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叶辛:多呼唤一点人间的爱

2017-12-30 9:22:48 来源:山东商报

         12月23日,当代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应邀担任大家文学现场演讲嘉宾,与全国各地的读者们分享“从《蹉跎岁月》到《孽债》”的故事。在主持人、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博士生导师李掖平教授的主持下,叶辛分别讲述了他创作《蹉跎岁月》和《孽债》两本小说背后的故事。这些故事背后,竟和济南还有一段渊源。 记者朱德蒙实习生许倩

 

叶辛与读者分享创作经历 记者周里摄



  不输“明星”见面会的大作家演讲现场

  “我是知青的子女,上世纪90年代一直和父母生活在新疆。叶辛主席用生活书写淬炼的文学篇章,让我们从中咀嚼品味那个时代带来的特殊生活滋味,并促使自己在生活中尝试观察、记录、提炼、编织这个时代的色彩。我在懵懂的坎坷与跌跘攀爬中一直期待专业平台的指点与滋养,很感激‘大家文学现场’给了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和后辈一个很好的蒙启、学习的机遇。”23日,大家文学现场第四期在山东书城二楼举行,特意从上海赶来的读者岳敏,在接受采访时和记者说道。
  得知大家文学现场将邀请叶辛来做一期演讲后,岳敏非常激动。因怕23日到济南贻误行程,所以岳敏前一天下午从上海坐卧铺车,用了整整一晚的时间赶到济南。“幸好赶上了。”岳敏说,“虽然这次大家文学现场学习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小时,但无论是李掖平主席的主持,还是叶辛主席的主讲,都给予现场文学读者与创作者一份强烈的震撼!这是年轻后辈必须学习的文学气质,真正的文学作者必须将文学当做一个恒久的事业不断追求与升华。”
  不仅岳敏,其实还有读者们都是特意赶来,如东营、滨州、日照、济宁、泰安、烟台等地,让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们能够聆听文学大家的演讲,与文学大家对话,也是大家文学现场的宗旨。
  除了有千里迢迢赶来的“铁粉”,当日现场,还有不少叶辛的“大龄粉丝”们。一位读者拿出自己上世纪90年代买的一本书,激动地向写作者叶辛深情“告白”。还有一位读者,一口气买了叶辛的七八本著作,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年轻的时候就看《蹉跎岁月》《孽债》,“因为太喜欢了。”

  来济南领到人生第一笔“巨款”

  1983年的夏天,中央电视台《蹉跎岁月》 剧组在云南拍摄,结束的时候,一位搞音乐的主任带着《蹉跎岁月》主题歌来找叶辛征求意见。叶辛说,自己看后,感觉歌词写的较一般。“那位主任让我来写。我同意了,但很快就后悔了。因为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从大理去昆明,当时我跟着剧组拍摄了一个多月,孩子还小,想赶早回家。而且我已经订好了从昆明到贵阳的车票。这就意味着,我要在路上把歌词写出来。但车上又比较热闹,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写歌词。”叶辛回忆。
  这时,叶辛突然想起初二的时候,学校组织到上海郊区劳动一天,回来在公交车上,老师布置了作业写作文。“我写了一篇名叫《万里春光收不尽》的作文,被老师表扬。为什么写这个呢?因为我坐在汽车右边第一个位置,车子往前开,我看着反光镜,三月油菜花开得很美,看了一路,这样的风光是很多同学都看不到的。这篇作文得了高分,我很高兴,这就变成一种创作经验。当我写不出歌词的时候,又坐到了司机旁边,想再找点灵感。”叶辛说。这次他在反光镜里看到了一个亮点,“我拉开车窗向外看,旁边是悬崖峭壁,悬崖下的山谷底是一条弯曲的河,太阳照在河面上反光所以很亮。想到这弯弯曲曲的河,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们的青春岁月就像是这弯弯曲曲的河啊。于是我就写了这首主题歌《一支难忘的歌》的一部分。到了昆明,我给他们看,他们说就是它了。”
  在上世纪80年代,这首歌词的稿费只有14元,但对叶辛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收入,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还有更大的一笔“巨款”紧接而来,而且这笔巨款还和济南有些渊源。“《一支难忘的歌》在新歌评选中获得一等奖,1988年,通知我来济南领奖。当时我坐火车到济南,这是我第一次来济南。那次我领到了一万块钱的奖金。”叶辛称,当时的一万块,现在根本无法想象。

  《蹉跎岁月》和《孽债》的故事

  “我写《蹉跎岁月》的时候,最早是因为1979年,中国作协跟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北京召开长篇小说座谈会,每个省去一个代表,我是代表贵州去的。座谈会上,听一位作家讲了一个关于知青的故事。他讲完这个故事后,大家都不吭声。会上大家为现实主义文学能不能写悲剧而争论不休,这个中年作家讲了这个故事,但没有人说话。我回到房间后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并写了一句话,我可以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但我要把它的结局写好,这个故事就是《蹉跎岁月》”,叶辛说。
  至于《孽债》,叶辛透露,《孽债》的名字也曾引起一些争议,“有人说,这是谁欠的债啊?谁想讨债呢?我听着却不好表态。电视台那边从40几个名字里选了两个,一个是《云海情缘》,一个是《我的爹妈在上海》。当时我就愣住了,于是就采取一个拖延策略。有记者采访我,我就说,我写《孽债》的意义不是想讨债。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大家都是好人,但有时候,矛盾发生的时候还是很纠结。这个时候,我们要多呼唤一点人间的爱。之前,《蹉跎岁月》 也因为名字的原因,由当年的国庆节拖到10月23、24号播出。《孽债》竟然也这样,他们要在新年播,我说改个日子,这个我有经验。”

  读者问答

  作家职业要消亡?这是瞎掰

 

     提问:请问,《孽债》的主题曲也是您创作的吗?
  叶辛:不是,是李春波创作的。但是我改了一个字,他写的歌词有一句,上海那么大,有没有我的家。原歌词是,上海那么大,竟没有我的家。我觉得不好,所以把“竟”改成了“有”。后来黄蜀芹(电视剧《孽债》总导演)说,这个字改的好。
  提问:现实题材的文学写作要注意什么?
  叶辛:现实主义题材的写作,就和古人说的“画鬼容易画人难”一样。很多人以为写作现实题材很容易,但你要写得出色还是不太容易的。写唐朝、明朝的历史,谁都没见过,随便你瞎编,可你写社区人家,就有人要说,我怎么没见过这样的?我的建议是,把笔触探进你的人物心里去。有位作家说,再过三五十年,作家这个职业要消亡了。结果不到一周,上海一个新闻节目里又说,五十年之内有几种职业要消亡,其中就有作家。当时,我就愣住了。但后来我想想,觉得这是瞎掰。我在写小说,我心里写什么你又不知道,我在感受的今天的生活你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能说这个职业要消亡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本很出名的书叫《情人》,还有一本叫《洛丽塔》,实际上,在国际上,还有一本,这本叫《相爱一场》的小说,但我们中国人好像不怎么关注。书中写了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孩的爱情故事,开始看时,我对它也评价不高,但越到后面,越看越好。它把恋爱中男人的心挖掘得非常好,把男人的很多心理写得很干净。我也建议大家看一下。