和病疠,似乎更能说明一个人健康与否。我希望我的小说也能做到这一点。”
  陈再见在自己的文章《深圳记忆》中也曾提及贾樟柯,主人公晃荡过街再拎着啤酒晃荡回来的样子,让人想起贾樟柯的电影。可见,贾樟柯对城镇阶层人物的刻画在陈再见的创作过程中的影响力。其实,除了作品方面,贾樟柯那句经典的“太小了”也让陈再见有所领悟。陈再见说,贾樟柯年轻时帮别人写剧本却迟迟收不到稿酬,对此他并不据理力争,而是用一句“太小了”来安慰自己。现在陈再见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也会引用这句话。因为在他看来,“干大事的人怎么可以拘小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