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金融 > 正文

中国金融年度大事记(上)

2017-12-27 14:38:35 来源:山东商报
 

        如果要给2017年的金融业贴上一个标签,“史上最严监管年”是 毫无争议的一个词。 回望过去的2017年,在最严监管的态势下,中国金融圈发生了哪 些大事?又有哪些事件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印记? 本报特别盘点了2017中国金融大事记,让我们一起回味这一年。综合整理 记者 冯云云



  1全年罚金超10亿 银监会开罚单开到手软



  严监管是2017年金融领域的主题词,也是银行业的关键词。


  今年年初,银监会数个月内,密集公布《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即“5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等8个文件,拉开了银行系统今年强监管的“风控大年”。


  银监会官网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2017年以来银监会共开出罚单18张,金额为7.65亿,而各银监局(不包含各银监分局)共罚没金额约2.78亿,合计开出超过500张罚单。受罚金额最高的三个地区分别为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银监局共开出罚单达1.13亿,超全国总量的10%。其中,北京银监局今年以来共开出机构罚单共6285万元,受罚主体包括了国有银行、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外资银行及信托公司。


  相比往年,信披义务、机构内部管理的严查严罚明显,比如上海银监局今年开出的27张罚单,14起因内部员工操作违规失范;个人消费贷款或者其它形式信贷资金违规变相流入股市遭罚10起。信贷风险,仍然是银行风险防范查究重点,今年以来,因信贷业务违规超过200起,贷款资金违规挪用、授信管理不尽职、隐匿不良贷款等都被严查。


  无论是罚单数量、罚没金额,今年都比往年增逾数倍; 在处罚主体中,除了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还有不少外资行、资管、租赁、信托、消费金融机构等,力度大、涵盖面广,在多位银行从业人员和分析人士的感知中,今年无疑是强监管之年,也是银行业全面风控加强之年。


  2网贷资金存管“立规矩”


  2017年年初,银监会印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为网贷平台加速对接银行存管指明方向,银行存管成了衡量一个平台的无形标准。


  事实上,从2016年以来全国各地就掀起了一场针对网贷行业的规模空前的专项整治行动,开启“清理整顿”模式。


  资金存管被视为网贷平台拥抱监管的第一道合规门槛。


  截止到2017年末,已有46家银行布局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有677家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


  但目前市场上资金存管业务模式种类繁多,行业内仍然存在部分存管、存而不管等现象。针对这些现象,12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规范》(简称“《业务规范》”)和《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系统规范》(简称“《系统规范》”),剑指规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活动。


  业内人士表示,互金协会此次出台更为详尽的业务规范,将带来两个趋势:首先,整体行业的产品微观形态可能将真正统一,行业空间紧缩将带来激烈竞争;其次,各平台将与存管方实现更为紧凑的合作方式,以‘银行+平台’共同形成筛查、自查体系,以应对监管强度;最后,竞争压力变大的全行业会积极谋求转型,并加快与实体产业联动的频率,寻求新的市场机会,生产新的理财标的以满足投资者需求。



  3监管叫停虚拟货币交易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近年来爆炸式增长,2017年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被监管部门叫停。


  近年来,比特币价格迅速攀升,引诱大批群众入场。一大批“虚拟货币”跟风轮涨,2017年莱特币价格上涨476%,瑞波币价格上涨54倍,以太币价格上涨13倍。


  9月14日晚间,比特币发布公告,称于9月30日暂停所有交易。继比特币中国发布关停公告后,9月下旬火币网等交易平台宣布,9月底停止人民币交易业务。至此,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均被叫停。


  近年来,比特币的暴富神话带动了虚拟货币发行的爆炸式增长,莱特币、以太币、狗狗币等“山寨”虚拟货币纷纷登场。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跟风入场,虚拟货币正在沦为非法集资甚至是金融诈骗的道具,由此产生的金融风险也越聚越高。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今年也发布公告称,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缺乏明确的价值基础,市场投机气氛浓厚,价格波动剧烈,投资者盲目跟风炒作,易造成资金损失。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



  4监管盯上“膨胀”的消费贷



  今年以来,消费贷规模迅猛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1-7月,居民新增消费性短期贷款达1.06万亿元,累计同比多增7137亿元。而去年全年新增消费性短期贷款总额仅8305亿元,今年前7个月新增总额已远超去年全年。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曾指出,此轮居民短期消费贷款的快速增长发生在2016年房贷规模迅速上升之后,“房贷压力改变了消费者的现金流和支出结构,消费者不得不依赖短期贷款补充现金流、满足平衡支出。”


  有分析师认为,短期消费性贷款的爆发式增长可能与地产销售密不可分,“地产销售仍在增长,但去年下半年以来银行房贷额度逐渐受限,部分居民购房贷款或借道短期消费贷款完成,导致居民短贷的高增长。”“膨胀”发展的消费贷也迎来了严监管。为了控制消费信贷的风险,谨防消费贷流向楼市,9月份,江苏、北京、深圳三地银监局和人民银行分行先后发文,提示辖内银行个人其他消费贷款大幅增长,存在部分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并要求加强个人消费贷款管理,防范信贷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


  9月、10月,全国各地针对银行个人消费贷的排查工作已经大规模展开,银监会等监管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严格监控消费贷等资金流入房地产。


  10月13日开始,针对消费贷的新一轮监管再度来袭。据中国金融时报披露: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严格管控各类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的指示精神,银监会高度重视,主要负责同志就加强消费信贷监管专门作出批示、部署,银监会各派出机构迅速行动,将消费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情况作为监管检查重点,加大违规行为问责力度。


  针对市场上存在的“消费贷”悄然变身“首付贷”的情况,11月,住建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联合部署规范购房融资行为,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强化对个人综合消费贷款、经营性贷款、信用卡透支等业务的额度和资金流向管理,严防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多省市金融监管部门随后对相关业务展开检查,银行也开始控制个人消费类贷款。



  5互联网金融行业掀起整治风暴



  多年的野蛮生长令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乱象丛生,2016年监管强势介入,2017年则是彻底掀起了一场整治风暴。


  今年6月28日,银监会、教育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从源头上治理乱象,防范和化解校园贷风险。至此,校园贷业务被禁。


  紧接着,7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通知要求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


  除了针对P2P行业的各种禁令之外,网络小贷业务也成为监管层重点整治的领域。11月21日,“特急”文件下发到各地互金风险整治办,要求各地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禁止新增批小贷公司跨省(区、市)开展业务。


  同时,各类配套指引纷至沓来。2017年,监管层针对网贷各项具体业务下发了文件,8月24日,银监会印发实施《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并给予已开展业务的网贷机构6个月整改期。


  12月,《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出炉,要求各地在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辖内主要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并对债权转让、风险备付金、资金存管等关键性问题作出进一步的解释说明。


  对于P2P及现金贷行业而言,大部分平台将陆续退出,市场越来越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